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04

04.不能开的玩笑
王俊凯拿着电话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语气像浸了水的新棉一般柔软,带着点慵懒的敷衍。
“搞撒子哦。”他的声音软得似乎可以翻折过来。不是父母。不是导演。我在心中默默吐出一口气。
那么长的通话,那么磨叽的语气,说出口的话都被磨成了粉末,四处飘散。他们仿佛不是在谈话,而是在交换声音。
我有些焦躁地扑到被子里,拿起手机点开别踩白块。啧,13个。
    心底隐隐约约浮起一个声音,像被缠了很多层布的铃铛,闷闷地响。“温雅然”,那个声音说完,就咽了气儿般消失了。
温雅然。
最初知道这个名字,是在王俊凯的同学录里,那时候我六年级,他初二。
有次我在他家玩,说白了就是陪他写作业,我自己跟自己玩。闲得实在无聊,得了允许便翻他小学的同学录。
一页一页,记录的全是没有我的生活。莫名就有种“大家都在好好活着啊”的感觉。
就像地球在我看不到的那边,也在每天旋转着。即使我看不到,还是一样阳光灿烂,色彩鲜艳。
有一个女孩填得很好玩儿。留言栏空空如也,只有几张粘得不牢固的贴画。好像是一个金发女孩抱着一个粉发女孩吧。有一张已经脱落了一半,可怜兮兮地吊在那里。
我伸手去抚平,它却整个掉了下来。
贴画贴过的地方,泛着淡黄色的长方形痕迹,里面用晕墨的自来水笔写了幼稚又沉重的三个英文单词。
我想这就是我一直想知道的东西,可到真的一切明了了,又觉得愧疚。
我没有把那张脱落的贴画粘回去。
看着它脱落的地方,心里好像也有什么脱落了,孤零零地躺在角落。那时候我尚不明确那是什么,只觉得胸口闷闷地难受。
我翻回来,这张同学录干净得异常,无法不引人注意。除了名字那一栏,和背后贴的贴画,并无其他笔墨。
我来回扫着那个名字,字体方正偏小,但无论怎么小,“温雅然”三个字还是清清楚楚地印在那里。好像碳素笔写上去的一样,经久不褪。

那之后和王俊凯录了《当爱已成往事》,电影我是录制之后才看的。王俊凯说他妈妈是荣迷。
那些激动的,悲伤的,期待的,零零碎碎散在整个电影,散在段小楼和程蝶衣相处的不长不短的年年月月间,玻璃渣子般扎脚,羽绒一般温暖,寒冬饮雪水一般凉。我和你之间一般遥远,我和你之间一般亲近。
直至剧终,我仍是一副木然呆愣的样子。大概那时候太小,还没来得及理解,就被迫听了这么一个故事,说悲不是喜更不是,只是太震撼太疯魔,于是端端生出敬畏来。
末了,段小楼嚎了一嗓子,摸摸耳朵上挂着的肾五耳机,我突然就哭了起来。
我到底还是感受到了,那种错过了,失去了,可惜了,无法重来的感觉。
好像是无可奈何,好像是自作孽不可活,不疯魔不成活,好像你怎么就没法好好活着,全怪生命里闯进了个于你太过重要的人。
可这都是命啊。遇上了是命,错过了也是命。人各有各的命,若试图把这些上天赐予的东西变得合乎情理,那么它们就会像神话里那座东方神殿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缘分这种东西本不是用来琢磨的,给你了,你顺着便是,反正横竖逃不掉。
师傅的那句话,像细线般在我脑袋里绕了个圈,打上一个意义不明却无法解开的结。
人啊,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我当时就觉得,大事不好了。

后来通过各种途径,我也大致明白,温雅然是他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关系不错,大大咧咧性情豪爽,是个挺爷们的妹子,却还保持着一颗粉红少女心。喜欢王俊凯,一喜欢就是好多年。
那姑娘说表示也没什么明确的表示,说没表示各种暗示实在也太明显了。
王俊凯看起来一根筋,其实是个心思很细腻的人。至于温雅然对他的感情他是否知晓,我无从得知。他对谁都那副雷打不动的宽容温和,我不知道他的眼中到底有没有完整地映出我,还有温雅然。
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这种宽容。他对谁都好,对谁都他妈无理由地接纳,公平得不行,平均得要死。我还以为我是特别的呢,别的不说,起码我从你最难过的时候陪过来了吧,到头来你对我笑,对一个妹子也是一样的笑,对同学、哥们儿更他妈一样。我就担心,我就害怕,我对你来说又能有多大分量呢,那些和你朝夕相处的同学,恐怕看到过更多你的表情吧,我不曾看到过的。
我们隔得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我说话你陪我,我打扰你你陪我,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啊,又不嫁给我,干嘛 耽误我。
我知道我只不过是他温柔以待的几十分之一,操,几十分之一。
每每想到这,我总愤懑,恨不得把这几十分之一平均分的温存弃而踏之,又舍不得。
我不要,有的是人要。
是我在他两臂间低得不需要身份,我想要躺在他怀里最靠近心脏的地方,然后一刀,捅死他。

