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 《白》现实延伸向 短篇完结

地板冰凉。是月亮把它照凉的了,望着落地窗外一轮白月,我这么想着。

我告诉自己要保持清醒和冷静,可每一束凉风却都如醇酒似的不叫人醒,偏叫人昏沉。

可能会感冒吧。我就想起十四岁和王俊凯去台湾,也是严重的感冒。我就好想好想好想回去,我想缩进那个小小的十四岁的身体里,能多笑几年笑几年。哪怕有苦涩的有坎坷的,我多想回去啊。

我看着那月亮,突然,又不想回去了。反正无论从哪里走,最后都会走到这里。都会到这个地步的,不是吗。

那些声音在我脑中交织着,成了舞钳的怪物,揪着我心上的肉,心尖儿痛得要哭出来了。

所以当我看到王俊凯的时候,我是真的要哭出来了。我说过我八岁起就没哭过了,王俊凯就说,那是在外人面前,你在我面前都哭过多少次了,每次不是我哄你。

我告诉自己要冷静,王源,要冷静。

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直接扑向王俊凯,然后像每次搂他一样,又和每次搂他都不一样,死死地、紧密地、不留空隙地抱上去。

他吃了一惊,抚上我的后脑勺。

这个怀抱怎么可以这么温暖,这个人怎么可以有这么好闻的气味,月光为什么又这么冷啊。

“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

带着哽咽的声音散在空气里,空气就凝结变硬了几分,好像没办法走动了一般。

“王俊凯……”

我脸上有冰凉的东西。为了掩饰,我不断地在他领子上蹭着。

“王俊凯……”

我环紧他的脖子,吻上去。

“源源?”他被我带着,倒在了沙发上。

只是想更接近,所以搂得更紧。

因为知道总有一天,可能不远了吧,可能再没办法感受这体温了。

他吻上我的侧颈,我却突然失去了所有的热情,环着他的后背,不能自已地掉着眼泪,其实一点都不觉得难过,心里脑袋里都很空,夜风灌过的时候,很凉,五脏六腑都凉透了。

他停下动作,环着我的腰和肩膀,把我往他怀里埋。

“没事了,没事了。”

妈的,这声音怎么这么锋利啊,一下子割开我所有的故作坦然,所有表面的风平浪静,在我心上划开了一个狰狞的口子,鲜血就汩汩地往外流。

我记得多清楚啊,小时候,离成名还远着的时候,压腿抽筋了你也是这么哄我的,一个字不差,你说这他妈,这他妈叫不叫岁月弄人,哈哈。

今天我想起特别多从前的事,好像这二十六年又重新过了一遍,酸的甜的苦的辣的都恍如昨日啊,转眼间好像就要到头啦。

我说:“王俊凯……”声音却支撑不到后半句,也想不起后半句要说什么。

他捋捋我的后背。

“王俊凯。”

“王俊凯……”

你怀里太温暖,我真想一直抱到地底下。

 

睁眼的时候,四周很黑,天也还没亮。

电子钟显示的是四点十八分,我盯着那几个荧光的数字,不一会儿眼前竟缭花了起来,八十四点一十分。

我看着王俊凯,好像看了几个世纪,又好像只有一生那么短。他的睫毛是和天边的金牛宫一起抬起的。

我的声音薄得像纸,脸上却莫名其妙地带笑,我问他:“王俊凯,怎么办。”

他坐起来,我也跟着起来。他把毯子披到我肩上,声音性感得刚刚好:“冇得四,冇得四。”

“我们一起面对,源源,没事,源源,我们可以继续的,可以开一个服装店,可以唱歌……”

“在哪里呢?”

“啊?哪里都行。我们可以去国外,我们去国外开一家小咖啡吧啊。我可以和你一起啊……”

“你怎么走呢?怎么搞签证呢?你想想,你现在怎么出这栋房子?”

“王俊凯,”我几乎是绝望地跟他说,“这些我当然都想过了,没有办法了,所以我才……我早就想过了。”

冷风在客厅里游荡。冷风穿过我们之间。

“没办法了。”我说。

他瞪着我,眼睛犹如发怒的牛一般红。以前我会安慰他,现在,没有用了,生气也好伤心也好,一点用都没有了。

“完了。”我说。

他眼里的红光暗了下来,糅了几分迷茫无措进去。我知道他在失落着,为什么我会先比他考虑到。就好像你想告诉我变天了,我却已经加好了毛衣。他大概希望我永远傻白甜,然后随便他揉脑袋扯衣服。也许我会配合他,也许也懒得去考虑那么多了。

“王源……”我想抱抱他,在这之前他抱紧了我。

他在我耳边喘息,语无伦次地说:“源儿……我们不能放弃……你为什么总是一遇到困难就会先想到放弃……”

泪水不知怎的一下子涌上来。

“王源儿……你跟我说过,你小时候一字一顿地问我,你,要,放,弃,吗。我操,我放弃什么,都不叫放弃……”

“我放弃什么,都不叫放弃……”然后他就一直在我耳边重复这句话,像个背不到下一句诗的孩子。

我突然明了了,我深知他说不出口的下一句是什么,同时又有一点愧疚,我考虑的是未来,是出路,他考虑的却只有我。

是我付出的感情比不上他吗?很多年前叶朝文告诉我,感情这件事哪有谁多谁少呢,哪有公不公平呢?

我们以不同的方式沿着同一方向同行,也是啊,有什么可比呢?

说是这么说,我仍觉得对不起他。

于是用力地回抱他。抬眼,东方的一角抹出了白色,泛着柔光。再过几分钟,这白色就要落到楼前的草地上,草地就要变绿了。

 

                                    2016.1.17  0:43  by喳咔叫我咕噜 

梗解:

“你要放弃吗”:是老狗里面有一期戴着眼罩转圈圈然后玩什么游戏,王俊凯出了点问题,源源就这么问他,他说,不要。

应该大家都知道,具体哪一期我也不考察了。

去台湾感冒:偶像手记里练舞那一期有说到。源源感冒了。

评论
热度(8)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