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19

19.

这场雨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趴在书桌上,放空般盯着窗外不断滑下的水珠。水珠总会找最省力的轨迹滑落。

人就不一定了。

重庆的天气不是很好,没事就起雾,天上经常灰蒙蒙地连太阳都见不到。只看到东方隐隐地发白。但热起来又是如蒸如煮,街道在仲夏毒阳下像扭曲的镜片。

我突然就想起去年夏天在水上乐园录mv的时候,那时候也是好大的太阳,王俊凯把温热的水直往我身上泼。那时候的水啊,特别暖,不像今天,凉进骨头里去了。

后来我们仍一路走,因为谁都不想淋雨。青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放肆,因为大家都要面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无力改变的,就只有循规蹈矩了。

我不知道王俊凯是不是真的喝醉。那一路好安静,使雨水打进水洼的声音都变得清晰。我的思绪飞走了,可无论怎么翻腾,到处都下着雨。我能到的地方,到处都下着雨。

我把手机重重翻面盖在书桌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王俊凯没有联系我。没有联系我。下巴伸长了搁桌子上,继续凝视着这场雨。

 

第二天上学,难得地没有感冒。第二节物理课的时候,思想像一个毛线球滚了好远,最后缠绕不清。我闷闷戳断了自动铅芯。

“王源儿,”邻座的叶朝文压低肩膀凑过来,“等哈儿打球克噻。”

“不去。”我往后面一靠。如果我用普通话而不是重庆话拒绝,就是真的拒绝。

“啷个了你又?”

“没。”

“哦。等哈儿给你带烤肠啊。”

叶朝文就这点好,识趣。我不说,他就不追究。

 

刚红起来的时候,班上老师同学多少有点不适应。身边的小娃娃啷个一跃成为大明星了哟,除了诧异,还有怀疑和一夜之间形成的厚厚的隔膜。

谁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

那段时间校门外的奶茶店都开始放青春修炼手册,操场旁突然有好多姐姐围观,都没人敢和我一路走,怕被拍。

记得去年录新闻当事人,因为有摄像机跟着,班上一跟我玩得还算好的男同学,宁愿淋雨都不跟我打一把伞走,留给摄像一个跑向雨中的背影。那时候我特别尴尬,只好笑着对摄像机批判他没良心。

其实心里虚得不行。我怕所有的哥们都这样跑了。

校方对我的艺人身份不仅没有重视,恐怕还当成了累赘。刚出名那会儿粉丝成批地来学校参观,甚至潜入班级,动我课桌的东西,严重扰乱了秩序。南开是开放式校园,不可能因为我一个就闭门锁校,乱了传统。所以只好加强警戒。看着校门口多出的保安,我也只能低着头,逃也似的走过去。

那时候叶朝文结识了我。本来也是朋友,但那段时间只有他到哪都把我带着,不至于落了单。来找我要签名的,也是叶朝文带着几个哥们帮我挡下。

他长得特别高,起码一米八五,他跟我说他爸一米八八,他能长到一米九二。我就笑他该撞门框了。

他对我好,我也诚心诚意把他当最好的哥们对待。打完球他就和我一起跑去小卖部,看谁先挤进去,就帮对方带东西。我从他手上,接过了很多很多根烤肠。

可能因为叶朝文海拔高,长得帅,他在班上也是有一定带头作用的,看他跟我玩,一时间被我的艺人身份搞蒙了不敢接近的同学们也渐渐和我正常地相处,渐渐地也有那么几个死党。后来大家不再忌讳这事,反倒成了善意的调侃。

我对叶朝文,还是很感谢的。

 

大课间里,我将椅子向后摇去,只两条腿着地,做着被小学老师训斥过多次的危险行为。

昨天看到的一幕幕又不自觉得浮现出来,先是王俊凯艰难地撑开伞的样子,再是他在ktv大厅在我耳边说“没玩好”的样子,接着是昏暗的包间里,温雅然……刚一闪念,脑袋就仿佛要飞散成碎块了似的。

我死死闭着眼,嘴角抻平,等胸口的烦闷消减下去。

“王源儿,”我睁眼,看到叶朝文正提着个袋子在我脸的正上方晃悠,“拿起。”

我道了声谢,下一秒就把烤肠塞进嘴里。最难抢的玉米味,他不是刷脸拿到的吧。

我卖力嚼着,见叶朝文还在旁边站着,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看。

吞下一大口,我抓住他的袖子把他拽回座位,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干哈子?”

