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22

  22.两个许多年的朋友

也许是太累了,闭了眼有种灼烧的感觉,便不愿再睁开。耳边是均匀的呼吸声,身旁是真实温暖的肉体,有种微妙的满足感,说出来会觉得羞耻,闷在心里又骚动着,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点点没出息。

王俊凯的一只手环上来,我一个激灵,挡也不是不挡也不是,在做出选择之前困倦先把我带走了,于是乎就被王俊凯圈牢了一整晚。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混乱的梦。本以为王俊凯会出现在梦里,可至始至终都没出现。我极少梦到他,即使整天想着他。可说实话,我害怕他出现在梦中,怕那是什么我不能解读的暗示,这比毫无暗示,更可怕。

醒来的时候,眼睛很疼。

 

 

“去看电影不?”

九月的开头,阳光灿烂,有些没谱儿地照耀在雾都上空。粉丝送来的秋装,又有很多很多是和王俊凯的一对儿的。

“好啊”

公司的小沙发上,真的是很小很小的沙发,我懒洋洋地回着王俊凯的微信。

“/呲牙”

“484傻/微笑”

“你想看什么”

“速度与激情”

“好”

“哦”

“什么时候去”

“随便啊”脑袋一转,“我们除了星期五下午还有时间吗(╯‵□′)╯︵┻━┻”

“那我去接你”

“不用”

“嫌弃我”

“……”

“你嫌弃我”

“我嫌弃你”

“那不去了”

“哦”

 

“王源儿你会跳了似哈!”

王俊凯把手机往沙发里面一扔,张牙舞爪地扑向我。

“憋憋憋你起开你让哈……”我拿手臂护在胸前乱挥,却马上被抓住了双手手腕。

他好玩似的坏笑着看着我,早已习惯了,不过是寻我开心的小把戏。

想到这里,嘴角撇了下去,一副任人鱼肉的样子,彻底脱了力。

王俊凯大概也觉得无趣,从我身上下去,砸回沙发里,摸出手机戳戳戳。

“那我去接你哈”

“王俊凯,我真不觉得面对面发微信有什么意思/拜拜”

王俊凯盯着手机放出了虎牙,笑着笑着又扔了手机来揉我的头发,说:“你不懂,这叫情趣。”

我恶狠狠地打掉他的手,情你大爷。

他笑得更嗨了,啧啧啧,快把你虎牙上粘的炫迈抠下来。

 

周五下午放学,照例绕到后门躲粉丝。因为我家离学校太近了,走也就五六分钟,实在没有接的必要,平时上学的日子公司就没给我安排车。只有王俊凯因为家住得远,才有车接。

摸出手机取消静音模式,被王俊凯的未读消息吓了一跳,三十几条,全是诸如你在哪我到了之类的内容,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从听写过关之类的队伍中溜出来的。

拨了个电话过去,没接,估计是太吵。

再拨。

再拨。

这根本不是挂念也不是固执,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攀比情绪在作祟,我也要给他戳好多的红点点,烦死他。

王俊凯拨了过来。

“……喂?”

“源源你在哪滴蛮?……”

“啊?后、后门啊。”大概是那边太吵,刚刚我听错了什么吧。

“我在水吧等你哈,蒿多人。”

“哦……”

那边挂断了电话。

我们买的是夜场,之前应该可以跟着凯哥混顿饭。但我知到怎么都混不到最想吃的。我想撸串儿,王俊凯老不让,说什么油烟大又辣又不干净对嗓子不好对胃不好,我妈都没这么管着我。

水吧就在后门附近,周围零零散散几个面熟的私生,应该是本地的。其他都是学生了。我摘下口罩帽子从她们背后绕过去,反而没被注意到。

到的时候,王三岁正咬着吸管盯着手机,坐在最里面的位置,像个等妈妈来接的小孩儿。

我把书包往他对面的椅子上一扔,向他勾勾手指,“跟哥走啊。”

“你说卅?”

“走了噻……”

王俊凯把一杯打包了的奶茶往我面前推,“草莓味。”

“撒子?”

