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第欧亚斯密章

果然,有王俊凯的未接电话。

可是不仅仅是关机之后有未接,关机之前也有。

我有种感觉,叶朝文是不是接了王俊凯电话?所以今天他才摔门走了?

“你跟王俊凯说了什么?”我放下勺子。

“你猜猜啊。”叶朝文笑眯眯。

“你是我朋友。”终于,说出来了。

“王俊凯也是。”

“源源,别那么看我。”

“你又不能一辈子不长大。”他一本正经地非主流着。

‘源儿,什么时候长大?’

上次叶朝文在水吧,也是这么说的。

上次我逃掉了。

我真的好想逃逃逃逃逃逃逃。

想一辈子逃下去一辈子躲在灰色地带笑自己想笑的。

我不想面对。我没办法面对。我可以在脑子里想王俊凯想很久很久我可以很喜欢他也可以很讨厌他。可我不想摊牌。虽然一直说着喜欢喜欢到底那是种什么感情呢?我根本不知道喜欢是什么友情是什么爱情又是什么。我想我的确太孩子气了,不想长大的是我——我只想缠住那些对我好的让他们不要走,我只想做出温顺可爱的样子因为他们喜欢,我只想一直一直看着大家看着台下的粉丝看着我在意的人,对他们说,嘿,我爱你们。

可是我就是不敢像海绵宝宝一样把眼珠子反过来看看自己。

笑的时候,我不是装的,我不是假笑。我是真的被逗乐了。可是,其实我不理解。

我说喜欢的时候,的确没有说谎,可是,喜欢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我只是自顾自地说着喜欢,闭着眼睛定义自己。

我喜欢这样做。通过想象确定一切,通过心理活动完成该身体力行的事情。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这样子很久很久了。

“源源?”

“……嗯?”我抬起头,叶朝文的脸突然变得好陌生。

“我们是朋友对吧?”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是。”

“我希望我们是。”

“……”

“你从来没有真的把我当朋友。”他又开始一本正经地非主流了。

“也许是吧……”我咬着冰淇淋勺子,“可我知道你是真的好……我也很喜欢跟你打球……”

“你不让我帮你。”

“我自己能处理好。”

“你不能。”

“……”

这次,我不想逃了。我趴在桌子上,听自己心跳的声音,好快,好慢,到底是快还是慢?

好难过,我听不出来,我听不出来啊。

“源源……”他摸我的头毛。

“我猜你很不喜欢自己吧。”他收回手。

“别讲这些虚的。”我讨厌婆婆妈妈。

“好吧,那我告诉你干货,你这一辈子都不喜欢自己,可是你会超级自信,你会超级有目标。”他向我探出身子。

“你他妈什么意思?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我本来就没打算当虫子。我可是手术刀。”

“叶朝文,你没吃药吧。”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会自信,你会有目标,你会向上爬,你会追逐梦想,”他搅着那杯只剩一点点的巴菲,“因为你一秒钟都不想待在现在这个地方。”

“哈哈哈,那你想多了。”我感到害怕,不是因为他说中了我,而是我不知道他说没说中我,为此,我为自己感到悲哀和恐惧。

我没有镜子,也不相信任何说自己有镜子的人。

“你不要这么严肃,多大点事儿呢?源哥我家庭幸福工作顺利有颜有才算命的都说我命好,我跟你讲,我心理健康得很。”我笑着。

“好,那你以后就注意一下身体健康吧,没人看着的时候,也别吃太多冰淇淋咯。”他还是笑。

我被他套路了,妈蛋。

“喂,你去哪儿?”我也跟着叶朝文抄起书包走出冰淇淋店。才发现,外面已经天黑了,各种卖花的卖吃的的都出来了,街上红红绿绿的一片。

“去参加圣诞晚会啊,今天四个女生约我呢。”他一脸色眯眯的样子。

“注……注意安全。”安全第一。

“嘿!”他一撸我头毛,“爸爸什么时候出过车祸?开玩笑!”

“还有你,你也赶紧滚吧。”叶朝文说完,又帮我把被他弄乱的头毛抚平。

“我滚去哪里?”

“少装逼,赶快去灭你后院的火,我怕殃及池鱼。”




第不知道多少章

话虽这么说,可我妈打了个电话让我回去。

我就回去了。

其实我还在逃。我想至少躲过今晚。而且,源哥再聪明,也需要时间思考。不得不说,叶朝文带给我的冲击太大了。

而且,尴尬不止一点点,我以为他喜欢我,结果人直得不行。他为啥对我好,也有他的苦衷吧。

……苦衷这个词,应该挺合适的吧……

我又想到王俊凯,他会不会也是这样?唉我哪有资格去要求别人,我是最没资格去要求别人的了。别人的需求,别人的要求,我又什么时候达到过。他们找我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我一般是怎么回应的?

