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37

挂了王俊凯的电话,我一下从床上跳起来,然后冻得直哆嗦,又立马缩进被子里把自己裹成粽子。
好,一鼓作气——我成功地摆脱了被子没脸没皮的纠缠,迅速从衣柜里扯了件毛衣套上,一条牛仔裤,口罩……?算了。戴不戴都会被认出来。
妈妈出门了,估计去买菜。我给自己下了碗面,其实我是会下面的,我也会烧些简单的菜,有时家里没人,也是可以凑合着吃的。不像王俊凯以为的我真的是厨房炸弹,我只是不像他会那么多复杂的菜,上次他煲的汤惊艳了我全家。但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炒个鸡蛋弄碗紫菜汤,吃饱穿暖的啊。
今天我就不去训练了,我感冒了,我还对王俊凯过敏了,所以我要休息,我就不去了,毕竟我已病入膏肓,需要享受人生。缺凯症好像真有那么回事,可现在我反而需要把他从我眼前挪走一会儿,我真的需要跟自己待一会儿。
我太久没专注自己了,好像思想总围着他打转。我都想问问自己到底为什么喜欢他了,他真的很好吗,他根本不坦诚,他太任性,他有时候太凶,他不太体谅我,我为什么能一直觉得他很好。
是惰性吗?是懒得给自己浅薄空白的脑子和心找别的填充物了吗?很多时间都在床上抱着手机等王俊凯微信的回复,上课时偶尔也会走神,因为王俊凯在我课本上画路飞。
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很不清醒,很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一个毛线球滚了太远,你就只能看到满屋子的毛线,根本找不到最开始的球在哪。
我骑车到江边,十一月的风挺冷,我穿得不多,脸上被刮得难受,但眼睛冰凉的很舒服。
因为时间还早,路上人不多。目之所及全是蒙上一层水雾的冷色调,冷色调的路面,冷色调的树快要掉光叶子,冷色调的远处房屋没有开灯,冷色调的爷爷的衬衫,冷色调的坏了的商店招牌。
洗衣液买一送一,满38凭小票送抽纸,蒙牛酸酸乳买一提送一提,我在心里念着这些广告语,就像念心经一样,驱除杂念。
刚出家门的时候,脑袋里全是王俊凯,我想把他甩掉,简直是冲出去地骑着,现在我骑得很慢,因为路上有很多老人,看着他们脸上的皱纹,想自己五十年后也是这样子,我也想五十年后在一个冷清的早晨和爱人一起在江边慢慢散步。
然后王俊凯的脸马上出现在脑海。我懊恼得不行。
其实在电话里他想说的,就是他是认真的吧。但我怀疑,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对认真的标准又是啥,是说话的这一刻完完全全地认真,还是这一辈子,会吵架会犯烂桃花,会心灰意冷会觉得不值甚至会后悔,冷静下来还是觉得你最好呢? 
说实话我自己又哪里知道,一辈子太长可我现在太小,我根本不能保证就只喜欢他一个。我连14岁都不到,网上一些大哥哥大姐姐不总说初恋是坨屎吗,实际上这算不算初恋我他妈都不清楚。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
我们的底线,界限,很模糊。可我们之间的联系,又好像不那么容易被切断似的。好比圣诞老人拉着的驼鹿吧,每一只鹿都栓得紧紧的,但不清楚那一只崴了脚或者那一只体力不太强,那你最终能走多远其实是那些鹿的脚力决定的,栓得再紧有啥用,你栓得再紧,你缘分再深,你俩不是很清楚对方在想啥就像不清楚你的鹿的身体状况,这真的能走远吗这。
话说回来,谁能完全清楚另一个人在想啥呢,其实只要多给我点保证多说点好听的话我不就被唬住了,就这么容易,我能有多难圈,我名字就是个圈我能有多难圈住。
路面不平坦,骑得磕磕绊绊的。
王俊凯。
我多希望自己会忍术,把他给瞬移走。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除了他还有谁。
我都不想打招呼,我一个字都不想说。他迎面骑车过来,在我想好对策之前就已经停在我面前了。
“你怎么不去上课。”我说,看到他车把上挂着药店的袋子。
“给你带药……你不是在家休息?”
我低着头不造该怎么说。
“你回去吧,这个冷,还跑到外面来……回去……”他声音有点沙哑。不知道是不是也感冒了。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怼他上一句话的词儿,我总是不能很快地怼他,他讲话的时候我脑子里就一片空白,没有智商可言。但既然想到了还是说出来:“我妈会照顾我,我家里有药。”
“阿姨又不晓得你豁酒了,我给你带了醒酒的……”
“我不至于醉到这时候,不就几罐啤酒,真把我当瓜娃儿。”跟他说的话越多,我就越在心里责备自己,为啥还要跟他废话,你又总吵不过他。
“那你没醉你瞎出来蹿啥蹿你蹿。”他左右摇晃着车身,很不耐烦的样子。
“你能不能回去上课?”