“逗你的,香草味。”他就咧开嘴笑起来。

记得蛮久之前,有个男生向他打听我喜欢什么口味的点心零食,王俊凯作死地答了句草莓味,后来我的课桌总被各种草莓味的零食塞满。不知这事怎么就传出去了,几乎全年级的妹子都以为我喜欢草莓味了,说娘的说可爱的各占一半。当时还一头雾水,后来把满书包的草莓巧克力倒在王俊凯怀里他笑疯了才晓得,呵呵,始作俑者。

他就挺得意的对我说,你看你其实喜欢香草味,就我知道。

那还是13年吧。

然后这个草莓梗他就笑了一年。

 

他起身,单肩挎上书包,无比自然地向我的书包伸手,瞥了眼我又缩回手,在桌角蹭了蹭,拎上我的奶茶,叫我跟上。

我特想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给他拎着,反正我也不跑。又想什么都自己拿着,万一他有天不拎了呢,我不得一下子适应过来,那不好受。

我跟在他后面,一步的距离,就是不跨上去,特别傻逼兮兮的看他会不会回头找我。

他看了几次,伸手把我拽过去了。

挺开心的,就为这么点小事。

重庆初秋的下午,从天上蹦下来的热气张牙舞爪地砸向地面,又反弹上去,像从熔岩的地底蒸发出来似的,只要你站在这地上,你就逃不掉,逃不掉这热气。这热气缠着人的四肢不放,倒不像是自己在走路,而纯粹是被发热膨胀的空气给挤到前面去了。到处都是牵着小孩的家长和忙得不亦乐乎的小摊,周五的气氛一下子松懈下来了,一松懈,就散开了,跳起来了,热热闹闹和和乐乐的样子。地砖的颜色似乎都比前一天鲜艳几分。

天空是赤橘色的,在晚霞的渲染下渐变成绀紫绀靑,如散出的绫罗绸布般向天空高远处扬散,渐渐地被大气兑薄了,只在楼房房顶落下褶皱,颜色便被堆砌得深一点。太阳的对面已现出了半个月亮,傍晚的生机全部揉到饱满多彩的云朵里去了,一直被送往遥远炽热的星球边上,烤得暖烘烘的,边缘透出金色的光辉。我突然觉得自己飘到了遥远的太空上,看着夕阳余晖下的这一抹大地,小巧,充分,永恒。

这样的傍晚,大概是适合跳华尔兹的。

我就随口说说,天知道华尔兹怎么跳,反正是两个人一起跳的。

 

影院里暗得只看得到王俊凯发亮的眼睛,我有种在这么昏暗的环境下还能看到他逆天的睫毛的错觉。

我们坐在靠右前方的一个角落,本来上映了好久的片子,就没多少人看,小旮旯里几乎前后无人。

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气氛太舒服了,总之我昏昏欲睡,荧幕上的画面闪来闪去,声音和画面都渐渐远去,我听到的是六十年代的广播喇叭播出的声音,每个音节都感受到了,却没有捕捉到它的含义。

电影我没看全,重要的地方倒是都有印象,也许是每到重要情节就哐当啪擦哒哒哒的缘故。后半部分完全没了印象,早知道昨晚不熬夜写物理卷子了,老师今天根本没收。

王俊凯戳着我的脸叫醒我的时候,大屏幕上正滚着职员表。

“你是不是熬夜打撸了,精神这么差。”

“你源哥是熬夜写作业了好吗。”动了动脑袋,才发现自己一直靠在王俊凯的肩膀上。稍微有点窘迫,为了掩饰就夸张地伸了个懒腰,人却软塌塌地陷在座椅里起不来。

王俊凯一手托着半袋爆米花,一手拉我起来,“不会我教你。”

我揉揉眼睛,半应付地说着:“好好好……”

“源源?”熟悉的声音,我一个激灵,刚准备挂在王俊凯身上的身子瞬间有了力气,站稳了。刚睁开的眼睛在还算昏暗的环境里看不清对面的人,全是一片白花花的。无所谓了,反正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脑袋里还紊乱着,考虑不了什么,只是肌肤感觉到空气冷了几分,也许是刚睡醒的缘故。

 

P.s.:题目是我当时听到哪句歌就随便取的。

下章  

评论(2)
热度(10)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