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非密》 现实延伸向 源视角 略甜

    刚下过雨的重庆的天,不是什么清爽如洗的蓝天白云,更没有什么狗屁彩虹,那都是骗小学生的。天空是灰沉沉的,刚下了雨的云累得有气无力,摊在天上,活像化掉的乌云冰淇淋。

    也不知道是不准备下雨了,就这么闷着,还是在酝酿下一场雨。

    很热。

    北火车站里文艺得有病,放些轻音乐钢琴曲,仔细听竟然是小燕子穿花衣。

我无语了,“老王,你听出来没有?”

“嗯?”正在弯腰系行李带子的王俊凯抬眼看我,手也不停,不明白处女座是要系出个花儿来还是怎样。

“你听那放的什么歌?”

我刚一说完,切歌了,得。有一小撮怒火窜上来,左跳右跳了半天不知该向谁发火,于是把这一小撮明明灭灭的不爽吞进肚里。

他系好了带子,有些累地向后靠在椅背上,闭了眼睛养神。

我搓着那根带子,算着时间什么时候出站合适。雨像打雷一样突然地炸在外面了,什么时候才好出去,不被淋得太惨?

 

被堵在站内的不止我俩。但也不多,多是和我们一样的有的是时间,有的是事要考虑的。一楼人多,进站的多,人走来走去,像流动的砂砾,想起来佛教画的那种很厉害的沙画了。

二楼座位少,人少。我们这一排,就我跟王俊凯两个。我们不是赶通告回来,不是旅游回来,怎么说,散了个步,一不小心走远了,回来已是十天半月之后。不过无所谓,不会有人给我们打电话催我们回去,上班。

这是很长的休假。

我没有骗你。

头发忽然被呼噜一爪,但跟小时候不太一样了,不是那种你很想回一爪子的,很轻柔的,像安慰。不过我想八成是他累了。我也累了。

“王源儿,我们走吧。”

我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你知不知道现在这雨下的比来时大很多?橙色预警诶。”

“可是待在这里好无聊。”

“……”你特么是小孩子吗?!

“那……那边有个网咖。”我说,我也是没有办法。

其实王俊凯对上网也没多大兴趣,我知道的。他只是想换个地方坐而已。网咖真的很能消磨时间,但要选的话我还是比较喜欢在甜品店蹭WiFi。感觉不一样,对吧,吃的不一样。网咖没有芋圆,没有白雪奥利奥……

结果呢,王先生只是开了个包间,面对电脑屏幕,在我身上睡了过去。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累。可能最近也睡少了吧,总没吃点有营养的,我俩都贪玩,看到好看的其实是可以放弃好吃的的。出去玩赶时间,吃的都是快餐。我怕他是低血糖犯了,还是受凉发烧了,拿手背去试他额头,结果被小朋友一把抓住,笑眯眯地往虎牙下放。

我以为他要咬我,有时候是这样,本着好玩的心态结果上了瘾,接吻的时候也会轻轻咬一下,他觉得好玩儿。

但他只是握着我的手,躺在我腿上又睡了过去,感受到稳稳的鼻息。

我想帮他把遮光窗帘拉一拉,又起不了身。窗外雨还在下,雨线偏直了,估计再一会儿就停了吧。

听雨的声音,蛮催眠的。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三个小时。挺惊讶的。王俊凯也是刚睡醒,满面潮红,眼神也没有聚焦。

他撑在电脑前,特别不抱希望的看天气预报。

“不用看啦,看来要下很久。”

“雨小了,风力降了。”

“嗯。”

“我们出站吧。”

“嗯。”

 

很久没有坐出租车晕车了,王俊凯晕得比我还厉害,整个人很痛苦的样子。我心疼得很,不知怎么就想起小时候一四年的时候,他们学校运动会,我偷偷趴在栏杆外面看,结果他跑四百低血糖犯了,整个人直往地上撞,踉踉跄跄的,结果还是冲完了刺,还是拿了名次。那种感觉特别难受,就是你帮不上忙。然后看着别人去扶他,又有种感激,又有种别的情绪,小情绪。

现在我想,辛亏我们在一起了,辛亏我现在总是在他身边。我拉拉他的袖子:“难受就靠一会儿,源哥的肩膀借你。”

“没事。”

“要不要喝点……”没有水了。

“真没事儿,真的,”他顿了顿,凑近过来,我觉得奇怪,但也没有躲。

直接亲上来,低低地说:“亲一口就好啦。”

