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 《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17

“啊?”我楞了吧唧地任由条件反射支配自己的语言。说是对未知的恐惧也好,思维的断裂也好,总之当时我紧张得要死,不知该往哪里看去才好。

以前在学校,也有这样的人找过我的麻烦。虽然后来解释清楚是来帮多个亲戚要签名的,一个人不好意思就带了一帮哥们在我教室门口堵着,但那时的恐惧感却仍清晰得恍如昨日。

面前的少年伸出手,我往后退了一步,后面的几个哥们就唏嘘起来了,依稀还听到有人骂了他一句“禽兽”。

“我是不是吓着你了?”他示意他们先回避一下,稍显局促地调整了一下站姿,掩饰地笑道:“我就是长太高,其实面相也不吓人的……”

这是卖萌吗?我等着他下文,又战战兢兢地想跑,没用如我。

他示意我看外面,雨下得很大了。

“看你没带伞,一个小孩子杵门边上怪可怜的……我送你啊。”

“啊?啊,不用的,不用的。”虽然看上去不是很可怕,但还是少接触的为好吧,“谢谢了,真的不用,我等人接。”

后半句我说得很浮悠,很心虚。

“你怕撒子哟,”他笑起来,“你怕撒子蛮。我又不是坏人。”

“嗯、嗯……那个……”

意料之外的,那男生突然一手横在我面前,撑住玻璃门,挡住了我的去路。他几乎的钻研般地看着我的眼睛,问我,“王源儿,你真的不记得我?”

你他妈哪个啊?

“记得记得……”这算是求生本能还是条件反射?反正当时我都快吓傻了,不是怕他做什么,是这儿可是门口啊,可是玻璃门啊,被拍下来我他妈@$@%@#$^#%&&&&#$$*()!@#$%^&*(_AAA!!!

“莫骗我咯。”他又笑起来,牙齿平平的,没有虎牙;眉毛却撇下去,使这个笑容没有那么可怕,而是有种干笑、苦笑似的感觉,我也说不好,但他的表情好像能使我内疚似的,因为我真的不记得他,但可能,可能我们真的有过什么交集。

倒不是因为害怕,也不是因为担心被拍,纯粹是他身上烟味太浓,我实在受不了,便脑子一抽转身就跑。艹,是我动作慢了吗,还是从他跟前逃跑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呢,我的手臂被抓住了。

我满脸痛苦地回首,那男生却一脸“我也不想这样”的样子,好像只是拉住反常的朋友,好像真的与我认识了许久,我的什么都懂一般,这样一来,我对他的畏惧又加深了几分。

“王源儿……”他缓缓道,“你这样我很……”

很啥啊?很啥啊?我确实挺急又蛮方,没工夫接感情戏,只把戒备的眼神投向他。我已经感到事情的不对劲儿了。

他放了我的手腕,叹了口气,揉揉眉心。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跑啊,快跑啊,你他喵的倒是跑跑跑啊啊啊啊!可不知为何,好像有一根魔线拴着我似的,我的脚粘在地板上就是走不动。

我边揉手腕边抽空打量着这人,其实除了身上一股烟味酒味真看不出是混混,兴许真不是呢?不过那身后跟着的那群黄毛又算啥啊?好费脑。

他格子的确高,保守估计也有一米八五嘞,按真实值算穿个鞋一米九……我在他面前就像朵大树边上的蘑菇似的,豁然开朗为啥刚刚我跑不掉,跑掉就有鬼了。

说真的,他长得有点像新疆人,发色较浅,整齐干净地理好了,没有染也没有留些怪异的发型。杂乱的刘海下是新疆人的那种很立体的眉骨,眉毛跟头发一样颜色较浅,平整而末端稍向下透出那么点人畜无害的无辜来。眼皮一单一双,跟王俊凯一样。双得不明显,浅浅的平行式,所以也没有大小眼啥的。他眼尾也很长,是下垂眼,跟王俊凯恰恰相反。鼻子英挺,嘴唇很薄,唇色很淡,脸上也干干净净的。不过话怎么说来着,人不可貌相,爆米花不可斗量啊。

你说我为啥不走?外面下着瓢泼大雨,放眼望去没有一家可供避雨的近一点的甜品店啥的,五六点钟,出租车交班,最多能搭到摩的。下这么大雨这个跟未开发地区一样的鬼地方跟本没有摩的好吗?要么回去找温雅然他们?我才不要。

所以眼下我是处于一个懵逼的地步的。

妈妈,我做错什么了我。

我做点好事积点德送个电话我……我就不该帮王俊凯送手机!

这叫什么,人善被人欺!也不对,哎反正就是……

正当我在心里狠狠鞭挞着王俊凯时,那男生把我扯过去,在我手里塞了点什么东西,就算本能地想拒绝,人手还搭着呢我也不好意思撒手不是。关键是我抬头向他投去疑惑的眼神时,他一脸怅然无措的样子,我心里一惊,莫非真是我忘了以前的熟人了?那还了得……不会被想成人红多忘事了吧,那我有口也难辩了,简直想哭!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围圆场吧:“那个,你,给我的啥啊?”

“……小票。”

“啥玩意儿?”

“刚刚这边前台说,一次性两百以上的小票可以换雨伞。我这刚好有,就怕你不乐意我送。”

“你给我了?”

他点了头,大哥哥一般捋顺我的头毛,说:“你要是淋着肯定会感冒的,现在赶巧交班的时间,的士又不带人,公交你怕是不愿意挤吧……既然你说有人接,有把雨伞备着也是好的,他什么时候来接你?来不了我也可以送送你,你一个人怎么回去。”

他语气温柔而又小心翼翼,就像在搬运易碎物品一样。突然有种暖暖的感动,就算是以前的同学什么的,能这样对我也是蛮让人受宠若惊的。就像你明明打算待在角落孤独终老了,还是有那么几个你也不怎么上心的朋友拉着你合照。于是愧疚的苗儿便从心里噌噌长出来,还带着些小刺儿,把你扎得很不舒服。好像我得到的远远超出了所付出的,令人惊喜又受之惶惶。

我珍而重之地把他给的小票展开又叠好,有些窘迫地笑着道了谢,“那你要不把电话号码给我吧,我好还你。”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虽然已默认是认识的人,但电话号码什么的哪能乱给啊。

“哎,你不是有我微信吗。”

啥?

“忘了也就算了吧,一把雨伞还啥啊你还。“

下章

评论(5)
热度(7)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