……想不起来。

之前一直一直觉得自己pk王俊凯肯定是处于劣势,我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我不知道他对我到底有何看法,所以担忧嫉妒瞎几把想,现在看来,我真的在pk他吗,其实,是在pk我自己吧。

我通过他,一点一点地发现了自己,一点一点明白了自己在应对各种各样的事情时,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可是,还远远不够。我还是一点都不了解自己。我是怎样的人?或许这样的思想,已经是一种人格了。一种没有人格的人格,像水一样。可是,会蒸发,会结冰,海啸,潮汐,变化这件事情,即可以看做他的弱点,也可以看做他的能力。正因为没有形态,所以可以有万千种形态。不了解自己,本身,就是从本我出发而论的。我的我,本身就是处在这样一个“不了解”的状态下的产物,所以,向内和向外发展,又有什么异同呢?

是啊,我有时候会想,我到底是假的开心,还是真的开心。我是假的难过,还是真的难过。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假就是真,真就是假。大象无形,这个词,正好可以放在这里装逼。

没办法那么明晰的。

这种“不明晰”本身就是维持这种状态的纽带。这种“不紧凑”本身就是把二者紧紧捆在一起的绳索。

我不必去理解他,他也不需要来将心比心。我们根本做不到。两个人在一起,需要的是接受,而不是理解。当你真正看到这个人的方方面面,你再来想,你们适不适合。

两块一毛一样的拼图从来不能拼到一起,唯有极大的差异,才能促成极大的融合。

我,没报那么多期望。





不知道多少章的下一章

那天晚上,我心里很乱,又很清楚。我甚至少有地想到了未来。是,我一直逃避的,不敢想的未来。

当然,结果只是我一直默念着“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初音未来mikumikumikukumayuyu”什么的……停留在这里……我果然还是不敢想,还是逃避了哈哈哈哈。

不过这次我至少稍微能接受自己的“逃避”了。

以前我逃跑的时候,总是想往内心逃去,可是我的心不给我开门。我就逃到别人那里去,逃到王俊凯那里,妈妈那里,朋友老师小马哥那里,甚至是书里。

是啊,我就是个没长大的小朋友,叶朝文说的没错,我连自立都做不到。

现在我至少,当我又向内心逃去,我开了一条门缝。

我能够多少接受一点,自己的懦弱,自己的悲观,自己的得过且过,自己的暧昧,自己的很多很多,黑乎乎,但是,暖融融的东西。

我不敢去面对的,从来都是自己。

以后,我也不会敢去面对的。

但是,我不担心,也不害怕,因为,怕有个卵用啊,怕还是要来的啊,真的等到那一天就尽情地害怕、尽情的瑟瑟发抖、尽情地成为懦夫吧!可是,那一天还没来你就怕,实在是比懦夫还要逊啊。

人是逃避不了负面情绪的,也战胜不了,更别说控制了,说这些有可能的人,呵呵,放你妈的屁。

怎么,觉得我说的不对?想打我?你看你看,你还不是控制不好自己的怒气。

都是凡人,想这些,何必呢。抓住自己想要的,别让他跑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得过且过,别想太多。




不知道第几章的后一章的后一章

拉开窗帘,哇——

今天又是个雾霾到外面白得像一张纸的天。

哦不对,这是起雾了吧,还是雾霾呢?

我下楼去扔垃圾,顺便想去看看王俊凯。

街上圣诞装饰被冻得可怜巴巴的,商店的促销好像还在进行。我想着给王俊凯带早饭,看到超市门口有卖辣得跳,就买了一袋子,然后没钱买早饭了。(辣得跳就是一种辣的青蛙,武汉的,我不知道重庆有没有,应该有吧,who tm cares。哦顺便其实我也没吃过辣得跳,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不过我蛮想吃的。武汉好吃的嘿多啊,我可以写一大pia啦子)

我想着时间还早,是蛮早的,我今天起超早,完全是因为闹钟定错了啊摔!!为什么会定错啊!!真的贼困啊!!不就是剧情要我去找王俊凯吗!!我可以起来了再去啊!!为毛要这么早去啊!!!!!!这么早起来,打!!!狼!!!啊!!!!!!

