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36

36.吾欲之南海

那天出来的时候,天黑透了。刮来一阵妖风,冷得我直打哆嗦。

我看一眼王俊凯,我要抬头才能看到他。他脸上两坨好笑的高原红,是在屋子里闷的。他就站在我身后,胸口抵着我的肩头。

我们站在门口跟学姐们告别,其实没我们什么事,只要以不变应万变地傻笑着回应着那些调侃就好了。仗着仍旧混乱的空气,我紧闭着嘴,甚至连呼吸都放慢,以这种无用功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觉得好冷,才十一月不到,怎么会这么冷呢,明明白天还热得不行,天黑是不是也晚了一点?

我琢磨着,今天是农历几月几号?一二三春,四五六夏,七八九……

“哎,回头说吧,不晓得有没得时间了。”

我下意识地抬了抬眼皮,但克制住自己不抬头去看王俊凯,温柔的语气,在敷衍着留到最后走的同学。

“王源也可以来嘛?我有个妹妹欢起王源滴很嘞。”笑声盈盈,音调高得我想调静音,哦,调不了,这是现实世界。

唉。

“王源……”王俊凯小声地叫我,我也不造他叫我干嘛,也许提醒我装作聋哑人太不礼貌了?

对谁不礼貌?

我已经够让着了,够把自己看得低低的了,可无论多小一件事,都能被我主观地放大,然后陷入让自己都看不起的猜忌掂量中。其实我现在算什么呢,我们算在谈……我可以直接问他吗,可是我又不是不知道,可我又知道什么呢……

自己注意到的时候,我已是一脸苦逼相,盯着地面,神他妈委屈。可夜色太浓,黑黢吗拱,乌漆嘛黑,谁都看不到一个低着头的人的表情,只有我自己,会觉得脖子酸。

好冷,更冷一点,是不是会下雪?不不不,那太荒谬了,上次下雪还是08年。要是今年冬天下雪,我就……就,哎算了,算了。

肩头忽然感觉被什么按住,然后我不自然地想要将它甩开。

“王源儿?”王俊凯说。

“王源,出租车到了,走吧。”他说。

 

在车的后座,过重的汽油味让我的脑袋仿佛糊了层水泥似的重,头疼,还很冷。不闭眼睛脑袋疼,闭上眼睛眼球就烫,我他妈不会又感冒了吧,哎呦我操。

脑子里一直循环着最后那句骂声,晕晕乎乎地要跌进像头顶上的天一样黑的地方。

王俊凯呼噜上我脑袋,“晕车?”

“有点……”

“你脸有点烫……”他的手背却很冰。

“嗯……”

“开窗吗?”

“你是不是喜欢温雅然?”有谁用我的声音,如是说。

“……”

我闭着眼睛,看不到王俊凯的表情。可我还张着耳朵,那一对被阿姨们花式嘲的旺仔耳,我听得到,我听得到好像没有节目的广播一样的粉色噪音(噪音的一种类型),我听不到任何人说任何一句话。

啊,我要不要用意念,把耳朵也关上?还是说,用意念,把记忆都消除了比较好?我觉得这挺好玩,就像黑衣人里一样,拿个笔,ju一下就忘记了,我忍不住嘴角上扬。

    有时候,一个问题,你不知道答案,而答案无关紧要。因为无论是什么答案,你都会装作是假的,然后执着地围绕着问题转圈,继续你的生活,留着你的念想。

“你怎么这么想?”王俊凯的声音很懊恼,他是在怪我想多,还是怪我想得刚刚好?

 

因为你想保全双方,你不想有所成长,即使是那么好奇,那么想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处,欲之何方。

 

以前我特别追求爱憎分明,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可越往后就越舍不得,我被给予得越多,就越舍不得了。

以前拥有的少,所以觉得放弃也无所谓,想要王俊凯清楚明白地给个说法。

可是当海和天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你反而不想看清楚看明白了,因为发现天越来越高,而海越来越深了,如果做错了什么,那就是海啸,那就是龙卷风,不是以前一个浪打浪再微风吹来一片瘦云了。

“我瞎几把想呗。”王俊凯,你知道点好吧,我已经,快马虎到成为人造智障了。

“别说脏话。”

我把眼睛一闭,想着再一睁,会不会是新的一辈子。

 

我跌入无底洞,不停地掉落,不停地。

 

“王源,你作文交了吗?”

我打开一个橙子,橙子变成了作文本,“我看看我写了没。”

“少废话!你不交我记名字。”

“别记我名字啊……”这句话在我脑袋里撞来撞去,把我撞醒了。

天花板的灯在我眼中展示着它婀娜的舞姿,我使劲眨眨眼睛,它便老实了一点。

闭上眼,艾玛我的床太软了,我不想起来。

……我感觉我的床有哪里不对?不过是哪里?

手机在枕头下震动,我操,能不能安静点,我伸手摸出手机,屏幕刺眼的光快把老子搞瞎。立马调到最低亮度后,看清楚是王俊凯的来电显示,一张帅帅的自拍。

我眯着眼打量照片上的王俊凯,好看,欠揍,好看,欠揍,好看,欠揍……

 电话响太久没接,自动挂了。

总算尼玛清净了……我闭着眼,把被子扯过头顶。

“嗡……嗡……”

我……!!

“喂!!!”我对着电话收音的地方用我能发出的最大声音吼着。

“哎呦我……哎呦你个瓜娃子!!”

心情稍微好点了,我恶意地笑出声,“早上好,王俊凯。”

“你好,王源。”他耐着性子陪我玩。

“再他妈给我这么搞我弄死你!”他说。

耐了一秒,不错。

“清醒了?”他的声音突然变温柔,就像我妈做的白色鱼汤一样温柔。

我楞了一下,“干嘛……”

“叫你起床。”

“哦。”我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比我平时定的“每天”的闹钟晚了四十分钟。

“我把你闹钟按了,昨天你在车上睡着了,我怕你感冒。我先走了,有东西忘记拿了。”

“Excuse……”

他在那边叹了口气,“你昨天喝了多少酒?睡那么老实。”

“我怎么知道……他们给我,我就喝啊……你在那边,跟妹子唱歌嘛……”估计现在也没醒吧,我说梦,估计我还在做梦,一个快十四年的梦,“也没管我……”

“学姐太热情了……”他也无法推辞。

“我昨天车上跟你说的,你听到了没?”他问我。

“没。”当机立断,斩钉截铁。

“你听到了吧?”

“那时候我死了。”

“呸呸呸。”

我拿开手机,看了眼时间,“王俊凯,今天能不能帮我请假啊,我肯定迟到反正。”

“不管你听没听到,我挺认真的,如果我喜欢一个什么,不管是人还是小动物,我一定会负责,在我想好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但是一旦……我就会,很认真的……”

“你,在说卅子?”真他妈有趣。

“……在说,嘟嘟……你经常,忘记喂她……”声音越来越小。

好像一半冰一半烫的,我的身体,可能真感冒了。

“喂,王俊凯,你还在听吗?”

“嗯,在。”

“我也有事要告诉你,很重要的事。”我说着说着就笑了。

“好,你说。”他的声音,紧张到干涩。

“你一定,一定,要很努力地,帮我请假哦。”

评论(2)
热度(9)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