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31

31.踪

王俊凯送了我一部手机,是啥手机不说你也知道。

我捧着包装盒心里卧槽卧槽的,想想也没啥好奇怪的,这瓜娃子送我啥总是捡贵的送。不要白不要。

他说以后别再掉手机了,又不是掉了一次两次了。

心里十分的虚啊。

其实没用手机那会儿感觉挺好的,至少能安心学习了。但长此以往肯定不是个事儿,工作人员也开始抱怨了。我只说没时间买新的,也没当回事。就一直拖着,差不多有半个月了。

也才俩星期嘛= =

我找妈妈拿回了旧手机,王俊凯送的就搁家里供着。

半个月以来第一次登微信,除了王俊凯的信息就是叶朝文的:“你英语报纸写了没!!!!!!”这是上周五的。

“哦语文阅读你写了不!!!”这周三的。

“王源你再不回我!!!!你看哈班群他们发的答案不对劲!”

往上翻好像都是差不多的,“明天约吗”,天知道是多久以前的明天。

“不约。”我回了一个。

“天啦噜你复活了??www我还以为你手机掉了。”

“没。”

“我和萌萌他们在女仆咖啡厅无聊得要睡着了。”

“噫。”

“她们不让拍照。你数学写了没?”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数学作业,“是第六题还是第七题不用写?”

“王俊凯在你旁边吗?”

手机发出警告,电量严重不足。

叶朝文也没有发新的消息过来。

自动关机了。

卷子上面,不管是第六题还是第七题,我都不会写啊。 


叶朝文约我出去。

说是出去,不过是在学校旁边的水吧,蹭着wifi泡一个下午罢了。水吧有迷你包间,还提供敲敲敲好次的意面和薯条。

去不去呢?他是清楚我的训练时间的,也不好搪塞啊。

去吧,说不定是我想多了。


“作业我带了,开抄么哥们儿?”

我在他对面坐下,戏谑地望着他。

“谢了,我带回去抄。”叶朝文无比顺手地把我的作业本往他书包里塞,眼睛没离开另一只手拿着的手机。

我抠着桌子上的木纹,闻到隔间的酒味儿。为啥水吧会提供酒,我也不知道,它就是提供了呗,还不是啤酒之类的。名字都挺高逼格的,二三十一瓶的,七八十一瓶的。虽然没买过,但看到那一页价目单总会多看几眼。水单是老板自己做的,翻得多了,好多页都是脱落了再粘上去的。有次我问他,干嘛不重新做一本或者打印一本呢,他说麻烦啊,怕麻烦啊。

当时我定了定神,合上水单跟他说要芒果汁。想着这就是人类的惰性吧,做事也好和人交往也好,其实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坚持才继续做下去,而是单纯地“懒得改变”吧。现状也只是“粘粘还能用”的地步,所以养成了惰性,就安安分分过日子了。

我们是不是也是如此呢?上班,上学,工作,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如果手中持有的并不是真正希冀的,是否“只要不是空着手”就能将就过下去呢?久而久之就不会思考这些无聊的问题了。我啊,果然还是太闲,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边嘲笑着自己,边把自己从回忆中扯出来。

叶朝文放下了手机。我张嘴去咬奶昔上的花式吸管,刚要咬住,它就滑到一边去了,很烦人。

我把造型吸管弯成圈圈的部分拉直,捣鼓了半天,也不如原来那个圈圈好看。

抬头,叶朝文看着我憋不住笑。

我看着他,“你今天有……”

能有什么事呢?无论有没有事,我都不想知道。我不想跟他谈事儿,我只适合跟他哈哈哈。不然就会露馅了啊,他也是我也是。

“王源儿……”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放在桌上待机的手机。

我咬着吸管等他说下一句,等了很久,才知道对话早已结束了。

隔壁间突然吵吵闹闹的,我好像缩小掉进他们的声音里,掉进人群里,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地突兀地待在遥远的地方。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啊?

