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20

房间里的空气卷成了一团,潮气从墙角爬到顶灯,绕着我的腰身转了转,缠紧了。

雨声被无限放大,如同重机轰鸣。手臂上挂着的雨珠在缓缓下滑。这个房间失去了语言,地上好像有水,鞋子是湿的。

一阵强烈的无措感袭击了我,既看不清现状,也没有对之后的预算。

最后还是王俊凯先开口,“我没带伞……被粉丝追。

“突然下雨了,堵车,接我的车没到。

“哥们家里有事先走了。”

我的胃里有什么刺了一下。

“我就绕小路跑你家来哒。”

我咽了口口水,语调发虚:“那,那你先……”

我说不下去了。我觉得自己快要在他的目光里被研磨成粉末了。

心脏仿佛从胸口跳到嗓子眼,来来回回。

九月里这个滚滚而来又滚滚而去的雨天,我既没理解,也不知如何去逃避,只呆愣愣地站在原地,任那些坚硬铬人的东西砸下来,摔到地上,七零八碎,一片狼藉。

天空黑压压的,仿佛呼吸都要变得困难。潮气像一张网,把人给困住了,无论做什么动作,都显得僵硬多余。

王俊凯眯着眼瞧我,看不出情绪,使我不知如何是好,生怕自己一个动作就触及他警戒。我平常话唠,却只就着无聊的事啰啰嗦嗦,而丝毫不敢说一点涉及自己观念的话,我怕他不认同。如此,也同样得不到他的态度他的回应。这么想来,莫约还是我不该。

我怕他是看到了叶朝文,又想为什么怕呢,再想就太麻烦了,觉得有点头晕。

“诶小凯源源,”这句话在异常安静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将略可怕的气氛打破,“你们吃点水果蛮,”妈妈把果盘放在了书桌上。

……兔子苹果?

“谢谢阿姨。”

窝的(dé)天笑得真甜,这笑容【刷脸混饭lv.88】的吧,还有你啥时候这么规矩地坐在我床头了啊,我靠靠着的枕头都被你放下来了??

简直了。

妈妈看着小凯一脸欣慰,嗯我才是你儿子,我也长得好,我也笑得甜,你进来有看我一眼吗,眼吗,吗。

窗外雨势渐小,雨线偏转呈直,吞吞吐吐地下着,像个脸色苍白的病人,要死不活的。

吸了一口气,我开口道:“妈,时间也不早了,天也黑了小凯也……”

“对头,你撒时候学乖了嘛,恁晚老小凯就住一宿嘛,回克又不安全被人盯哦……你嗦四哈。”

什么叫,自己挖坑自己跳,跳完还嫌坑到爆。

“我送他回……”我咬着一丝转折的希望,就像被掐灭的烟头上的火星一般的,反正迟早要灭完的所谓希望。

“你这瓜娃子!啷个恁……”

“回克拿书包!啊不似……斗四……”

妈妈看着我们,顿了顿,说:“你们是不是吵架老?”

“没……”心虚得很。

王俊凯在背后轻轻掐了一下我的腰,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只条件反射地瞪他一眼,这才发现他憋笑憋得快裂开了。为了这个欠揍的笑脸,我的目光又剐了他一次。

“真没噢?”

“没啊……”王俊凯啊王俊凯,现在该你救场你他妈偏给我装哑巴了,蛮好玩?

“有什么四你们……别的我也不说,源源莫跟小凯闹。”

我闹啥了我闹。

气氛挺尴尬,这种尴尬虽不至于铬在每个人面前,使其口不能语,慌乱无措,却揉碎了塞进每一寸空气中,你能感受到呼吸间全是令人不舒服的感觉。细小的、无孔不入的不适,比莫大的有形状的痛苦来得更可怕。我们都被这种痛苦折磨着,直到妈妈退出门外,征求性地说着:“小凯是住下来吧?四蛮晚了,我给你妈妈打个电话斗行。”

“不用麻烦了还是……”不用麻烦,你笑什么类。

“诶你跟源源俩谁跟谁哟,嫌我们床窄啊?不睡客房你阔以斗跟源源睡蛮,你不嫌弃他乱动就行。”

“窝睡觉好老实的!”我发誓,这是条件反射。

王俊凯一爪子呼噜上我的头毛,笑眯了,很好很好的样子:“不动就好。”

转嘴又说:“你当我没领会过啊,矮油。”一个纠结的表情,特别那啥,也不是丑,也逗不了笑,哦,就是挺欠揍的表情,敲欠揍。

我愤愤把他的爪子移下来,教它待在自己原先的位置。我妈看着我俩贫,倒也乐得,转身打电话通知去了。妈,妈,你快看这个人,就是这个人,他安了杀死你儿子的心,别乐了,多替我求求福吧,祝我在有王俊凯的那部分生命中,平安无事,天天开心。

哦,还有,要是有,啊,肯定有,没有王俊凯的那部分生命呢,祝我心想事成,吃嘛嘛香,嗯,别的不要了,那时候我可能不缺啥。有他在我会缺好多,有的时候缺脑子,有的时候缺眼睛,有的时候缺安稳,大多时候缺保证,一直都缺个未来。

想想算了,当妈的哪愿意知道儿子处境不好,这些不好的腐烂的发酸的感情,就让我一个人慢慢咀嚼吧,反正臭的苦的都只有我自己知道,抹抹脸还能装出一副快乐样子,这样挺好。省得被担心,自己又受不住。

乍一看好像我还挺憋屈,其实不的,还好,习惯了。再说实在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我想这些玩意儿,这些烦人的心思,总会像地毯上的汽水渍一样,越浸越淡,只是有点粘糊糊的罢了。

评论
热度(10)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