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21

我妈出去后,我憋了一肚子火气烦闷,直往床上砸,反正就是烦的不行行了。这时候一块兔子苹果不识时宜地蹦到我眼前,“阿姨切得挺好看。”

说实话我不太想理他,就没理。

“尝一个。

“还可以,你不是喜欢脆的?

“……唉。”

王俊凯把那块苹果送进了自己嘴里。

之前王俊凯来我家蹭饭,帮忙准备了个水果拼盘,学着动漫里的样子切了个兔子苹果,我妈就一直夸好可爱,从苹果夸到王俊凯心灵手巧家务万能成绩优秀人见人爱花见花开balabala……

王俊凯丢出【just特殊的削苹果技能】大师球,成功捕捉【我妈】×1。

我两条腿挂在床边,有些不安地晃荡着,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胡思乱想。捕捉了神秘的神奇宝贝的小凯一行人,能否顺利拿到彩虹馆的彩虹徽章呢?

王俊凯坐在我旁边,似乎在解决着果盘。我老看着天花板的灯,再看什么都有个灯形状的色块。

蓦地,一个冰凉的块体塞进我的嘴,反应过来那是苹果,一边嚼一边想,差点没被噎死,真·简单粗暴。

我张开两臂在床上摸索,碰到王俊凯了就缩回来。摸到了手机,刚侧过身子,王俊凯又戳了块苹果伸到我嘴边。

我放弃了什么似的叼过那块苹果,有点闷闷的酸,脆的,凉的,嚼了嚼,甜的。

如果再不撤,我相信王俊凯有那个闲心把整个果盘喂完。这种感觉估计就跟喂兔子或者喂仓鼠差不多吧。明明是自己贬低了自己,我还是生起了王俊凯的气。

滚到了床的另一边,抓着手机翻啊翻啊,一边想王俊凯咋没动静了呢,扭头一看,他竟盯着桌上摊开的英语课本,皱着眉,虎牙蹭着下唇,咬着,又滑开。

我突然就松懈了,不想再倔着了。

同时,一种无力感贯穿了我。明明是他先……

越想,思绪就越模糊。我只觉得,反而他来哄我,好像我错了一样,而他大人不记小人过。又好像本来就是我无理取闹,他又没怪我,结果到现在好像还是我一个人生闷气。

这么想着,身为男子汉的那一点自尊要强,也被一举击破,不爽。

我也找个女朋友吧。这个想法就这么蹦出来,把我吓了一跳。

“你在看撒子哦,看傻了吧。”王俊凯合上书,望向我。

“啊?我,我看啥……”才发现,完全不知道自己拿着手机干了什么。

王源儿啊王源儿,你完败了你晓得不。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王俊凯,身上套着我的t恤。备用的灰色内裤。

我瞥了他一眼,“把裤子穿斗。”

“没裤子啊。”

“……”

“你在,害怕,什么。”

“王俊凯你把你书收好莫哈(哈=全)丢到我床上,我还要睡的好伐。”

“……你衣服,有点小。”

“你可以选择……”我把“不穿”两个字生生咽了回去。

我见他不动,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收他的书。

王俊凯倚着墙靠了一会儿,突然说:“那我之前那套睡衣咧?”

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抠了抠床单,走到衣柜前抽出了王俊凯的睡衣。像童装,我觉得。不是衣服幼稚,是他穿上睡衣特别可爱,特别是早上刚起来,头毛乱作一团,眯着眼撩头发的样子,软得一逼。

王俊凯中考期间,为了节省路上时间,是住在我家的。其实说是住,接触的机会也少。王俊凯下了晚自习回来也是累得不想说话,洗了澡就睡。早上又起辣么早,为了能和他一起出门,我可是很……很,唉。