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心跳很快,像是病理性的那种快,呼吸不过来。很难受。突然很想王俊凯。

奶昔太甜了,太甜了,我不喜欢这个口味,太腻了。我他妈平时没点过这个。叶朝文点的。以前他问我喜欢喝什么,我不记得自己随口答了什么。也没有特别喜欢喝的,不需要你特别招待,请用柠乐打发我吧,那样我会好受些。

“喂,那边有一个腿很细的女生,我看好了,留给你的,”我笑着说,“诶,现在别看,别看。”

他以前被一个女生告白,拒绝得很干脆,我问为啥,别人妹子挺可爱的,他说,腿粗。

“嘿,源源儿,”他眯起眼睛盯着我,“你莫列样儿(你莫这样),你搞清白蛮(弄清楚的意思)……”

“上次给你送幸运星的妹子,因为穿超短裙被隔壁班学生会的记了,哈哈哈,”我简直停不下来,我怕一停下就有什么东西掉进语言的缝隙里,那肯定不是啥好东西,“你知道不,隔壁那个学生会的。”

他喝了一口可乐,缓缓道:“我不知道啊。”

“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你就喜欢你妹。”他对话题不感兴趣,完全不感兴趣。

“唉。”

有些人就是这样,他永远不会正经,除非他自己想这么做。一旦他想,你就没法儿了,因为他不是没脑子的人,反而你才像是。

“所以你现在呢?”我想说现在对隔壁班妹子有啥看法。

“现在?啊?”他说,“王源,你知道我为卅子喜欢我妹?”

“为卅子?”

“不告诉你。”他先是看着桌子,然后看着我的眼睛。

“……啊?”

“你是不是喜欢王俊凯?”

“哈,你说卅子哟……”我眯着眼笑起来,双手握住了还剩一半儿的奶昔杯子。我知道我笑得假,你憋说出来嘛。

“源源儿,”他掰开我握住杯子的手,“什么时候长大?”

“你……你没吃药啊。”我抽回手,在座位上握成拳头。又怕他的视线,又忍不住想看他的表情,我以不太对的频率眨着眼睛。

“什么时候长大?”他简直想杀了我。

你知道的,你为什么还要问?还他妈问两遍?你知道的不是吗?我怕得难过得要哭了,我感觉我他妈站在一个孤岛上,叶朝文在不远处的船上举着枪,瞄准我。这种强烈的孤独感快让我疯了。我以为我会哭呢,结果只是鼻头一酸,然后就没然后了。有时候是这样的。

“我想……我已经……”我往椅子里挪了挪,想让自己笑出来。

我懵懵地看着他,心里知道不能懵下去。越知道不能逃避,却越躲得不行。

“源源,你有什么事跟我说,你别憋在心里,我们是朋友啊,”他说得轻飘飘的,生怕说错了什么似的,但还是努力地说了下去,“你最近总心不在焉的……我想……我想尽力帮助你。”

我终于笑起来,很安静的那种,但是却停不下来。

他没理我,没像我预测的那样显出窘迫,窘迫的反而像是我了。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事实上也许,的确如此吧。他说:“也许王俊凯不是那么乖。(方言大概是循规蹈矩的意思)”

我想钻空子:“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还想说什么。”他说。这一刻他真让我讨厌。

我也只有笑了。觉得自己像一个演出服裂了一条口子的小丑,偏偏还正走在钢丝上,动不得遮不得。

“王源。”叶朝文说,“王源你莫列样儿啊。我啷个晓得,你雄起蛮。我知道你很优秀,你……有你列样个朋友我一直很,蛮,我果得(觉得)你真的特别特别好……”

“你到底想嗦卅子?”我有点生气了,或者说很他妈不爽。

“冇得么事。(没什么事)”

“我作业还没写完,我先回克了。”我站起来。

“等一哈!”他提高音调,明明我还没走。我看向他的眼神一定不让人好受吧,他的表情有种湿嗒嗒的难过,好像我真的泼了他一脸奶昔还是怎样。

“对不起。”他眉毛向下撇,不知降了了几个八度,缓缓地、小心翼翼地把这几个字送出来。

我于是就不忍心了。这是王俊凯不曾有的,他每次跟我吵,总会实力摔门摔手机,冷着脸走掉,丢下我一个人,每次都是。然后我一个人担惊受怕,我一个人瞎想,我一个人惴惴不安,都是我一个。他从来没向我展示过他也在乎我。那都是在很久之后,久到作为道歉根本就不合格。我还能忍受多久呢,还能耗多久呢?我真的不知道。说实话很害怕,没有安全感。即使在那之后……即使是亲吻,又能代表什么呢,他可是王俊凯呀,我差点就忘记了,他可是王俊凯呀。

暧昧。霸道又无理。

我对着叶朝文瘪了瘪嘴,告诉他我没生气。哈,谎话。我还是走了。怎么待得下去?

回去的路上,脑袋里一直回响那几句话。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想到一句诗,怪文不对题的:空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第一章

评论(2)
热度(8)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