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01-02

第一章我重写了,稍微改了下设定,让源源没那么一味地否定自己,否定老王可能有的感情。其实就是在自卑绝望与妄想巴望中反反复复来来回回。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他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让你傻逼兮兮地在心里写一千个剧本。没法啊,人有时候就是傻逼,知道装不知道,不知道装知道。

正文:


                                    01.电压

我的手指仿佛上了发条般机械地划着手机屏,屏幕上的文字仿佛高压电流般,从指尖沿神经一根一根烧到心脏。痛到无力哀嚎又死死放不了手。

如果说昨天的漫展只隐隐约约听见细小的一声不满,那么今天就是个空谷把它无限回响放大。

满屏满屏的侮辱和唾骂,其中夹杂着格外难听的字眼,像一个个吸饱了水的小棉球,在我的胸口里慢慢堆积垒高,渐渐隔绝着氧气。

黑粉不是没见过,可今天这样,像铺天盖地的蝗虫一般让我的自尊甚至是阿Q精神几乎完全被啃食销毁的,还是第一次。

手机屏幕恍惚间成了一团白光,上面的文字真成了一只只蝗虫挤动乱飞。直到一幅P图狠狠咬了我一口,生疼生疼,棉花直堵到了喉咙口。

“王源儿,在看卅(sà)子哦?”

王俊凯突然蹦跶着重重砸进了我身旁的沙发上,一把夺过了我的手机。我下意识伸手去抢,却怎么也跟不上他的节奏,脑袋里乱成一团,那些句子还在耳旁轰鸣,那张图片还在眼前闪花。

我放弃了抢手机,往沙发上一瘫,感觉自己可以就这么倒下去,掉出沙发,掉出公司,掉出地球,在宇宙里因为压力差爆炸,碎成一片一片地满宇宙乱游。

当我意识到他在看我时,我才发现眼角凉凉的。

他一只手呼噜上我的头毛,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到了,听到他骂我:“傻子。”

我偷偷抬起眼看了他一眼,感受到他手掌的温热。这次倒像是低压触电了,酥酥麻麻的,还得极力抑制,努力抽脱。

我对王俊凯的感觉,就好像心上长了一堆野草,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来的,等我发现时,已长得又密又高,覆盖了整颗心脏。不清楚草的种类,友情,或只是野草;也不清楚生长周期,一年,还是两年。

我看着王俊凯,王俊凯继续翻着帖子。他的手一下一下滑动着屏幕,他的手肉呼呼的。他的眼神平静得像空荡的空调内壳。他的睫毛很长。有时候我觉得我看到的王俊凯不是王俊凯,而是别的什么,别的很遥远的,其实我不曾见过的东西。异国古早时期埋在地下的珍宝,或是街边的我说不出来形状的垃圾。

他又刷了几秒帖子,就把手机往我身上一扔,低声道:“以后别看这种造谣的东西。”又揉了一下我的脑袋,我怀疑我的聪明脑袋和他的小肉爪子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看不见的胶水粘着。他揉完了不肯快些放手,按在我的后脑勺,稍稍用力似是要把我往他身上圈。却又停了下来,大手滑到我的脖子,在滑到肩膀,然后很男子汉很中二地重重按了按我的肩膀,我感觉他下一秒就要说“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了。但不同的是,他少了点傻白甜的勇者气息,倒是有点语重心长的感觉,幼稚的脸蛋做出那种老成的表情真的很好笑。他开口:“源儿,你记到,黑你的人都比你差。”

哈哈哈这什么中二发言啊?说到底还是很中二啊!

虽然的确的确这么觉得,好矫情啊,好傻逼啊,可我竟然又他妈鼻子一酸,感觉想哭想咳嗽想大叫。

大概总是这样,我自己可以忍一件事忍很久,我可以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告诉自己不该生气难过,可他一出现,他一安慰我,我就顿时觉得我真的老惨老委屈了,我就很容易在他面前哭得像个打嗝的海豹。就像缺氧的人被猛地灌进一口氧气,然后呛出眼泪,流个不停。

王俊凯说完就顺势把我提溜起来,我整个人重心不稳往他怀里摔,他退了一步,又张开手直接把我抱住,在耳边说:“流程看了没,走,看看去。”

