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18

上章

18.人际关系

他打量着我,好像扫描一般,确认我的存在,我还没跑,然后开口说:“去年在机场,你找我问路,我碰巧带了相机,拿你试了张光,我说回去发给你来着。”

“啊,我想起来了!叔……”

叫叔叔不太好吧……虽然当时我好像就是叫的叔叔……

“我姓李,李昊东,不姓……舒。可以的话,叫名字就好。”

“你现在读大学?”

“嗯,大一,摄影专业。现在想约你拍正片都约不到啦,那时候竟然还只是试光,你那时候看起来好小,好像在读小学。我还以为是个……小学生。”

我总感觉他要说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子= =不过去年我的确是小学生,13年嘛,王俊凯初二。

“唔,今天谢谢你了。”

“嗯对,你刚刚说有人接?”

“嗯……”

“是……”

     我没注意他后来说了啥,刚刚打雷了,我扭头看向门外,已是暴雨滂沱,豆大的、圆溜溜的雨珠从房檐上滚下来,砸进门前的路槽里,击起不小的水花,玻璃门外侧的底部已全是泥水印子。一边感叹着这破地方实在寒酸得可怜,一边担忧着雨一时半会儿看是停不下来啊。

     “王源儿?”

     “啊不好意思,你说什么?唔真是蛮冷的……”把目光从玻璃门外转移到他身上,又抬头本能地去看他的脸,只见他眉微扬,撑长了眼皮,眼睛略带疑问地看向我。嘴唇是好好闭着的,显然不是刚开口叫人的样子,就差摊手耸肩你在嗦卅了。

     他向我左侧瞟去,目光在那里盘旋着。还不等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只强有力的手掌已经按上我的肩头。是按,不是搭,是要拐卖一样的,禁锢地按着。

“你玩好啦?”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不带上调笑,不带上酸味和责怪,甚至不带上亲切的招呼。其实我真正的心绪哪只这三种,千丝万缕细细密密埋在这儿,就在我心口,堵着绕着,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它们都抽出来,留下最简洁的话语,还不能给看出来短短四个字我费了多大功夫又他妈多累多委屈,我图啥呀我。

你好像不仅仅有我,我也只好装作不在意咯。

但可怕的是,王俊凯的体温实在烫人,是吹空调的缘故吗,总觉得不太对劲。

不对……这是……酒味。

低血糖可以喝酒吗,反正对身体不好吧,我想转过身去查看他的脸色,肩膀却被死死箍住,动弹不得。突然一股强烈的自我厌恶涌上来,我管你他妈死活,爱喝喝,不看看是谁灌的。

“没玩好,”他把热乎乎的、带着辛辣酒味儿的热气喷在我耳旁,湿掉的头发蹭着我的脸,“你都不陪我玩啊。”

我假装没听到,假装李昊东也没听到,试着推了推王俊凯,他却捏住我的耳垂警告我别乱动。突然陷入一种绝望中,我根本没法预料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王俊凯抬头,语气很尖锐:“人我接走了,他等我的。”

他等我的,我接走了,好像我该等的,好像他一定会来似的嘿。

李昊东愣了一愣,看了眼我又看看王俊凯,转我说了句:“路上小心点,地滑。”

我尴尬得不行了。

我真怕再待下去王俊凯会一口咬了我还是怎样,他有这么做的自由,虽然并没有这么做的理由。他谁啊,凯利旺啊,歌乐山山大王啊,他小公举啊,他想咋地不就咋地了,谁他妈知道他几个意思,说不定就是没意思,他乐意,就这个意思。

“他摔了我捞着。”王俊凯脑袋歪在我肩上,斜眼看着他。

“那,你们都小心点。伞前台可以拿。”

我赔了个笑。一定很僵硬很难看。

王俊凯摆摆手,箍住我的手从我的脖子摸索到衣领,捏着外套拉链往上划了一点,“我们有车接。赶时间啊兄弟,源源我带走了。”

李昊东的脸色有点难看了。我只好比着口型对他说“他喝多了”,又做出十分抱歉的表情。在王俊凯“搂”着我的肩膀转身出去时,我扭过头,他终于露出理解的表情,向我挥了挥手,还做出call me的手势。

我于是条件反射地挣出王俊凯的桎梏也向他挥着手,挥到一半却被王俊凯扯着袖子缩回来,被他抓着那只手,放在虎牙下狠狠咬了一口。

“王俊凯你是不是有毛病?”

他意外地没有跟我吵,而是一只手艰难地从书包里抽出雨伞打着,一只手还箍着我不让我跑。

“你认得?”

“哈?”

“啧,”他撑开雨伞,还是一直用着的那把,“你认得?”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是没听清而不是没听懂嘞。

“差不多。”其实我本来想跟他冷战不说话的,不过想起这件事是说出口以后了。

“什么叫差不多?”他转过脸盯着我,却好似有雾气在我们中间,我看不清他的神色。也许是下雨的原因吧。

我沉默着低着头走了两步路,“我干嘛要跟你汇报?”

我不是故意挑战他底线,说实话那没有什么意思。他生气我见过,撒泼我见过,赌气冷战也见过,现在我就想他平平静静的,不要和我两个裹不清白,麻烦,也累人。有什么不清白的呢?清清楚楚了,自找什么麻烦,自寻什么烦恼呀。

无非就是,人际关系。

 下章

评论
热度(7)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