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30

王俊凯还是走了,他说今天家里真的有客人,他是偷偷跑出来的。

切,胆小鬼。

他问我微信为啥没回,我说手机掉了。

他从包里捞出几包零食,皱了皱眉说,本来早上吃这么油的不好……

我拆了一包,坐在床边翘起二郎腿,边往嘴里送薯片儿边望着他听他讲下半句。

他无语地瘪了瘪嘴,没说下去了。

我就傻呵呵地笑起来。

 

他扶着门换鞋,我家是备着王俊凯的拖鞋的。跟我妈打了招呼,就走了。金属门咣当关上,捏着薯片的手停在半空中,停了好一会儿,直到眼睛因为一直睁着而发酸,才继续往嘴里送去,使劲眨了眨眼。

妈的,空腹吃这些真的好难受啊。我又往嘴里塞了一片,剩下的丢到垃圾桶里。

夏天积留的热气绕着秋天的水珠,时间的砂砾卡在了意识的空缺里。从我房间的窗户望出去,正好能看到那棵银杏。世界变得空旷,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一棵银杏。你想走吗,不想站在这儿了吗?还是说,害怕迈出一步就折断了树枝,宁愿永生呆在这儿呢。

啊,你这位置真是好啊,不冷不热的,抬头就是天空啊,虽然天空很大,完全看不清楚,看不明白啊。

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感觉好像头发的空隙里都挤满了潮湿的水汽。哎,是秋天了吧,刚刚看到银杏前的草地,绿色中间夹杂着巧克力甜饼的颜色,已经要秋天了吧。季节啦,身高啊,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总是在变。

夏天和秋天之间的空隙,总是些不好受的天气,不是闷热,就是一下子冷起来。什么时候该加上外套,什么时候该换上长袖这种事,我完全不懂。

 

国庆放假,王俊凯说要带我出去。我本来极不情愿的:“我们的作业发了一张表,都安排到每天了。”

“找个好点的理由吧。”

“……”

我还真想了想,说:“我要带嘟嘟去打疫苗。”

“你不想……”

你不想跟我去就直说。

“王俊凯,你陪我去呗。”

 

我们是下午出去,我才走到单元门口,嘟嘟已经扑过去绕着王俊凯的大长腿转了三圈了。

他半蹲下来呼噜着嘟嘟的脑袋,我看着这幅景象心里有点,不好受。

“叫爸爸~”

我白他一眼,“王俊凯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他看看我又看看嘟嘟,然后对嘟嘟说:“那叫妈妈~”

天啦。

结果嘟嘟还真清脆地汪了一声,特别讨好的样子。

“哈哈哈哈我是嘟嘟妈妈。”

“那我是爸爸。”

“开什么玩笑。”

“你自己嗦的。”

他就勾过我的脖子,往自己胸前扯,像小学生经常做的那样。我们都笑得停不下来。

从对面单元里走出来一个高瘦的男生,看着我们表情有些微妙。

我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但不太想离开这个温暖的臂弯。王俊凯就把我搂得更近,小小的,得意的,勾了勾嘴角。

嘟嘟在前面撒欢儿跑着,时不时回头冲我们叫两声。

院子里月季淡淡的香味,(我不知道月季啥时候开,我瞎写的)顺着初秋干爽的风,把五脏六腑冲刷得只剩下了好心情。

哎,出来的时候不要随随便便登了这双鞋就好了,已经很脏了啊,要是当时有注意到然后换一双就好了。

就像水珠一般,或是像快要醒来的梦,像刚刚飘走的云,像过去的夏天一样:走路时迈的步子,眼睛看到的黄昏的景象,闻到的秋天的香甜的气息——这样一种“此刻”的感觉。迎面吹来的风,带着浓郁的情感,那种浓得发稠的感觉,阻碍着我的气息,使我不得不驻足而憩,而刚想要停下,又觉得一停下就会有什么烦心事似的,只顾着一个劲儿地向前走,心里盼望着风不要停。

处理完嘟嘟的事,王俊凯带我去了解放碑。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就是一座小小城,走也走不到哪去,就那么几个可去的地方。但是可看的东西,可感受的种种,是数不尽的呀。

街灯亮了。

嘟嘟跑上楼梯,我跟着它跑上去,王俊凯慢慢跟在后面。等他上来了,我说:“老王,你看,今天好像看得到星星诶。”

“哟,是嘛。”他抬头。

“诶诶手机借我,我拍一张。”

“拍不出来的。”

我不信,硬要他借我。结果真拍不出来什么。想想也是,怎么拍得好呢?只好用眼睛看了。

我看了一会儿星星,别说还真稀奇。平时哪有时间和闲情啊。然后深沉地,像是思考了什么重要的事似的开口:“王俊凯。”

“嗯?”