我觉得我要疯了,他每一次后退,哪怕是小小的一步,轻轻地一扭身子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清楚得我都怀疑那到底是我的想象还是真的。我不明白既然把我扯过来为什么要后退,既然后退又为什么要抱我。我都准备好自己稳了重心了你又张开双臂,我他妈就更重心不稳了。

我感觉我心里那块草坪刷拉拉地晃,有风吹还有我自己在晃。那种感觉不好,心上的草尖尖的,刺着其他内脏,痛。

所以我总安慰自己,草毕竟是草,不是什么高大的树,风一吹就歪,人一踩就倒。夏过秋来,就枯了死了,不会再难受了。

而也毕竟是草,根深蒂固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梗解:1.抢不过梗:13年的梗,爱出发里面跟老王抢冰红茶抢不过,土狗里抢柠檬水,反正抢啥都抢不过,也不造是宠还是力气小。

2.被黑真的很让人害怕。屠屠有个纪录片叫《tf家族练习生名录》,14年出的吧,没什么水花。锐锐做的。里面有提到最开始发《我不要改变》mv时,小孩们满心欢喜等着评论夸,结果都是些骂得不堪入目的评论,有一个镜头是小孩们在一起抱团哭,中间是显示评论的平板。

14年,王源不过14岁,王俊凯15岁,还是这么这么小的小朋友啊。漫展那次黑得昏天黑地,taofen黑称也由此而来,当时行程无比卧槽,8.3的周年庆,8.9的漫展,还有各种破事限制行动啥的,马上还就要去台湾,要合训要对流程……就算不是被骂哭也要被忙哭急哭的。那么小的孩子,六神无主是肯定的。好在还能两个人抱团,大家一起六神无主,还是能嘻嘻哈哈的。

3.“黑你的人都比你差”:是源源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到被黑什么感受时说的,14年冬天貌似是杂志的采访。有个很著名的扭头同步率出自那里。记错了也别找我那时候我们连岛都没有还是凯源狗时期好吗??过了那么久啊我去。岛也是后来才有的前期都自称嗑药狗怪阿姨啥的,后来因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嗑药也不能说了,kyo的读音还在被争论着……当初糖那么多记叉了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说到那些骂得难听的黑子毒唯,不是为了钱,就是好好一张嘴非要当屁股使,啧啧。


 

02.眼罩

其实我们都不喜欢那里,我的不喜欢纯粹一些,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是想唱歌的,干嘛要来练舞?王俊凯在不喜欢之余,大概还有倔强的好胜心,带着他前进。

我还是不积极,走到门口放慢了步伐,王俊凯被我挡着路了,便自然地推着我的腰往教室里去。

却堪堪感到他手掌落下的地方没由来地发热。

 

中午有偶像手记出行前的采访。单独采访千玺时,王俊凯和我在后面嚼着午饭。

普通的外卖,普通的菜色;没有辣的,永远没有辣的。

我的视线胶着在那坨油汪汪皱巴巴的青菜上面,一秒,两秒。无奈地咬着下唇,偷偷抬眼看看王俊凯,他正全心全意地咬着一块没多少肉的排骨。

下了大决心似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捞出那坨青菜往塑料袋上甩——

……这是意外,绝对的意外。

我心虚地抬眼看向王俊凯,他憋笑憋得很辛苦,嘴角又抻平了就是不笑,嗯,他要严肃地教育我了,不能笑。

“我说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弱弱地用方言抗议着。

王俊凯的筷子夹住我的筷子,青菜被夹得紧紧的。僵持了一会儿,王俊凯突然把筷子推向我,我吓得松了手,他更为所欲为。

“诶诶诶老王你快停哈蛮我我我!”眼看他的筷子就要戳到我的嘴,招架不住只好认怂。

王俊凯扑哧笑出来,收回筷子,把青菜搁在我饭盒里。一种无力感从心底生出,却又磨磨蹭蹭地添上了一点点满足,一点点欢心,一点点的其他说不出的感觉,细细密密缠绕在一起,搁在心上怪扎人的。

我十二分嫌弃地挑起那坨青菜,说实在不是不想吃青菜什么的……这个炒的太恶心了,放久了颜色都变了,而且我根本看不出来这炒的啥玩意儿,油还辣么多——我们的伙食没多高逼格,时间不够就直接定的附近的快餐,五次中有两次不知道吃的什么,有两次和以前的重样。

