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14年 太久没更忘记是第几章了

王俊凯在我家过夜,第二天就跟我一块儿上学了。从我家到八中比从他家走近多了,他蹦蹦跳跳地说:“我比平时多睡了四十多分钟。”

“要么你以后就住我家呗。”我咬着鸡蛋饼说。

“好啊。”

“……”

今天是怎么了,感觉穿少了,早晨的风,一下子就把鸡蛋饼吹冰凉了。

好像从那天开始,重庆一直下雨。

“老王啊。”在公司训练的间隙,我巴在落地窗前往外看雨。

“嗯?”他端着两个纸杯子,里面是温水。天亮之后,他像老妈子一样老喜欢给我倒温水喝。老实说我不喜欢那无味的口感。

“你觉不觉得……”我看着外面黄扑扑的街道,湿哒哒的树,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来,干杯。”他把一个纸杯递到我手里,虎牙着凉地说。

“哈哈,宝批龙。”我跟他干了杯,但实在不喜欢喝白开,灌了两口就放手里当暖手宝了。

“你多豁点水蛮。”他挤到我身边,“在看撒子蛮?”

“看雨……”

“你等外卖哦?”

我觉得有点可惜,当你期待一个人说出什么华丽的话时,他可能总在想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反之亦然,没有人思想也能同步。在这一点上,除了接受也别无他法。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在看什么,不就是雨吗?后来想起来,好像前几天班上刚组织看了《新妈妈再爱我一次》。

我希望雨不要停。这杯难喝的温水也不要凉。

快要入冬了,对2014年,舍不得的太多了。不想过年,不想期末,不想赶通告。不想多写一页字帖,也不想学新歌的第二段。有时候我真的跟个小老头似的,什么细碎都要留着,我总有预感,好像以后这些不会再有了似的。

我们没有吵架,也没有闹矛盾,可我就是很不安。这种不安并非附着于某个新发生的

@

”圣诞节的时候,班上要举办一个圣诞晚会,闹腾了一整天,晚上还要一起出去玩。我不想去,就回家了。回来才发现手机没带回家,一瞬间各种爆炸要是被私生偷了咋办咋办啊啊啊啊,火速跑回去拿手机。

W……T……F……

啊啊啊啊真的不见了啊怎么办啊已经被拿走了吗啊啊啊啊多西游欧多克啊啊啊啊啊谁来救救我穿越时空的少女带我回到一个小时之前吧啊啊啊啊!!

结果就蹲在自己课桌下面灵魂出窍了几分钟。大概能看到从我嘴巴里跑出来的一个白色的受到惊吓的灵魂。

“王源……你在干嘛……”有人敲了敲我座位旁边的窗子。

“王俊凯??你不用上晚自习啊??”

他把单肩背的书包往上提了提,说:“班上在搞圣诞晚会,我溜出来的,给你发微信你没回啊, 我,我过来找我同学……”

“你身边的好像就那几个,谁在南开上学啊。”

“……你……啊……”

“我不是你同学,我连你校友都不是。”我还在想我的手机。说实话即使是王俊凯在这种时候也挺烦的。

“你是我弟。”他说。

我从课桌底下站起来,他就从窗前走开从后门进来。

一进教室就推着我的后腰像小猫一样把脑袋往我肩膀上蹭,“怎么,圣诞节啊,陪小凯哥哥出去庆祝一下主降生的圣神日子?”

我的手机你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烦我,现在没那个心情。”我推开王俊凯的小脑袋。

结果转身一看这货真是一脸委屈。

“我……我有点事……唉你先去校门口等我好吧?我等下过去找你。”

“你咋了?”

我不想让他跟着瞎掺和,说实在我现在要静一静,我得查查班上的监控,我还得再把课桌好好搜查一遍,实在不行我还要上网定位一下手机锁一下什么的……想到这里我就挺着急的:“算了你不用等我, 我今天真的有事。”

“你告诉我我帮你啊!”好,王俊凯要开启“好想让这个人走开”的孩子气模式了。

我扶额,算了还是先跟他讲,免得他老这样:“我……”

“源儿!”????

我跟王俊凯都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一个门框高的男生挥着手,冬天天黑得早,教室里没开灯,他就像一个影子站在教室门口。

然后他很快走到我跟前。

“你……你咋……你不是跟班上同学去玩了吗?”我心情复杂。

“哈……”叶朝文喘着气,“我,我是……”

等我注意到的时候,王俊凯已经摔了教室后门走了。

这不正常啊,一般他不会无理取闹地狠怼叶朝文一顿吗?

叶朝文也很懵逼,“他搞撒子啊。”

“不管他,”我说,“你先解释下你。”其实我早就有这种预感了。只是一时反应不过来。

“喏。”他把左手伸给我,手里是我的手机。

“其实我开始也没发现,我是跟他们一起走到公车站,找公交卡的时候发现我手机没带,回去找,结果你手机也在我课桌里……”

叶朝文的课桌里面超级乱,一般我都把手机藏他桌子里。

“我操我真是吓死了,还在想要是你手机被人拿了咋办,前段时间不是还有女的来和你课桌合照的。”

我接过手机,“妈呀,救命恩人。”

他一屁股坐到我凳子上,说,“爸爸为了找你快跑死了,我还跑到你家去了一趟,结果你不在。唉,我看你还是把你妈电话告诉我,下次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好我等会儿发给你。”我还是有点懵逼,“你干嘛不等到明天给我。”

“我怕你着急。”他说。

“……我请你吃冰淇淋吧。”

“哈哈,真的?”喂喂一个冰淇淋而已不用高兴得跳起来吧?

说实在,我觉得这个朋友一千一亿个冰淇淋都换不起。

“我觉得麻烦了你挺多的。”我在店里边吃冰淇淋边嘟嘟哝哝地说。

“没事,我喜欢你。”叶朝文点的是新出的巴菲。

???????

我挖了一大勺子冰淇淋,差点没把自己冰死。

“诶诶,没人跟你抢。哈哈哈,都吃到鼻子上去了,哈哈哈哈好像你那个爱出发mv里的。”叶朝文指着我笑起来。

我觉得这个人真的不好对付。我第一次遇到这种说话能把我吓出心脏病的人。他正经也可怕,不正经也可怕。最可怕的是你根本分不出来他啥时候是正经的啥时候是不正经的。

“……新品好吃吗?好吃我也去买一个。”我说。

“不行,你吃太多了,感冒坏嗓子咋办。”叶朝文突然严肃起来。

“切,连你也管我。”我脱口而出,说了才觉得有些怪怪的。

叶朝文本来马上要送到嘴里的冰淇淋勺给僵住了,然后他就又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没事,你想吃我分你一点。”

“算了,吃太多是对嗓子不好。”我说。感觉心里有点堵。我突然想起来王俊凯好像是来约我出去的。犹豫着给手机开机,果然他发来了好多条微信。

开始是颜文字卖萌,后来就是solo跟我讲今天发生了啥,还有他们班晚会的小视频。有几条语音,我没点开听。再后面,全是你在哪,我去找你之类的。

“王俊凯给你发了啥?”

“啊?”

“我去给你送手机的时候手机一直响,全是王俊凯的微信,我嫌吵就给关机了。”

“哦……”是说我拿到手机的时候怎么是关机的,今天又没怎么玩手机电量应该还挺多的。

突然我打了一个激灵。

临时付了两块钱查看了关机未接电话。

总觉得……哪里有点……不舒坦。



























评论(1)
热度(10)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