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靠,源源这次新歌的前奏让我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G……G弦之歌?

【凯源】男高自习室灵异事件簿

高考三天,马思远没来上课。
他就趴在自习室的桌子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发呆。
我觉得情况不妙。
我打电话给大Boss,大Boss不接。线上也消失。我想也许他在专心高考。
可是我看着马思远这一天天儿的也不是个事儿。
高考第二天下午我们是信息课,我翘了课跑自习室围观马思远。
他下巴搁桌上死了一样。
“干嘛呢。”我说。
“想王凯莉。”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嗑药了。
“有什么,又不是不知道。”他躺平任操地加上一句。
反而我不知所措了,借口上厕所就走了。

其实我觉得马思远倒不是坦诚了,自从他占自习室开始我们心里都清楚他在想谁在等谁,但那个人的名字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个禁区。大家越不约而同地绕过那片沼泽地,那片沼泽就显得越清楚...

【凯源】男高自习室灵异事件簿

我是宇寻,圣骑士私立男子高中的一枚路人甲。
最近自习室里弥漫着一股杀虫剂的气味。
“马思远,你在搞咩啊????”
“进行神圣的驱魔仪式。”
“不就是凯莉要回来了吗……”
“诶诶诶你闭嘴……”
可怕的班长拿着杀虫剂朝可爱的路人甲脸上喷484有点过分了????
“马思远我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我抚摩着珍藏版圣斗士星矢被杀虫剂凌辱后滑溜溜的封面。
“你闭嘴。”
“马思远你在拿政治卷子擦书柜。”
然后我就跑了。
我看马思远这几天真的是黄昏了,不晓得的以为他在打造无菌实验室,晓得的就知道他在黄昏中。姜老师是最恐怖的文科大佬,马思远自从被叫了一次家长之后再也不敢惹姜老头,现在他竟然昏昏沉沉拿起明天要交的卷子就往虫子尸体上怼。...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第欧亚斯密章

果然,有王俊凯的未接电话。

可是不仅仅是关机之后有未接,关机之前也有。

我有种感觉,叶朝文是不是接了王俊凯电话?所以今天他才摔门走了?

“你跟王俊凯说了什么?”我放下勺子。

“你猜猜啊。”叶朝文笑眯眯。

“你是我朋友。”终于,说出来了。

“王俊凯也是。”

“源源,别那么看我。”

“你又不能一辈子不长大。”他一本正经地非主流着。

‘源儿,什么时候长大?’

上次叶朝文在水吧,也是这么说的。

上次我逃掉了。

我真的好想逃逃逃逃逃逃逃。

想一辈子逃下去一辈子躲在灰色地带笑自己想笑的。

我不想面对。我没办法面对。我可以在脑子里想王俊凯想很久很久我可以很喜欢他也可以很讨厌他。可...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14年 太久没更忘记是第几章了

王俊凯在我家过夜,第二天就跟我一块儿上学了。从我家到八中比从他家走近多了,他蹦蹦跳跳地说:“我比平时多睡了四十多分钟。”

“要么你以后就住我家呗。”我咬着鸡蛋饼说。

“好啊。”

“……”

今天是怎么了,感觉穿少了,早晨的风,一下子就把鸡蛋饼吹冰凉了。

好像从那天开始,重庆一直下雨。

“老王啊。”在公司训练的间隙,我巴在落地窗前往外看雨。

“嗯?”他端着两个纸杯子,里面是温水。天亮之后,他像老妈子一样老喜欢给我倒温水喝。老实说我不喜欢那无味的口感。

“你觉不觉得……”我看着外面黄扑扑的街道,湿哒哒的树,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来,干杯。”他把一个纸杯递到我手里,虎牙着凉地说。...

【王源】《工作手记00》 现实向源视角 圣诞特别篇

快圣诞了。很久没回重庆,我有点想念公司里那个雪人娃娃。
开始还在沙发角落堆着,后来嫌拍摄的时候乱,就丢到寝室去了。我给捡了回来,放我寝室里,柜子里,也许被清走了吧现在。
拍戏很忙,赶通告录节目很忙,微博打广告很忙,和前辈们社交也很忙。忙到后来只剩一股劲儿,就像我在微博说的,话不能多事不能拖,后来看自己微博,这种干巴巴的励志让我觉得有点尴尬。
于是我说,那就算了吧,那随你吧,爱拖拖吧,别太累了。
拍户外戏的时候,喜欢戴着墨镜,看太阳,看树,看导演,看群演。都是墨色的,好像卓别林的喜剧片,我得忍着让自己不笑出来。喜欢晴天,不冷。阴雨天拍戏,很冷。
回去撕下暖宝宝,在手心里揉,揉成团儿就丢掉。投篮似的,隔老远...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38

      38.白日梦
那天白天,王俊凯带我到处溜达,时间还早,也不着急回去。后来溜达到了江边,我说怎么就一老来江边呢,王俊凯说,江边好哇。
没了下文。
我在江边的摊摊上打气球玩,王俊凯指着要那个大猫猫抱枕,我玩了快半小时才攒够积分。那个抱枕软绵绵的,傻呵呵的,像王俊凯。
我把抱枕给他:“诺,小俊俊。”
他给搂怀里,搂一会儿,塞给我:“哥送你了。”
我可去你喵的!我摔他一脸,“懒得抱回去就直说!”
他嘿嘿笑,说:“要不换个,换飞行棋,我们回去玩儿。”
我说行。
至今我也搞不懂为啥当时他就要那只猫了,要的时候那么执着,到手了又嫌麻烦。好的是,他倒不磨叽,也不忌讳...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37

挂了王俊凯的电话,我一下从床上跳起来,然后冻得直哆嗦,又立马缩进被子里把自己裹成粽子。
好,一鼓作气——我成功地摆脱了被子没脸没皮的纠缠,迅速从衣柜里扯了件毛衣套上,一条牛仔裤,口罩……?算了。戴不戴都会被认出来。
妈妈出门了,估计去买菜。我给自己下了碗面,其实我是会下面的,我也会烧些简单的菜,有时家里没人,也是可以凑合着吃的。不像王俊凯以为的我真的是厨房炸弹,我只是不像他会那么多复杂的菜,上次他煲的汤惊艳了我全家。但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炒个鸡蛋弄碗紫菜汤,吃饱穿暖的啊。
今天我就不去训练了,我感冒了,我还对王俊凯过敏了,所以我要休息,我就不去了,毕竟我已病入膏肓,需要享受人生。缺...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