我操,我于事无补地捂住嘴巴,看王俊凯在那儿没脸没皮地笑。神经兮兮地瞟了一眼车内镜,诶,发现王俊凯挡住了我,看不到。那么对方自然也看不到。

“光是以直线传播的。”

“啥?”王俊凯挑眉。

“没啥。”我转去看窗外灰蒙蒙的街道。

 

回到公寓天都黑完了,这种时候本应该甜甜蜜蜜地下一碗面条啥的。呵呵,想多了,家里根本没有面条。说白了食材都没有,只有两块老姜,硬邦邦地坚守在厨房。

于是我们点了最近的外卖,开着电视看着cctvnews。

王俊凯换了个台,到科教频道,放着荒野求生,我们就很有兴趣地看起来,里面的虫子看起来好像比我们碗里的肉好吃诶。

玩手机拖到两点才去洗头洗澡。王俊凯收拾了碗筷,还嫌不够,里里外外把家里都收拾了一遍,我说你明天弄不行吗,他不可置否地说了一句已经是“明天”了。

我看了眼手机,三点四十,妈的困死了困死了。

后来王俊凯终于上了床,我在模模糊糊感受到这一点后才安心睡死过去。

 

我可能睡了很久,比王俊凯久很多。没法不说这是他人妻属性大开无法入睡的结果……他填满了冰箱,做了饭,晾了衣服。我不是很高兴被他照顾,呃,有时候吧,感觉自己像个崽似的。但大多数时间谁去洗碗是由猜拳决定的。王俊凯其实不是很喜欢做家务,但是他有一点点家具洁癖,所以非做不可。其实他一个人不用做那么多,主要是我老弄乱了。开始我想改,但发现其实王俊凯也没说我,那就算了。

我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他就默默接受了我的坏习惯,而不是叫我改掉。但是这也分情况,有些他是绝对要我改掉、杜绝掉的。

“王源儿你再敢给我到床上吃东西,你信不信……”

接下来的话就很黄暴了。

我就边回想着他这句话边战战兢兢嚼着饺子。终于怕得下床去吃了。妈的我好委屈。好委屈!

“王源儿我觉得这个好萌!好萌~”王俊凯突然闯进来,吓得我一个饺子没咽下去。

他手上拿着一个明显是给小孩子戴的兔耳发箍,两眼放光地向我扑过来,还解释着:“我在超市看到的!”

“滚!”嘴上这么说着,实际上是我自己滚了,滚出这个房间,这个房间里有一个可怕的男人。

王俊凯嗨了,我日,看来现在不戴总有一天会戴的,这尼玛的什么恶趣味啊我日。

内心无比复杂。

其实他也是在智障和强势之间无缝切换的,要找准时机,晚了就自取灭亡了。不要问我为啥知道……

 

“我觉得这墙上好空。”王俊凯拖着腮,若有所思地说。

窗外阳光不说灿烂,尼玛总算有阳光了,雨停了,这次估计不会再下了。再下再说……

“咋了,这不好办,你源哥一只圣诞羊bia上去……”

“得了吧,”他白我一眼,“就你那画工好意思挂墙上?”

“嘿你比我好到哪去了吧!”

“我没说要挂墙上啊!”

闹起来还是像没长大一样滚到沙发上,然后就滚到床上。

 

下午我们去了美术市场。比起画他更感兴趣的好像是画画的工具。

“买回家玩玩?”

他摇摇头,说:“我只是很好奇这个纸棒子是干啥的,还有这,你觉得这是干啥的……”

后来买的是一副仿的莫奈的睡莲。画工咋样我们也看不出来,远观还可以的。

再后来客厅、厨房都挂了几幅画或者摄影作品,虽说辨不出好坏,都是一眼相中的,总觉得艺术这玩意儿看缘分,有时候它吸引力特别强。虽然看不出来意思,但就是叫人想看,看久了也就有意思了。比如睡莲,它想表达的就……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的圣诞羊和带嘟嘟的全家福被小小地裱起来,开玩笑地挂在我们的卧室。但王俊凯就挂着一直没取,我以为他闹着玩儿呢,直到我看到他打扫的时候也在擦那两幅画我才知道他不会取了。

圣诞羊还是很多很多年前的,拍男自的时候画给他的,根本没什么意思,他却以“丑得清奇”为由保存了下来。小时候经常以为他欺负我开我玩笑,现在觉得他一定是在开一个很大的玩笑……

墙上那只丑丑的圣诞羊冲着我笑。你怎么把我画得这么丑呀,我仿佛听到他在抱怨。

 