关于温雅然,只有一件事我记忆深刻,简直是刀子刻的。
记得王俊凯把醋水泼进我眼睛里那一期狗,想起来就好笑。泼醋水前的搂啊抱啊,泼醋水后的各种担心啊忸怩啊,我哪里生什么气,就差特效粉红泡泡了。看上去却是又僵硬又傻气,也疼,能不疼吗。
钻心地疼。但看到王俊凯那担心得要死模样,却也恶劣地高兴起来。
硬撑着录完狗后,王俊凯一脸严肃地截住我,把我拉去了休息室,强行欺身压上给我点了眼药水。过程中我的举动只能用四个字来概括:反抗无效。
“我斗是弄起好耍滴(我就是闹着玩的)……啷个晓得……”他的气息离我很近,断断续续犹犹豫豫地说着,“你把眼睛睁斗起(睁着)……”
我眨着眼,好容易让他点进去,凉丝丝的药液包裹着眼球。条件反射地立马伸手去揉,被王俊凯可以说是温柔地拦下。他就这么抓着我的手臂,一句话在肚子里滚了许多遍,才小心翼翼地吐出来:“冇得莫似吧(没什么事吧)?”
我知道他想说的一定不是这个。
我竟楞在那不知怎么回答,睁着眼睛药水全流了出来,王俊凯的重量,王俊凯的温度全压在我身上,这种感觉有点微妙,竟让人有点感动。
半晌,才梦游惊醒般答了句:“嗯。冇得四(没事)。我也……”
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王俊凯从我身上离开,先把眼药水放回桌子上,再拿来纸给我擦眼睛,然后模模糊糊说了句:“对不起。”
他估计自己都忘了上次道歉是什么时候。

之后王俊凯意外地黏我,动不动给我买点奶茶小吃。他估计是觉得道歉的力度不够,只能用行动来弥补。
那段时间他把我宠上了天,我也就不晓得自己是谁了,脑子都高兴没了。
那天要录密室探险,中考的王俊凯好容易放出来,见到就不由自主地抱了上去。说不清是谁先抱的,只是他搂我搂得特别紧。
直到刘志宏喊了一声,摄像机啊,我们才发现藏在布景板后边的主页君,拔腿就跑。
结果刘一麟路上堵车,我们愣是傻乎乎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等啊等,实在无聊就玩起了王俊凯的手机游戏。正要破纪录了,突然一个来电蹦出来,我当时就想摔了这部手机。
王俊凯的手机向来设的静音,定睛细看才发现屏幕上显示着温雅然这个名字。
……谁准许你没事打电话的啊,我们要录节目了你晓得不,我游戏要破纪录了你晓得不,我也喜……你晓得不?
气不打一处来,有个声音没有经过我的脑子而是直接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王俊凯你女朋友电话哎!”
其实只要稍微用点心,就能听出我当时的声音多么百转千回,酸涩难当。
主页君他们只当是我在开玩笑,该干嘛干嘛,只有王俊凯突然从门口现身,狠狠瞪了我一眼。
那一瞪,能剜去我身上一块肉。
王俊凯快步逼近,一把夺过手机,大步流星地走出去,门摔得山响。
我眼睁睁看着他走出休息室,他留下的怒气还没有散去,合着初秋的风一点点贴上来,把我封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
凉意却是从心底散开的。
我做错了什么?明显的玩笑话,你就那么在意她?还是怪我把不该讲的讲出来了?
心里有一块海绵堵着,且渐渐胀大。
那一期的密室探险王俊凯都没理我,只求昏暗的光线和摇晃的镜头能把脸上的表情拍得一糊再糊。只是那股尴尬的气氛和王俊凯一脸高亮的不满,实在无力遮挡。
最后我们谁都没道歉,因为谁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糊里糊涂又玩到一块儿去了,后来大家都不提这事,却是欲盖弥彰。

看着王俊凯打电话时嘴角勾起的弧度,想着要是当时我不嚎那一嗓子,估计他也会这样跟温雅然说很长时间的话吧。
这床棉絮的味很不好闻,可是周围的空气都被染上了这个味。我觉得非常不爽,好像无论什么,都不合我的意。
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被王俊凯敲了额头,“约法三章,”他居高临下地盯着我,“滚——去——洗——澡。”
哟,终于打完了。我掀开被子使劲朝王俊凯砸过去,没等他揪住我便直接跳下床走进浴室。
回来的时候,床上两床被子已被铺好,厚的在下面,薄的在上面。
王俊凯半躺在下铺,还在玩手机。

/////////////

梗解:

1.肾五耳机是小凯送的,见《TF家族新闻播报》第三期。

2.密室探险前的拥抱:见TF少年GO!第一季第六期live环节的剪辑。这张动图应该冻了,看视频更带感,搂腰绕脖,估计是中考很久没见了很想念吧。刚抱上两人发现镜头就跑了。然后密室中迷之闹别扭,这个梗应该都知道。

3.泼醋水:好像是GO的第一季第二期最后的惩罚环节,应该没记错。其实是柠檬汁!但是源源不知道,因为老王最后逼源源喝的时候还是拿着柠檬汁追他去的,这个分析有很多,b站上的最清楚但是现在弹幕都被清了。柠檬汁这个梗是我初心。然后源源不是哭了吗老王脸黑得像块没洗的抹布。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真的黑得像块抹布……

下章戳我   上章戳我

评论(9)
热度(27)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