“等下我们去撸串儿吧。”

嘟嘟叫了两声,我说:“看嘟嘟都赞同我。”

“路边不干净,你没看到马路上哈是(都是)灰。”

“处女座。也有室内的好伐。”

“明知道不可能的事你干嘛那么执着。”

我被这句话噎到了,憋着怒气:“里嘿烦。”

然后我抛下王俊凯下了楼梯,走到一半又停住,回头等他。

他正慢慢走下来,看到我转身,突然吃错药似的飞奔下来,一下子勾住我的脖子,两个人晃晃悠悠走完剩下一半的楼梯。

其实我还是不清楚,不确定,不敢相信。那又怎样呢?顺其自然好了。怎么可能总是活得清清楚楚明明了了呢?我们看似没有改变,实际上已经板块重组了。但重组之后仍是一颗蔚蓝星球,没有变成一块石头或是一只麻雀。

这样想着,不免觉得实际上已经算是确定下来了吧。有什么必要说出口呢?我不会跟他说我稀罕他,因为他知道;他也不必向我这么说,因为我不稀罕听。

实际上那天王俊凯说的话我都记得,都在意,我想问他,又不好开口,就没问了。走路走着走着踢到一个石子儿,就一直踢下去,直到王俊凯被我搞烦了,一下子把石头踢开好远,沉到夜色中去了。


第一章 

梗解:

1.大哥拒绝跟源源撸串儿:也不算是解啦就是你们记不记得,鸡(偶像手记)里面源源说想吃烧烤海鲜,大哥说你不怕长痘啦你不要嗓子啦?好可爱~

2.王俊凯说自己是嘟嘟妈妈:狗的第二季好像是第一期,有个磨箱子里的东西的环节,源源摸到玩偶以为是嘟嘟,凯凯就在旁边说了句“我是嘟嘟妈妈”就是妈妈啊,ss还经常看到他俩半夜下楼溜嘟嘟,因为白天怕被跟,心疼宝宝。

3.夜游解放碑:这个是15年715的糖哈,15年的去年就是文中的14年咯,国庆,看我连时间都对上了。

4.关于下楼遇见粉丝:这个情节有听说过,瞎几把嗑呗。


///////////////////////关于更文

最近会在每周三,周六周日更新。每周两到三更,有时候会有四更,大概。

我真的不想很辛苦地去挖两年前的梗了……写晚安真的越来越需要精力,因为拖得太久,梗都过去很久了,私料干货,糖混屎,还需要各种时间线的串联……我就是会连顺序都特别在意的啊!!找梗很麻烦的!!比如今天就复习了一下午的糖and屎,完全没有写,光在找梗挖事件。

其实凯源本来就选择了不平凡的生活,本来就活在小说里了,我的文里点出来的梗是真的,随着剧情发展也有些不方便点出来就不会放到梗解,知道的就知道不知道的也不会少块肉,开心就好。

(有时候我听到的很多私梗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rio小说boy= =有的锤是比较硬的,又硬又戏……这就很凯源了。)

基本上大的框架也是按凯源当时的感情线来的,修罗场也有参考到,最著名的两次修罗场我写了一次就是14年暑假那会儿,还有一次比较早了。

其实整个文就是“还原”。说白了,很多所谓私梗早就被写烂了,为啥写烂还愿意写,那就是梗十分有戏了。我这里更加细抠了时间线……其实我也不是处女座啦。

当然,也许会有人觉得ooc,我只是还原大体的事件和我心中的凯源。

至于出场率较高的几个配角,其实都是有原型的,应该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就不说了哈。

之前因为个人原因,经常更得贼慢,只能说我真的没时间没精力那时候,那是无可奈何的。我也想快点更啊!老天爷就不能善待我一下吗……算了,老天我不叫你爷了,妈个比。

最后非常谢谢一直看晚安的几个妹子,卧槽你们竟然还在看??!!天哪……太不可思议了。

小红心和小蓝手看起来都很好点,点一下嘛

     最后的最后,       ???删除线???对我就问一下看到这的妹子,有没有从事模特行业的,走秀平面都行,能聊聊吗?  

     pc真的取消不了删除线!!!!我点过了没有用  


评论(2)
热度(15)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