这屋子夏天晚上能听到蝉鸣。离了空调房的重庆简直是火锅底,火锅底,又辣又烫。

我的工作可以在家做,王俊凯必须要去公司。那么热他还是坚持穿长袖衬衫。

“逗小萝莉呢。”

他也懒得跟我贫。

我知道他是嫌短袖衬衫太没品,短袖t恤,那种当年粉丝送他他就很喜欢的牌子类型,又不够成熟。

“二十八九的人啦。”他说。

我就笑他,看起来还是像大学生。

他就揪揪我卡通睡衣的耳朵,你呢,你呢,同学,屈原的湘夫人要默写啦。

你能不能别提,我知道我高一默写湘夫人,十个字错九个,还错得好笑,被老师当了“范本”。

后来王俊凯看不下去,说你也要点气吧,你也要点气吧?就怼着我背,一遍一遍背,我玩手机他都不让。其实我脑袋很昏,赶通告很累很累,他不是不知道,就是乱来气。最后一遍默写我全班唯一一个全对的,我他妈总算松了口气,把默写本往王俊凯脸上丢,骂骂咧咧,满意了吧?

王俊凯展开我的听写本,嘿,他还往前翻!还往前翻!你说这人是不是给脸不要脸?就问你是不是?

我瞬间炸毛,你知道我有多累吗,还这么逼我,你怎么了你啊。于是直接扑上去跟他打,打不过就变成闹,说实话也没精力老跟他炸毛。最后变成被他圈在怀里,他也不表扬也不念我,就轻轻地笑,然后圈住我在阳台的秋千椅上晃了好久。

后来吧我一想道理也蛮简单,他看不过我被嘲笑,想让我出出风头。其实那些揶揄嘲笑我都受得住,一笑了之了,哪有他这么较真?没办法,后来也常被逼着较真,他知道我累,他更累,所以不是什么真的接受不了的,我都顺着他来了。我觉得他蛮搞笑的,多大人跟小孩儿似的,非争那些个没用的,有意思吗?对,超级没意思,但我就喜欢他这点。他要是完美了,体贴了,他就不真了,就油了,就不是那个简单到折个弯就能看清楚看通透的王俊凯了。他有他珍视的,有讨厌的,在社会性的弹力框里,他想说啥就说啥,实在不能说的他憋肚里,都不说假话。

爱憎分明,顽固刚直。

 

我让王俊凯教我炒菜。第N次。

他还是站在厨房里围着围裙,我给他买的,淘宝上29.9包邮,可耐用了。他一脸嫌弃冲我挥挥手,“源儿小朋友。乖乖去看你的哆啦A梦可好?”

“不不不,你看我也能行的。”我说着抢走他一个鸡蛋。

他没有理我,打开冰箱又拿出了俩鸡蛋。

卧槽!

这不公平!

“王俊凯!”我把鸡蛋放回去,“你到底嫌弃我哪里做饭不好?”

他没答话,开了灶火准备炒菜了。

我很不爽,出去看哆啦A梦了。

嘟爷汪叽汪叽地跑过来,我把他抱到沙发上。然后问他:“你喜不喜欢王俊凯?”

“汪~”他说喜欢。

我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我刚刚是不是准备教唆嘟嘟去咬王俊凯来着?可是他喜欢,那怎么办?

“我跟你讲,王俊凯这个人,其实特别不好,处女座,有洁癖,他在你洗澡次数都变多了!而且很挑剔!觉得我不会做饭!你说他是不是太挑剔了?所以……”

“所以你就不用喜欢他……你可以不喜欢他。”

“汪~”

 



////////////

就让我们突兀的TBC吧~~~吃完记得刷牙。连载卡文用疑似短篇来补系列。

梗解:1.运动会晕倒:这个是八中贴吧里的梗,具体是晕倒还是怎么了也不一定,意思就是跑完下来要死不活了。是15年开学时候的梗?

2.关于重庆的描写,都是真的,是大概一个月前从重庆回来写的,那次只是从拉萨转机路过,坐了轻轨公交到了火车站飞机场,gay都真的名不虚传。

还是拉萨美。


喜欢看现实虐向的妹子:《晚安》这个是从14年开始的时间轴。

我真的觉得晚安是甜向,怎么总有人说虐?当初定位是甜虐来着,真的啊,我觉得最近都蛮甜的。

最后,最近一直在看哆啦A梦,是我。是我!有什么问题吗!



评论(5)
热度(15)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