“你挡着本祖国的花骨朵沐浴阳光了。”

“你哈儿啊(你傻啊)!”他推了一下我的脑袋。

我没看他,仍专心致志地对付着第二根烤肠,竟然还是玉米味。“你到底有撒子四儿?”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诶嘿嘿,”他立马凑过来,“我有个小表妹……”

我舔舔嘴唇,向他伸手,笔就被递到我手上。我都开始签了,他还在啰嗦,“我跟她嗦了我不认得你,可是她竟然翻我苏包,把你作业本翻粗来了,我可是费了九牛二扶之力才阻止她摁把你滴姓名栏撕下来。”

叶朝文朝我比了个“九”,神色认真得好笑。那群女生一定不晓得她们“八五男神”私下里是个猴儿。

我把签名卡递给他,“叫你以后还抄我作业噻。”

“哎哟莫提好伐,我也是冇得法了蛮。”他帮我盖上笔帽,我借着给他签名的优势十分大爷地把装过烤肠的塑料袋儿也推给他。

“不得了了!你自己丢克!”他给我扔回来。

 

我不坐在窗边,可我很喜欢看窗户外边。走神吧,那算是。没啥可看的,但不是说看远处的东西,缓解视力疲劳吗。现在你看,下雨了。最近老是下雨,地理上学的了,叫什么……哎,不记得了。

“爱打不打。”我取出储存柜里的塑料伞,撇了叶朝文一眼。

他的整张脸跟着嘴角一起撇下来,“可是你的伞那么小……”

“伞小你怪伞去,别跟我说啊。”

“诶要么,”他突然两眼放光,“你骑在我脖子上打着伞,我看《父与子》里就是这么演的,谁都淋不着!”

我没理他,迈步走进了雨里。

“……哎呦我的命啷个恁苦哟!”

 

    叶朝文家住得远,直达的车站也远。班上没有同学跟他顺路,有也是女生,他脸皮虽厚,还没到凭着一张脸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地步。喜欢他的女生太多了,哪个他都不好应付,冷不得热不得,否则引火上身浇都浇不灭。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

那时候我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兄弟我理解你。

我从学校到家就十分钟路程,叶朝文决定先把我送到家,我再把伞给他。他比我高,就打着伞。一个劲咕哝抱怨着伞小伞小,我看也没淋着啊。

估计是他们家伞太大了。

到了楼下,他感叹一句,你们家还有院子啊。

我说那不是院子,是公摊绿化,圈得跟个院子似的,楼下阿姨往里面种了点花和不知道什么菜。

他愣愣地说了句,我奶奶喜欢种菜,她要住这里,保管喜欢。

“那你搬来啊。”我看着绿化带里被雨水冲地发亮的鸡冠花叶子道。

“然后天天给你跑腿买烤肠是吧。”他一把搂过我的脖子,低头看着我的脸傻笑。我比他矮一大截,很不好受,忙叫他放开。

“哎,又不是女生,矫情兮兮。”

“哥是被你勒得难受好伐!”

“那我下次轻点。”

我操这句话听起来怎么就不太妙呢……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把伞递给他。他这人讨喜的还有一点,就是孝顺善良。这点无论谁都抵不住。也就是他的这些正能量,让我如吸食人血的小虫般依赖着他,恳求自己也能变得光亮柔软一点。

即使不被了解,被接受被信赖,也能让我觉得幸运和开心。

如果说王俊凯带给我的是深深的不能自拔的绝望和数不过来又意义暧昧的欢心,那叶朝文带给我的就是浅显却作用明显的快乐和净化。

一时也好,假的也好,我也想偶尔休息下。没有谁能够真正一个人恋爱。

苦不堪言的太多,我想逃离王俊凯,可是我知道自己的心早已长了这个毒瘤,割了活不成,不割也活不成。在漫长无尽的黑夜里,没有路灯就只有下沉。谁不想一觉醒来太阳升,谁不想骗骗自己我过得很好,喏,你看,我至少还有个朋友。

心里这样想着,来到了家门口还不自知。于是自嘲道没事干,老爱胡思乱想。这抹对自己的嘲笑就这么一直挂在嘴边,直到进了房间,看到王俊凯大爷似的半躺在我床上,二郎腿敲得老高,手上拿着手机,盯着我似笑非笑。

这抹笑冻在了我的嘴角。

 

梗解:

1.源源家离学校很近:这是贴吧上重庆本地妹子说的,妹子说的源源家离学校就五分钟路程,文里我想想还是加到了十分钟。虽然我没截图但绝对是实锤。所以这也是前段时间微博和源吧掐得一逼的打脸证据。5分钟的路你接个cuan cuan 接,就公司这觉悟别想了。

2.《新闻当事人》中源源同学为逃避摄像不跟源源一起打伞而是冲进雨里:的确有这么一幕,懒得截图。

3.叶朝文原型:GHL 这个大家都知道吧,不知道也别来问我。


 这幅图我不确定是不是GHL,是在凯源吧看到的偶遇图,不是私生。但这男生的确又高又帅,很可能是源源口中的“一米八几”。

可以看出源源并非只对大哥软萌,对其他人源少,他本来就是一个很软很萌的小男生,青春期的阳刚男孩在这种阶段,难免会有点小……心动。用妖妖的话来讲就是他真的是一个尤物。

最后无论如何,KR is real.

 

上章戳我     第一章戳我   下章

评论(37)
热度(29)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