虽然快要入夏,早上上学的路上还是有点冷的。为了体育中考的锻炼,小凯早上经常会跑去上学。路程也不长,到了街上他就停下,我总问他不冷吗你?我就看着风从他领口灌进去。他笑我:不热吗你?因为我总是把外套拉链拉到最上。然后推推搡搡,最后他勾过我的脖子,往他怀里撞,那时候他还没比我高多少,我一侧过脸就对上他的眼睛,一下子像什么尖尖的东西掉在心上,有那么半秒钟恍如梦境。

我移开视线,看着延伸向前的人行道,开始期待夏天。

晚自习作业没写完的时候,他就在我床边的书桌写。他总是把台灯调暗,然后按得低低的。我缩在被子里,看他被台灯照着的侧脸,逆天的睫毛,拿笔的指节突出的手,没做造型的软塌塌的头发,本想跟他搭话的,又怕影响他做题。更多时候,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好像有好几次,我梦到他给我掖被子,脸凑得很近,再往后就不记得了。

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被台灯灯光包裹的侧脸。没有现在线条分明,却莫名有种暖烘烘毛茸茸的感觉,就是个你可以随便伸手揉他头毛,他会反过来呼噜你一脑袋的小孩儿,一个比谁都天真正直,还傻乎乎地相信没有到不了的远方的傻白甜,一个可爱柔软得要命,还偏偏耍酷学着承担,学着保护,学着很难很难的方程式的半大少年。这样的十四岁的他,烙在我脑海里,就像深海里熠熠发光的什么东西,在幽暗的峡谷深处飘来荡去,发出铃铛般清脆的声音,让我无法忘记,想起来好像就在眼前——还是个孩子啊。

我那时候也很无措。见面的时间是一天天减少,公司的活动也不参加了。而我除了挂念什么忙也帮不上。看他发微博,趴在一堆作业上,我想起来他的那份卷子啊,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绿色笔记。

他说不想用红笔,看上去错一大片,烦。

我说你这样会不会以后就讨厌绿色了……

他伸手揉我脑袋,说,不会,怎么会呢,肯定不会。

 

偶尔开心的事是,他有次回公司拿东西,我们正好在录狗。他从摄像后面走过去,说了句“我回来了。”

我当时看着他,一下子忘记主持。缓过神来,他已经回休息室了。于是开始游戏环节,是特别傻逼的撒糖游戏,我一直在想明明说撒糖特么谁准备的辣么大个的果冻,砸死人啦。反正大家都拿个筐儿,谁接的糖多谁赢。

王俊凯来凑热闹,义务撒糖。后来我赢了那场游戏,刘一麟他们说我作弊,理由是丢糖的是王俊凯。

现在想起来,一点也不好笑。

 

“……王俊凯。”

洗完澡回房间,王俊凯又是那副大爷姿态,翘着腿躺在我床上,拿着手机刷。

“客房被子没晒,阿姨叫我睡这就行。”他头都不抬一下。

左一个阿姨右一个阿姨,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是吧,要不是看外面乌漆抹(mā)黑(就是很黑的意思)的怕你一花样少男走丢被拐被绑被那啥,我,不,我妈能收留你啊。

……脸真有用。

我嫌弃地把肩上的毛巾丢他一脸,拉开书桌旁的椅子坐下。王俊凯少见地没有把毛巾丢回来,只是对着手机傻笑。

我在心里对他翻个白眼,虎牙你冷吗。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坐在书桌前并没什么事可做,只好抽出一本字帖来描。

描着描着也觉得没意思,不管不顾地直接滚上床,裹着被子把自己弄得像竹筒粽子,缩进去只露个眼睛看着王俊凯。

“你好歹分我一点被子啊。”他这么说着,扯扯我的被子,然后啪地把灯关了。

 

梗解:

1.小凯中考住源源家:是真的。

2.撒糖作弊:貌似是土狗14期,我也记不清了,当时b站弹幕空耳君发现的,很炸。王俊凯那句“我回来了”也是各种把耳机音量调到最大耳朵都要聋了听到的= =反正蛮多人发弹幕说听到了。

评论(13)
热度(16)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