“你不上课我就不上课。”天,这语气,真把自己当五岁。
我实在是不耐烦了,不是那种对喜欢的人的不耐烦,真的就是对讨厌的人的不耐烦,我此刻是对王俊凯一点点的好感都没有,我觉得他完完全全不了解我而且擅自用自己的观念去了解我,这是不尊重这是自私。他不去想为什么,他只想怎么解决。他只想醉了帮你醒酒,完全不管我是怎么醉的,我是为什么要喝酒,我为什么会跑出来,他都不问,他只管把我抓回去,只管逼我清醒。
这一刻对他的厌恶,超出了我对全世界所有我不喜欢的东西的厌恶总和。
我问我自己你还喜欢王俊凯吗,我坚决地在心里说不,我讨厌他。
讨厌到一点也不想见到他,我突然觉得可能我们真的不适合,真的不能好好相处,那干嘛还要努力去迎合去隐藏自己想说的话,我跟他相处得很不舒服,我干嘛要给自己找不痛快。我跟身边任何一个其他朋友相处都要轻松愉快许多。也许真的不适合,就算以前经历再多,可不能老抓着“以前”不放手。我们可能真不是一路的,只是以前只有一条路,就那么走了,也许现在到分叉口了。
我需要朋友,但我不需要这么委屈自己跟人相处。我就是很来气,哪怕就是一点点小事,但我就是会为一点点小事特别特别来气,我讨厌他这种处理事情的方式,好像我不是我,我只是属于他的一沓文件,边翘了只要抚平压平就好,他不想是他自己放的时候太粗心太匆忙,被别的笔盒啊眼镜盒啊压坏了。反正他只管修正。
这把我委屈的,就这么件小事委屈得我鼻子酸。矫情也好敏感也好,矫情这词是说故作姿态,可我哪是故作姿态,我是真的很伤心。很委屈。
我不能再吃他这一套治标不治本的了,我需要他好好解释,他却不知在闪躲什么,还嘟嘟,我嘟你个狗。
使劲一踏,我上半身立起骑车飞出去。
王俊凯就在后面追。
但只要不在我前面,不在我眼前晃,多少还是好一点。我就是不想让他追上,他追上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骑得太快风都好像穿过脑袋,可心中一口气就是不让自己停下来。大腿都疼得麻痹了,那就让自己像没有感觉的木偶一样继续前进,以快到能把所有脑子里的东西都甩掉的程度。
运动能促进分泌多巴胺这件事,真的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首先感受到的是周围的景物移动得慢下来了,然后才发现是自己骑慢了。
猛力骑车的时候,我真的什么都没想,太专注于机械化的运动,没空去想啥。然后我停下来时,心里就没那么激动了。我觉得好像都还好,你问我还喜不喜欢王俊凯,我还是说我很讨厌他,估计这讨厌能持续很久,但应该持续不了一辈子。
慢下来之后,才觉得肚子特别特别疼,忘了吃早饭,还骑了这么久车,怎么想都是王俊凯的错。
于是更加讨厌他了。
可肚子也疼,把车停在一棵大树旁,靠着潮湿的树干觉得突然失重了,明明睁着眼睛也看不清东西,脑袋又特别重,跟天猫似的。
王俊凯就赶上来,手腕上挂着药店袋子喘着气走到我身边。
我背靠着树,他面对着我,我们在离市中心很有点远的地方,冷冷清清,路上除了我和他也没半个人影儿。
“你……你跑啥。”他说。
我也不准备回答他。
“你躲啥?”
我下意识睁大了眼,因为低着头,只看到地上的枯叶,还有蚂蚁。我躲?一直以来不是你在躲躲闪闪,揣着明白装糊涂?
“你到底有啥过不去的,你跟哥说说,每次,哈,”他喘了口气,我才想起来他有低血糖,骑了这么远,他肯定也不好受,他吃早饭了吗……?
“你每次,”王俊凯接着说,我抬了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没有狡黠没有躲闪,单纯得让人心虚。“有什么事,你也不说清楚说明白,我问,你也不讲,每次,上次我生日也是,你就跑,你就不跟我说话,你就躲起来。”
“这次也是,学姐聚会回来,你就怪怪的,莫名其妙。”
“哦。”他是用小脑组织语言的吗。
“好好,我不该说,我没脑子。”
“晓得。”我说。我有点难过。
“源源,我不想这样,你老是这样……这么说吧,我知道你很有自己的……想法……”看得出来,说这些话让他怪难为情的。我不怀好意地玩味着他的难为情,就像把玩这一个弹珠。终于有机会笑他了,我要哈哈大笑。
“我知道,你生气的时候,我找你很讨嫌,但我不清楚你在想什么,我他妈……操……”他踢了下脚下的枯枝败叶,我不自主地轻轻搭上他的胳膊,示意他别折磨那些死了的叶子了。
风突然很冷,我们都打了个寒颤。
“回去吧,你回去上课,咳。”我说。
“你咳嗽了?”
