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38

      38.白日梦
那天白天,王俊凯带我到处溜达,时间还早,也不着急回去。后来溜达到了江边,我说怎么就一老来江边呢,王俊凯说,江边好哇。
没了下文。
我在江边的摊摊上打气球玩,王俊凯指着要那个大猫猫抱枕,我玩了快半小时才攒够积分。那个抱枕软绵绵的,傻呵呵的,像王俊凯。
我把抱枕给他:“诺,小俊俊。”
他给搂怀里,搂一会儿,塞给我:“哥送你了。”
我可去你喵的!我摔他一脸,“懒得抱回去就直说!”
他嘿嘿笑,说:“要不换个,换飞行棋,我们回去玩儿。”
我说行。
至今我也搞不懂为啥当时他就要那只猫了,要的时候那么执着,到手了又嫌麻烦。好的是,他倒不磨叽,也不忌讳,说不要就不要了。我知道他家里有个大团子,老喜欢靠着,舒服。估计是有了大团子,别的也不太需要了?男孩子,家里哪要那么多布娃娃。
结果老板说飞行棋送完了,给我们一盒真心话大冒险,还有一盒大富翁。俩加起来不超过二十,我打枪可花了六十多呢。
拿在手里看看,就丢王俊凯车筐里。
然后他可好玩了,到望江亭上看看,我就在后头跟着他。王俊凯望着长江,突然说:“啊……!”
“看着这滚滚江水,朕诗兴大发!”
我忙着剥那个橘子味的棒棒糖,手撕不行,牙咬也不行,我嫌弃地看着它。
“逝者如斯夫……诶,源儿?”
他半句诗没背完,突然扭头找我。我呢,正用不尖的虎牙跟棒棒糖包装死磕,抬眼看他,含混不清地答着:“嗯?”
王俊凯走过来,从我牙下拿走我的糖,说着“我来我来”。
他虎牙一扯,那层倔得要死的外皮就掉了,他还拿手兜着,再丢进垃圾桶。
然后再来嫌弃我:“我手上都是你口水,啧啧。”
我美滋滋吃着糖,斜眼瞄着他,说:“你嘴上也是。”
他皱眉,想说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我差点笑昏过去。

王俊凯拿出手机拍长江,拍了好几张都不满意,就自拍去了,还非要拉着我拍。我不乐意,三步两步下了亭子,往江岸走。
突然想起来,前年跟王俊凯在这儿唱过《到不了》。
“诶,我们在这唱过《到不了》。”王俊凯说。
我没答话,还往江岸走,直走到伸出脚能碰到江水的地方。
风呼啦呼啦刮过来,有点太冷了。我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盘算着下午去不去上课,怎么跟公司和家里解释,晚上要不要王俊凯来我家吃饭,我记得附近有个宠物店,要不要给嘟嘟带点零食?
我是一直低着头走的,有船上的汽笛呜呜地嚎着,我想抬头看看船,却看到了自己。
王俊凯眼中的自己。
“你看我干嘛。”我说。
“谁看你了。”他说,又说:“看你好看。”
有时我是真搞不懂他,到底是傲娇,还是耿直。只觉得他挺小孩子心性的,却又承担得了很多。爱咋咋地吧。
剩下的半个上午,王俊凯一直远远地看人家钓鱼,坐在江边的大石头上,我觉得冷,就靠过去。他没有搂住我,只是双手握住我的左手,开始老老实实地握着,后来就说,你的手好瘦啊,指甲剪这么短不肉疼吗。
我昏昏欲睡,没搭理他。戴上兜帽,靠在他肩上闭着眼。也睡不着。
后来王俊凯轻轻地掰我的手指玩儿,轻轻地摩挲着,然后十指紧扣,再轻轻掰我的手指玩儿。

中午王俊凯问我,是回家还是在外面吃。我说都行。我有点困了。
随便在江边找了个自助餐厅,我要吃冰淇淋,王俊凯不让,要吃烧烤,他也不让。我觉得特烦,就搬走自己的吃的,跑到另一张桌子去吃,恨恨地啃着鸡腿。
一个鸡腿啃完,觉得好像自己不太在理。我抬眼瞄瞄王俊凯那桌,有个女生找他要签名。
我靠!
然后我就撤了。我觉得自己老在一个圈儿里出不来。不过我啃鸡腿的过程中,王俊凯干嘛不来找我?我觉得老讽刺了。不知道是讽刺自己还是他。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他对粉丝好,是应该的,我,有点过不去,我想太多?
边想事边走,慢悠悠的。这家貌似很出名,人多,店面也大。回神儿看看,面前的造型包子貌似很好吃,这里还有布丁,那儿还有中餐呢!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这家?
于是拿了盘子,一样儿装了一点点尝尝。
“王源儿!打你电话你也不接!”
王俊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是该对他生气呢,还是不理他呢?还没想出结果,言语就先蹦出来:“我就不接。”盯着盘子,不想看王俊凯。
“唉,小祖宗。”
“哎,乖孙子。”我抬头看他表情。他瞪着眼憋着话儿,好笑得不行。脸圆圆的,越看越可爱。我就看笑了。
唉!我为啥要笑呢。
王俊凯揽过我的肩,轻轻的,不像以前那样霸道,说:“走走走,我给你夹了好多好吃的。不是冰淇淋和串儿也很好吃的。我是怕你感冒,咳嗽,甜的,凉的,辣的,你知道吃了不好……”
“你好唠叨。”我说,但却跟着他的步伐走,走向我们原来的桌子。我想听他说下去。
他就说下去了:“我刚端回来,有个女生非要我签名,推不掉,我想赶快签了,去找你。”
去找你。
“我没走。”我小声说,我说谎了,我当时要走的。
“千恩万谢。”王俊凯说。

之后王俊凯打的把我送回了家,自行车锁在江边,他说下次骑回去,他觉得我累了。我在车里也晕晕乎乎的,但矢口否认自己感冒了。王俊凯把药和两盘棋给我带回去了,回家就跟我妈说,我出去买资料,碰到他了,也跟公司请了假。公司非要王俊凯下午来上课,王俊凯非不去,说自己也病了,对着电话装沙哑嗓子,还咳了几声,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手机关机。
我清清楚楚听到任姐姐对着电话叫,你俩一根藤上结出的葫芦是伐,他病你也病!
然后我俩一直在笑这句话,时下《十万个冷笑话》正火,我们就看了几集,然后我睡过去了,直到晚上,醒来时闻到妈妈煮的牛肉味儿。
王俊凯趴在我书桌上睡过去了,桌上是一本摊开的迷你单词本,和一沓写满单词,用绿笔画着勾勾圈圈的草稿纸。没见他出来时带包,那本小单词本估计一直放在口袋里吧。
我起来看他写的单词,字还是丑丑的,也有无聊时画的一团团线。
某种神秘力量驱使我眯眼看那些线坨坨,看到它下面被覆盖的字:源园圆垣橼。
我哭笑不得。瘪瘪嘴,去厨房看妈妈做了什么菜。王俊凯来时,家里的菜总要丰盛一点。

梗解:
1.王俊凯家里有个大团子:14年小凯微博发的自拍,他房间床上有个颜文字大团子www后来那年我买了个同款,靠着真的超舒服。

评论(2)
热度(4)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