我瞄一眼青菜,瞄一眼王俊凯,还是默默一口吞了下去,差点没噎死。

王俊凯看我受刑般的模样,实在忍不住笑,边笑边逼逼:“王源儿几岁了还挑食,多吃青菜多豁水,嗦好多次啦……否则长痘了看你怎么搞,再搞个傻不拉几的创可贴贴着,傻逼一样。”

“是逗比。”

“逗比。”

“不,是高冷。”

“好,高冷。”他忍着笑意,桌下的左手放上来,微抬,又收回去,“是矮冷。你是不是把吃饭的钱都拿起克(拿去)冲游戏了,都不长个的,我都高你好——大一截了。还挑食,不吃完不许下桌。”

我咬着肉丸,白了他一眼。他从鼻子里哼笑一声,好气又好笑的样子。

谁知他絮絮叨叨的低音混进穿过窗纱的阳光碎末,混进我不可名状的小心绪,在身边晃荡着竟如此让人安心。

 可我也知道这不过就是对弟弟的关心,没有别的。

想起以前一次,我被他唠叨烦了,没头没脑地大吼一声你怎么不说千玺啊。他吸一口气却不说话,瞪着我就像瞪着长了九只脚的章鱼。他一甩手指着身后的千玺,给出了显而易见的答案:“人千总有你这样的?他需要我说?”

后来我无数次在丢失睡眠的夜里,翻检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字,就像翻检着被海水洗刷得滑溜溜、圆滚滚的石子。生怕它们蓦地伸出钳子,摇身一变,成了别的什么玩意儿。

虽然单单石子砸起来也挺疼的。

我蠢,总做错事,所以作为队长作为哥哥,王俊凯负责教导我。千玺听话,用不着管。

这道理我无法反驳,我能明白,这是他对我的关心,他把我看作很好的兄弟,很重要的挚友。

可心里就像矿井塌方一样,一下子空落了。也罢,本来那矿井里就黑得不见五指,老旧的照明灯明明灭灭根本看不到什么;塌了埋了更好。

又舍不得。

要是谁来检阅在我涨红的心灵眼睛面前,蹑手蹑脚而不是堂而皇之地经过的我自己的形象,他定能看出这人偷偷摸摸揣着一个见不得人的东西。这东西重得几乎拿不起,又轻如游丝,稍不留神就飘走了。

那东西是一个隐秘的希望:塌方下面会不会埋着未挖掘的矿石。

所以它塌多少次,我挖多少次;总有一天会洗手不干的,当我的手断累得掉的那一天。

觉得自己这么想挺蠢的。如果我不这么蠢,王俊凯也就省心了。

 

下午被要求去超市买东西,互相送礼物。把78块的眼罩递给王俊凯的时候,他满脸不敢相信,调笑着:“王源儿你就送我这个?我记住你了好不好。”

王俊凯前前后后翻看着眼罩,得了别看了,再看也看不出花来。就一眼罩,不服啊?

桃花眼勾向我,又勾向眼罩,嘴边挂着戏谑的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尴尬?窘迫?还有什么?这不都是近义词吗……

好吧,还有就是,去你妹的,415那天后台采访的时候,你明明说了戴眼罩睡觉比较舒服,我就颠颠儿记下了。在偌大的超市里找了半天,蹲在最下排的睡用眼罩前挑了又挑,腿都压麻了,好容易找着个进口的,还78块,你竟然嫌弃我,你竟然敢嫌弃我。

////////////////

梗解:

眼罩梗:415那天后台采访,老王说”戴眼罩睡觉比较舒服“。偶像手记第一集互送礼物源源送了78块的眼罩给老王。78是后来贴吧扒出来的,这两个梗是b站一个饭制剪在一起,我看到的。“我记住你了好不好”出自偶像手记第一集。

下章戳我

关于更文时间:

因考试较忙,周更。考试前期有可能停更,不会停很久,暑假更得稍微多一点。但其实暑假也很忙。
我还是个有目标的人,周末前所未有地排满了补课,加之其他一些事情,一周一更已是勉强,望谅解。其实我没那么闲,过得也不太顺利。

评论(2)
热度(36)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