“没有……”我转身要走。
王俊凯很霸道地握住我的双肩把我搬回来,我瞪他,他却回以温柔到无可奈何的目光。
“你他妈有什么事,你说,麻溜的。”我说。我有点不爽了。你跟我这叽叽歪歪到底想干嘛?
“你到底在跟什么过不去,啊。”他问我。
我哪说得出来,我在吃你那小青梅的醋,我想知道你为什每次对她那么好,你俩到底什么关系,我对你到底算个啥,你是认真的吗,你是真的喜欢我吗,你怎么跟人家小女生联系那么密切,我偷看你手机尼玛全是她的讯息,我他妈能不难过吗,要知道我似乎好像貌似可能也许大概应该真的挺把你当回事儿的。
打死我也不可能把上面这些说出来,太难为情了。原因就这么简单这么俗。而且我说出来了,不就表明我有多他妈在乎他了。我觉得现在这样够了,挺好了,他刚刚跟我说的那些话已经够我自我膨胀的了,他说他怕我真的走开,那代表他还是在乎我的至少这一阵子吧。足够了够我开心的了,我不想再改进了,我不想再深究他到底有多喜欢我了,虽然我好想要个承诺要个解释,但那要用自己的真心来换,我不敢,我不敢完全付出真心, 我怕他不喜欢真的我,那个连我自己都不甚了解的我。我怕他接受不了。
我觉得够了,我不想再改变什么了。他现在可是在逼我,我最讨厌有人逼我。
我不想进一步了,王俊凯,太危险了,你自己也知道,真的很危险,要是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还是很真心的那种喜欢,你知道那叫啥吗,那叫性变态,弗洛伊德说的。
得过且过,暧昧一点,也好啊。你对我好,我谢谢你,有生之年记得你,你对青梅好,她也谢谢你。谁先陷进去,谁地位最低。
我别过脸,又想逃避他的问题。又想逃避自己的内心。
“我说了你别生气,我自我膨胀,你是不是因为,温雅然啊,我瞎猜的。其实我没这么觉得,她跟我聊天,倒是老提起你。我瞎猜的,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因为这个……”
没下雨,为何站在树下还要遭雷打。
都滚吧滚吧老子不管了:“你继续说。”
他楞了一下,说:“她是跟我表白了,可我拒绝了。她跟我以前玩得好,最近总阴阳怪气,就暑假开始吧。暑假她跟我告白了……”
我摸了摸鼻子。
“那……”我说话完全不过大脑了,“你以前没有喜欢过她?”
“喜欢过,”王俊凯说。
我抠着身后的树皮。
“但那是很久以前,你还在上小学,我初一,她跟我同桌,lol白金满级。”
“后来我才知道她花一千多买的号,就为了装逼。”
“后来玩得好就喜欢上了,没喜欢多久就不喜欢了。”
“为……为啥?”听到这里我已懵逼。
“不为啥,慢慢就玩不上了,可能我有,所成长了?”这词捏的,语文老师不得哭死。
“那你现在还……”我是说不出口。
结果王俊凯很坚定地,语气都变了一种,说:“不可能,王源,我现在就想着你好。”
“那以后呢?”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脱口而出。
他停顿了一会儿,我觉得那一会儿好像一光年那么长,无底洞那么深,我掉进去,毫无出来的希望。
“王源儿……”他叹了口气,我的心也跟着下沉几毫米,“我怕的是你,我怕你哪天赶我走。”
“要我赶,也是你自找的。”
“我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觉得我做了什么……”
“没工夫跟你玩绕口令。”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琢磨他说的话。
“王源儿……”他手撑着树干,想向我倒来,又硬撑着。我看到他刘海上挂着的汗珠。
于是我往前移一点,再移一点,轻轻抱住他。
他还僵了一会儿,三秒钟后整个人软趴趴地往我身上靠。
他比我高出一个头,我还是抱不住他,就往后靠着树干,整张脸埋到他肩头。
然后他嘟嘟哝哝地萌化我,“你今天不上课,我就陪你不上课……”

十分钟后,我们在路边一家小面店满嘴红彤彤的辣油。一边辣着张着嘴扇风,一边还欲罢不能地往嘴里塞面条。一碗下去,我问王俊凯:“今儿你怎么准我吃辣?”
我以为他会说多好听的,结果头都不抬,“小面不加辣的怎么吃。”
我瘪瘪嘴,说:“你加得太多了要不加点醋。”
然后他就把脸从碗里拔出来,我就拿起醋壶往他碗里倒醋。
突然觉得这种感觉特别好,特别特别好。

评论(2)
热度(8)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