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28

28.那些可能 
第二天王俊凯问我,跑哪去了,为什么不打声招呼。 
他在微信上问的。我看了看,关了手机。 
走出房间,阳光正好,妈妈刚摁下洗衣机开关。 
我打着哈欠,大声问早餐吃什么。 
“吃什么自己不会去买啊。” 
“……”很好,行,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妈~妈妈~” 
“回来顺带带一袋盐。” 
我朝妈妈的后背翻了个白眼,“妈,我手机交给你吧。” 
妈妈终于转身,像看什么一样看着我,“哟,囊么搞?” 
“影响学习呗。”我走过去,捣捣乱,收收衣服。 
妈妈边把我赶出去,边说:“那你那个,那个什么微博……” 
“哎,在公司发。” 
“小凯给你发呀,他有你蛮多照片的。” 
我瘪瘪嘴,回房换衣服,准备下楼买早餐。 
哎,到头来还是得去跑腿。 
 
我没有想,冷战,反正最后一定是我被教训,又跟小凯闹。我只想跟他做好哥们。说起来是挺容易的。不过只要努力的话,就算没法达到,也可以马马虎虎过得去吧。人啊就是爱瞎想,所有烦恼都是自找。 
我想好好对他,再也不闹脾气再也不瞎跑,像我对叶朝文那样好好对他。我可以不任性不开玩笑,可以认认真真做idol认认真真搞学习,不是说了嘛,人若有志万事可为。 
我想这还只是开始,老王到了二十弱冠,绯闻肯定嚣张,然后他会选妃似的从中挑一个妹子,白头偕老百年好合,我也会找个好看的结婚吧。就算现在想来可怕,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谁知道呢,说不定大家都被时光揉得失去形状,所以什么样子都行吧。 
这样想想倒还不错,不错不错。 
小面提回去大概要憨啦,买盐顺便买袋奥利奥吧。 
 
所以我是老远看到王俊凯,因为他高,帅,气场强,但是面对面时还是吓了一跳,我真不理解我自己。 
“……嗨。”是我说的。我想举起手跟他打招呼,刚举起来,才意识到那只手提着面,面汤就顺着胳膊流下去。 
王俊凯没管我,我就手忙脚乱地找纸,又没地方放面,他就自然地从我手上接过去提着。 
他戴着口罩,露出一双桃花眼,很有杀气的样子。 
我想说声谢谢,但实在太奇怪,就直接去拿袋子。 
“我帮你提着吧。” 
他看了看袋子里,面已经糊成一团了,于是露出十分嫌弃的表情,“你还要吃?” 
我斩钉截铁地说:“吃。” 
“别吃了。”他说,“回去我给你下。” 
我还只穿着长袖衬衫,今天是个阴天,突然感觉有点冷。楼下的银杏半绿半黄的,我看看王俊凯,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 
对话要怎么继续下去,关系要怎么继续下去,我要怎么继续下去。 
不会有谁来告诉我的,连我的心也不会。向来就是如此不是吗?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前进,只是盲目地迈动着双腿而已,想象着一切都会如我所愿而已。很多事情不像学习和舞蹈,努力了就会知道答案。 
王俊凯没有丢我的小面,只是帮我提着,往我家的方向走了两步,又回头来,像是确认我有没有跟上去,也像是询问我他可不可以过去。 
我愣愣地接受他仅有的温柔的方式,脑袋里空空的只晓得跟着王俊凯走。 
无论如何就这么走吧,被坑也是一起也挺好。 
转瞬又想起那些不好的,酸的涩的,于是犹豫着,抗拒着,挪着步子走得很慢很慢。 
我希望王俊凯不要注意到我,走远了才好。我又不想跟他一起走了。我觉得只要跟他一起,一定会走向最坏的结果,无论谁错谁对,一个错的加一个对的等于争吵,两个错误的前提得出来的结论当然也就必错无疑,剩下两人都对的情况是无法持续的。 
王俊凯看我摩蹭,也没说什么,合上了我的节奏。于是我反而觉得是自己不对,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去。 
 