嗯,天气真好。

因为很早我想着王俊凯爸妈应该还没起来,哦他爸可能出车去了。反正不想吵到他们我就从他们家门口放牛奶的盒子里拿了他们家钥匙。那个盒子是锁起来的,我有钥匙。不得不说处女座做事还是挺细致的。这样一来比直接藏到哪安全多了。

好的,门开了,接下来就是——

忍术·隐身术——!

咻!恰恰!噗噜噜!(音效)

我溜进王俊凯房间里,才觉得自己的行动太……那啥了。

更尴尬的是,这货起来了。

“我操,你起这么早?”

“我操,你擅闯民居?”

相望两无言,而且超懵逼。

“给你带早饭来了……”反正解释不清楚了,算了不解释了,反正他是王俊凯嘛。

“……你早饭吃辣得跳???”

“你吐槽的点在这里吗?!”

“嘶呼嘶呼……”

“啊……”

“妈呀真的好辣,王俊凯给我水。”

“艾玛可辣了我滴宝……你到底买的啥辣度的……”

“变……变态辣……啊啊啊我不行了我要挂了我会不会死啊我还年轻啊我还没交过女朋友啊嘤嘤嘤嘤嘤嘤嘤!”

“闭嘴,来,牛奶给你,牛奶解辣。”

“王俊凯,我问你哦。”

“嗯?”他忙着找纸擦我油汪汪的爪子。

“之前阿姨们送你牛奶,不让我喝,你为啥给我喝。”

“我想让阿姨们知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你他妈有病吧哈哈哈。”

“瓜娃子你手上全是油啊憋往我头上蹭啊啊啊啊!”

闹腾完了,气氛突然安静。

我小口喝着牛奶,想着牛奶喝完了我就说点啥吧……可是这样喝得更慢了……

我实在不知道该咋个搞。

“王……俊凯?”我是坐在他床边的,他还半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

我回头看他,他费力地睁眼,黑眼圈像国宝,感觉根本没睡似的。

“你……你再睡一会儿?”我是真心的,我看他太累了。当然我也好累,我也没睡好,可以的话真想跟他一起补眠,像熊大熊二在山洞里抱在一起,冷啊,真是冷,可是分开更冷。

“你想说什么?”

“没啊,我没想说啥……”

“你要我装作没看见你刚刚的表情吗?”他明明好像还在半梦半醒间,目光却清晰得像晶莹剔透的冰柱一样。

尖锐的,冰冷的,闪闪发光的,终会融化的。

“你……不生气了吗?”我去抓他的手指。

指头上全是茧。

“嗨呀,好气呀。”他笑出来。

“王俊凯,我也好气。”

“那我俩扯平了。”

“放你喵的屁。”

我们不可能扯平,我们是不同的单位,不能换算的单位。我纠结了那么久的,谁付出得多一些,谁控制谁,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没有任何,任何,任何的可比性。

对方在你心里的指标,永远只是你想象出来的。也别想直接去问,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

那天我被王俊凯软禁了一天,他像只大猫一样趴在我身上,说好累,好累,今天不想上课了。说怎么也搞不懂文言文加标点的题,说有一首歌想翻唱却总也找不到该降几个调最好。

我说,下次我帮你听听。

好,你帮我听听。

那天我们本来想请假,公司却意外地放了一天假,说是圣诞礼物。主页君发了一张p得不像样子的圣诞自拍,我们在床上笑得打滚。

然后,喘着气,又陷入蜜汁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俊凯就很幼稚地把被子披到身上,再向我扑过来。我们两个待在被子里,好像待在小小的帐篷里一样,我觉得特别舒服。我说,要是有零食就更好了。

王俊凯瞬间炸毛:“你胆敢在朕的床上吃零食???”

“王俊凯,你不觉得这个贼难吃吗。”

“有吗,辣么好吃。”

“你味觉有问题。”

“至少把薯片袋子给我丢下床。”

我把薯片袋子丢到垃圾桶里,爬到王俊凯身边,他在炒海贼王的现饭。

“喂喂,老王。”我戳戳他的后背。

“干啥。”

“你看看我。”

王俊凯特别不耐烦地按了暂停,兵长脸看我。

我可得意了,下巴扬得高高的:“你看,我占领了你的床。”

王俊凯这才注意到他一满床的零食袋子零食渣子。

他愣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诶,你怎么不来打我?”奇了怪了。

“我……我自找的,我打你干啥……”他一脸娇羞地按下播放键继续看海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终于承认啦老王傲了这么多年终于娇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翻身农奴把歌唱啊哈哈哈以后就是源凯盛……唔!!!”

