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27

    27.我家大门常打开,啦啦啦啦啦啦~
“哎呀源儿,我还怀疑你家豆腐渣工程门框做矮了呢,看到你还是那么矮我就放心了!”
我一打开门,就被揉了一脑袋。
“你家有人没?”
“只有本全宇宙最厉害的神。”
叶朝文听了,放松了下来,径直走进去,没两步又停住:“诶,你鞋套呢。”
我脑袋闷着,“没事,反正地板矮,脏了也看不到它。”
“我看你枪似(像是)矮傻了吧。”
“那我看你枪似高傻了嘞。”虽然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叶朝文于是很自觉地往沙发上一砸,大爷似的叉开双腿:“源儿,我来找你玩。”
“看出来了。”说实在,不是很想理他= =
“你就不问一哈我怎么来滴?”
“风刮来滴噻。”我也窝进沙发里,拿着手机点开游戏。
“你能不能装作热情滴样子蛮?”
游戏初始化很慢,外面的冷风从窗户里刮进来,比起寒冷更多的感到的是秋天落叶的味道。有那么一秒,或是两秒,这个世界安静得不像话,以至于我必须动一动来确定我的存在。
叶朝文起身走向窗户,一阵拉窗帘的声音,随着动作又有冷风进来。然后是关窗户的声音,我第一次见到先拉窗帘再关窗户的人。他又把窗帘拉开了。有时候我简直不能理解他的智商。
“你就不问哈我哪么来滴?”叶朝文边走向我,边说。
我于是丢了手机,在沙发上盘腿坐起来,望着他的眼睛郑重其事地问道:“妖精,你打哪座山什么洞来,看俺……”
“哎,我要克我小姨家滴,顺路到你捏哈(这里)来抄下作业。”
我倒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回答:“数学我没写完,其他的over了。”
“哎,我也一样,”他快步走过来,夺了我的手机,“你莫老玩嗖机(手机)老,眼睛要坏滴,哎,你刚不是还在该桑(街上)蛮,你克买书嗲?”
他又把手机还给我,我抱着沙发的靠枕狐疑地望向他:“你哪么晓得哦?”
他于是拿出他的手机点开微博,说着:“我妹妹看到你哒,搁(给)我发了几十条微信哦。看她拍的你英俊潇洒的背影,你腿子哪么辣么细呀比我妹妹……”
“你以后要跟你妹结婚吗?”
“去不起德国骨科,但是你造我妹妹敲萌我跟里讲……”
我觉得,叶朝文的妹妹,有毒。
“那你克买了《金榜学案》没得?我忘买哒今天先借我复印哈儿蛮等哈儿。”
“卅子?”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你都克书店哒你冇买?”
“卧槽!”
我看了一眼钟,十一点十八,到书店……关键是还要写一个单元?还有半张难得一逼的数学卷子?周日要训练,那我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啊,要是不用训练就好啦,不仅可以写完,还可以记一下单词什么的……还可以玩手机一下什么的……
“那要么,等哈儿你跟我一起克买嘛?”我承认,我不想一个人出门,碰到某人,是主要原因。
叶朝文叹了口气,把手机装回兜里,一脸嫌弃地看着我:“你嗦嗦你蛮哪么恁么笨嗖笨决(你说说你怎么这么笨手笨脚)……”
“捏跟笨嗖笨决有卅子关系?窝斗四(就是)忘哒……”

当我们一起坐电梯下楼,当我们浪费时间去逛文具店,当我们终于来到书店却被告知没货了,有一种真实感铺在我的脚下,让我踩每一步路心里都很踏实,甚至会有点温暖。
我会尽我所能地对他好,我想要跟他说最好听的,带他吃最好吃的,想要放学一起走。但是啊,并没有真正接纳他,更不用说真正做到敞开心扉了。我只是想随便留住一个人,好歹陪我长长短短一段路。
好自私,好低劣,好可憎啊。
一边感到愧疚,一边无法停止说出甜蜜的谎话,一边害怕着掉下去,一边踩着摇晃的旋梯,要到哪里去呢,我到底想到哪里去呢,我一点也不知道,因为不知道,又感到痛苦。
像这样子,纠结得缩成一团,又不得不往前进,大概是又好笑又难过的事情吧。
我哪有看上去那么百毒不侵,那么乐呵,有时候只是不想让自己烦着,就逗逗乐。
有时候我会很恍惚,就像现在,我甚至带叶朝文去王俊凯经常带我去的茶餐厅,因为是中午了,因为我饿了,因为我在下意识排挤某种感觉,我说不清楚,我说了我很恍惚。
我会突然蹦出把自己吓一跳的想法,我想要是王俊凯像叶朝文这样温柔就好了,或者,如果叶朝文是弯的就好了。
想了想,觉得不对啊,绝对不对啊,不是这样的啊……可是还能怎样呢,我太他妈尴尬了,我怎么这么恶心啊。
叶朝文坐在我对面点菜,他比王俊凯要高,没有刘海,眉眼是和王俊凯完全不一样的好看,可是故意不仔细看,故意放纵自己的话,也可以看成一个人啊,好像啊。
我吸毒一般依赖着这样一个身影,又觉得自己很恶心,连忙低下头不去看他,我告诉自己再看一眼你就死了,王源你就死了。可是紧接着,眼睛脱离了大脑的控制,飞快地瞄了他一眼。
那一刻就好像被什么重重砸了一般,眼前发黑,一时缓不过来。心里的难过要溢出来了,我还以为,我有很高的堤坝呢。我怎么这样啊,怎么这么他妈恶心啊。
想想这阵子,这学期,这一年,我都干了什么啊,干了好多蠢事吧,也和王俊凯吵过好多次吧,很有几次听写没过关吧,还有好多好多事没有处理啊,真你妈累人啊。
结果想起历史老师印在卷子上的一句话,如果错了很多,不要伤心,不要难过,因为错更多的日子还在后面。
我当时就吓坏了。
干嘛要让我会唱歌啊,干嘛要让我遇上王俊凯啊,作什么妖嘞,我他妈怎么活得这么尴尬啊,真是好想什么都不管了什么都不干了谁都不见,让我安静地死去不行吗。
“王源?王源?”
“嗯?”我猛回神,叶朝文正看着我。
“我点好了,给你点了甜品。”
“嗯……”
“……你好像有事儿?”
我怔了怔,翻了翻衣领:“没啊。”
“真没?”
我望着他的眼睛,眼里干涩得疼,笑了笑:“真没。”
橙汁端上来了,他从服务生的盘子里拿起,递给我。

晚上睡觉前,我脑子里还盘旋着历史老师的话。
头发没有吹干,其实一直就没有吹干的习惯,只是被某人看到的话,会被揪住乱吹一气。
突然不想玩手机了,我脑子里有个想法扭扭捏捏地走出来,过了半分钟我决定执行它。我从床上跳起来,坐到书桌旁复习错题。
如果多努力,成绩就会提升。学习是这样的,付出了总有回报。感情就不一定了。倾其一片海,得到的也只有自己干涸的海床。

评论
热度(9)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