我妈每次看到王俊凯都很高兴的样子,把盐递给她的时候她说:“今天做小凯喜欢吃的【咕噜也不知道王俊凯喜欢吃什么所以这里随便什么好啦】吧?” 
我敷衍地应声,王俊凯却说:“今天家里还有客人,等会儿我还是回去吧。” 
妈妈还是做了【baladudubi】,她占着厨房,到底那碗面还是没给我下。 
王俊凯问我要不要出去吃,我他妈才不要再跑一趟。 
“不吃早餐怎么行。” 
“王俊凯你能不能别老这样?”意识到的时候,话语已经冲出去,语气很扎人。眼里突然辣辣的难受。 
我不要再这样了,不要再被这种令人难受的温柔抚平了,不要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然后任由历史重复它自己了。 
我是真的想更认真地对待自己和对待王俊凯,不要再不清不楚地闹得大家都不好过了。我想要看得更清楚,更远一些,我想抛开那些从没让我好受过的心思了,像抖掉衣服上的一根刺一样抖掉它们。我不能再想,不能再想。在伤口上落泪,和在伤口上撒盐,效果是一样的呀。 
我本想和你好好唱一辈子歌,不行的话,我自己好好唱歌,你也要好好唱歌。 
“你什么时候回去。”还有明天呢,明天你打算怎么办,又像以前一样吗,又无端地冒出个小青梅吗,又自顾自地压制着我吗。我被你压制,我和你一起,是因为我喜欢你。现在想结束这种关系,也是因为喜欢你。 
我落入泥沼不是因为没有从王俊凯身边走开,而是走开得太多了。每次如此这般,都会想走掉好了。可是正是这种半吊子的决心,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反倒让我粘的更紧,也更不开心了。 
他像在琢磨我的话,又像在责备我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为什么我们手上都有枪,走得越近越危险,你还想再走吗,我不想了。 
他皱眉,好像有好多想说的,可最终什么也没说。他不会一直迁就我,可能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我了吧。这种不自知造就了我的羞耻感。反正我希望他早点离去。 
王俊凯终于撕破了那张温柔的外皮,眼里的光一点点乖戾起来了。他最后看了我一眼,直到看到要眨眼睛为止。他大步走向我的房门。 
我什么也没说,一句挽留的话或者驱赶的话都没有。我说了很多,从不曾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我也不知道,未来啦,梦想啊,这些到底该怎么办。不过无论怎样,往前走就是了。不可以止步不前啊,总纠结在一件事上,反反复复,来来回回,那样是没办法前进的。那样的话,时间对我而言就不是向前驶去,而是绕点画圈了。 
我真的不觉得可惜,真的这么果断吗?完全不是的。我难过得要死,可是再难过也得走出去。不然的话,我就会成为一个永远依赖着这点温存,依赖着叶朝文,依赖着那些热烈的、令人感动得要落泪的掌声的混蛋,这样窝囊一辈子吧。 
想起以前唱过的: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 
但拥有过那种可能,那种对可能的期待和失望,也是件不错的事。待到时过境迁,老来回想,舔舔嘴角,还能感受到当年的那股辛辣味儿,也是美事一桩。 
好想老去啊,像《董小姐》里唱的一样,好想飞跃到五十年后啊。人老了就不会想那么多,做那么多了,自然碰上的麻烦也少了吧。 
王俊凯离门口还有一步了,他没有回头看我。 
我也转向书桌的那一面,背对着门和王俊凯。我刚抬头看看啥都看不到的天空,肩膀就被人用力一扒,整个人都转了过来。 
王俊凯把我推到旁边的墙上,我们之间的空隙无限缩小,他的睫毛扫上我的眼皮,然后一口,咬过来。 
 卧槽? 
 卧槽? 
 卧槽? 
当时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 
不这么想还好,一这么想,因为受到惊吓所以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慌乱状态,只顾着胡乱挣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体型和力气都远在王俊凯之下。 
第一次只是挨到嘴唇就被我挣扎开,于是王俊凯直接抓住我的手腕,更加紧密地压着我,再次吻了上来。 
妈的…… 
这一次是因为看到我快要呼吸不过来,他才放开我,不知道是不是习惯性地还舔了舔嘴唇,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升温。 
一被放开,就想逃离,无奈身后是墙,左边是桌子,右边是王俊凯。What the……? 
我用手背挡住自己的嘴,方得要死,盯着王俊凯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切就像轮回般朦胧。 
王俊凯也愣在那,说不出什么话来。时间迈着沉重的步子。 
他突然道:“叶朝文,是你同学?”





《晚安》托更5个月,特此纪念。这还是2月的存稿,存稿蛮少了,我要死了。

如果我有网,如果稿子没丢,如果电脑没被藏起来,我,也不会存稿都拖到现在。

最近好忙,累。讲个笑话,昨天我坐电梯下楼,手贱把所有楼层都按亮,不要以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然后我出小区大门时,一个保安追上来,告诫我以后不要这么做。






hao……gan……ga……a……

评论
热度(14)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