所以,啥叫做人不能太过= =

我在王俊凯家蹭了一天的饭,王俊凯妈妈各种花式夸我贬王俊凯,最后还说了一句:“矮油要是我们家小凯是个大姑娘嫁给源源就可放心了,源源真的是不要人操心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尽力了,可还是没忍住。

“妈!!你说啥子??他不要人操心??他最要人操心好吗???一直是我操心他好吗????要嫁也是……”

“王俊凯,多吃点肉,长身体。”嗯,快吃,我知道你一口吞不下去,慢慢嚼,慢~慢~嚼~

“你看你俩好的,谁嫁谁都一样。”阿姨诚恳地说,“可惜都是俩小伙子……要是真能凑一对儿, 那我省心啦,以后还要各自谈女朋友,哪个能有你俩这么让人放心啊?”阿姨给我夹了块藕。

“嘿嘿,阿姨,没事儿,以后有我给王俊凯把关呢。”我笑着看看王俊凯,他不说话。

这傻逼。

“保准不让人女孩子坑他,保准……找个顶漂亮顶贤惠的,我肯定把他护得好好的。”

“哎呦,你看看人源源,多关心你,把当妈的心都操了,对人好点儿,别老欺负弟弟。”

“就是就是,对我好点王俊凯。不就是一整袋儿薯片都掉到……总之对我好点哈哈哈。”

“多好啊,就像有俩儿子一样。”说完,阿姨叹了口气,“源源多吃点,太瘦啦。”

王俊凯啊王俊凯,你黑着个脸给谁看呢。这饭桌上,谁说的不是事实啊。


王俊凯要我留下来陪他。

留下来,陪他。

他就是这么说的。

“源源,你留下来……”

“嗯?你说啥?风太大我没听见,你再说一遍哈!”可把我乐着了,艾玛王俊凯,你终于承认了吧,终于要我陪了吧,平常那么牛逼哄哄的,还不是来向我求亲亲抱抱举高高了?艾玛,快让哥哥抱抱~~小可爱~~俊俊~~~~

艾玛一不小心把我自己恶心到了。呕。

“你留下来陪我。”我操还真说了。

不妙啊不妙啊。

他把我拉到床边坐着。“你到底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王俊凯呀,干嘛老问这种没意义的。

“别装傻。”

“……你也别。”

我低下头,顺着他床单上的花纹,抠抠抠。

我不想抬头看他的眼睛,我知道他肯定在瞪我,在生我的气,在怀疑我是不是耍了他,在懊恼自己没有耍我。

可是不是这样的,王俊凯,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你明明知道你明明清楚,你心里也没有真的生气真的埋怨我,“你只是接受不了既成事实。”我说。

他不再抓着我的手臂,他好像在想什么,我知道他什么也没想,他现在像被猫咪玩过的毛线球一样一团糟。

我也是。

我俩挨在一起就更糟了,根本就不可能理清楚了。不过也不用担心,需要分开的那一天,剪断就好了,谁还去理呢。

“……你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说。

“WHAT????”???????????这不是我的万年os吗???

“我不懂你啊……我总是跟不上你,我一直追你,可你永远比我先一步,你比我想得多,考虑得 广,我就像一个撒泼打滚的小屁孩……自尊心这种东西,我越是护着,越是没有了。”王俊凯说。

“……你笑什么?你是过来陪我的,还是来看我笑话的?”他的眼睛里已经在说着,看也不要紧,你一定要陪着我啊。

“都有吧。”我终于敢直视他的目光,我没有从他眼里看到他,或是我,我只看到黑黑的眼珠,我觉得很好看。这就足够了。

我叹一口气,我想跟他讲明白:“王俊凯……”

“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他又来求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我这样看着他。

我那样看着他。

“……”

“……”

“没有啊。”

“操!”他一个枕头扔过来。

“哈哈哈,你还有什么是我想知道又不知道的?”我把枕头扔回去。

“你不了解我。”

“我干嘛要了解你?”

“你越了解我,将来甩开我就越容易。”

“好啊,你倒是说说咋才能甩开你。”我是真的很有兴趣。

“你去自杀。”

“……”

“……”

“王俊凯,好冷。”

“……要不要盖床被子。”




我们躲在被子里,像地洞里的鼹鼠。他从背后抱着我,我却难受得想哭。

你记不记得,八月拍偶像手记的时候,你也这么抱过我。

我一直很好奇那天晚上你到底听到没有。

我不小心叫出来的,声音超级小的……

“源儿……你记得八月拍偶像手记的时候吗?”他的吐息从颈后传来。

“咋……咋地啦……”我有点害怕他是不是有读心术。那可太羞耻了。不过,是王俊凯的话,我想,也可以吧。

“那天晚上,你是不是……”

“啥啥啥呀哪天晚上啥啊……”

“你慌啥呀你慌……”王俊凯的手抓住我的手,十指紧扣。“我听到了,你叫我的名字。”

‘细小的,……’

“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那还老跟我置气?

“我知道啊,可我不太相信啊……你太高级了,我弄不懂啊。”

“那我跟你一样,我也弄不懂。”

“那以后一起来弄懂看看?”

“拒绝。”

“Why?”

“说了你也不懂,小屁孩。”

我也不想说,我觉得那些道理听起来很难过。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以为王俊凯睡着了。我睡不着。

“源源……”他突然出声,可吓死宝宝了。

“嗯?”

“你不会一直觉得,我是因为当时师兄都退出了,你又陪我玩,才一直对你好吧。”

“我……是这么以为的。”

“现在还是?”

“我不知道。”

“为什么不能对他人抱更大的期待呢?……你该被爱的。”

“……别说了,我想睡了。”

“你逃避也没关系,捂住耳朵不听也没关系,那是你的选择,我百分百尊重你的选择。”

我在黑暗中睁大眼睛。

“我喜欢听你唱歌,平常你藏起来的,唱歌的时候,都写在脸上……”

操,我差点忘了我十四岁生日那天王俊凯写的情书……哦不生日信,说这鳖孙语文不好谁信啊。

“在你身上,我看到我没有的东西。”

“……我也是。”我快要哭了,真没用,一被温柔以待,就要哭出来了。

“可你为什么总把事情想得那么坏?”

“……我不知道……”

“我们可以一直……”

“不可能。”

“……”

“为什么?”

“王俊凯,自己知道的事,为什么要问我。”

“我想听听你的答案。”他声音小下去,“而且,就算知道,我不信邪。”

“你姓王,哈哈哈邪王真眼。”我真佩服我,还能幽默。

“别闹。”他显然想说正事。

“我也不想啊……可是……轻松一点不好吗……你别逼我了……你不能这样……你说了你接受我逃避……”王俊凯,你让我很难受。

“我只是喜欢你。”

我真生气了。我坐起来,怒视着他。王俊凯也赶紧坐起来,给我披上被子。

“你不知道喜欢是什么。”

“那跟我喜欢你有冲突吗?”

“当然有了!你说的喜欢,是你想象的,现实跟想象是有差别的!”

“你说这些我不懂,我只想对你好。”

“你只是太离不开我了。”我皱眉,“总有一天你会长大的。”

“我就是讨厌你这高高在上的态度!”王俊凯狠狠地一拳打过来。我也还回去。我们打得很痛快,我们从床上滚到地上,我们重重地磕到桌角,我们从不防守,你想打进来,可以,那我也打回去好了。我再也不向你隐瞒什么了,我再也不护着自己了,我只想打你,打你,打到你白发苍苍,打到你牙都掉光,我也想打你,因为你真的真的,把我害惨了。

                                                                                                                          END

番外

王俊凯视角

那天我们打了一架。

我很高兴我们打了一架。我们互相挥拳,搞得满身是伤。我觉得这么多年积的瘀血终于流出来一点了。那天晚上风很冷,窗户没关,凉风划过伤口的感觉,清新得飞起来。

我们眼中都是不掺一丝杂质的愤怒,我们怒视着彼此,就像仍属于彼此一样。我爱死这种感觉了,我宁愿被打到残废也不想停下来。我知道我们这样能够互相生气、大打出手的机会,是打一次少一次了。我知道我们会长大,也许几十年后这份幼稚的情感真的只能用幼稚来形容,也许甚至我们各自会后悔。

可那又怎样呢?王源一直在告诉我一件事,就是凡事不要太明白。笑一笑,十年少。我们不可能了解彼此,不可能完全磨合,谁也说不清那些以后,我说十年二十年的时候,又何曾有底气。

想来想去,未来不可捉摸,过去已经过去,还是现在,王源在我身边,我就只想和他打架,也只想打完架和他一起哈哈大笑。

          

                                                                                                           

                                                                                                                         REAL END.
















有人问《晚安》这个标题为毛要这么叫,跟这篇文有啥联系的话。

没联系啊,只不过我最初写手稿的本子上印了一个Good Night而已。






































































































































评论(8)
热度(11)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