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16

 16.又忘了取题目

我没有点进去看,甚至没有点开温雅然刚发来的那条。反正短信预览已经显示出来了,大概是叫王俊凯回去出来浪。我不能点开消灭了未读提醒,对妹子也挺不公平的。

我把王俊凯的手机放回床头,关了机怕再有什么吵他。

第二天我最早爬起来,看到那杯药还是原样。便把药倒了,冲干净杯子。

 

台湾行漫长又短暂,在8月中旬匆匆收住了尾巴。算来一共9天,行程多得让人晕头转向。我的感冒褪得还剩一层薄薄的影子,王俊凯休息了一晚也恢复正常。想来千玺那句话还真是调笑,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谁不晓得王俊凯的低血糖症状来得快去得也快。

最后准备走人的时候,导演叫我把冰箱里没吃完的零食都丢了。我瘪瘪嘴,你怎么知道都是我吃剩的呢。

虽然确实是。

吃到一半的黄桃罐头,没开封的速冻水饺,冻成冰块的饮料,我一边惊讶自己什么时候放了这么多东西进去,一边把它们往外扒。

收拾到最后,冰箱里只有几个杯子放在最里面,看来是最早那几天放进去的。

我以为是空杯,取出来才发现有一杯里面装着水果罐头的内容物一样的东西。

果肉已经在糖水中被泡得失去形状,软软散散的,不晓得是什么水果。

刚准备倒掉,导演姐姐走来,看了一眼那个杯子,“真那么难吃?”

“哈?”

“就你感冒那天,小凯不是特意出去买了梨给你做冰糖雪梨吗,你忘了?我当时就说他糖放多了他偏不信,还说你喜欢吃甜的,果然难吃得剩下了吧,我就说……”

猛然想起,那天王俊凯捧个杯子在门口晃荡着,导演姐姐目光闪烁地看了他一眼,跟我说‘你跟王俊凯没事吧’。但那天他没有,后来也没有把那个杯子给我。

我感到一阵轻微的眩晕,导演姐姐接下来说的话像无意义的电码,能听到每一个发音但无法连缀成句子加以理解。

我僵着笑,导演姐姐唠叨了几句就走了。

我握住那个杯子,杯壁冷得刺痛,里面的糖水混混沌沌,不清不白。渐渐杯壁上渗出水珠,我心里也有什么东西跟着渗出来。

王俊凯这个人,我好像最清楚,又好像啥都不清楚。我觉得自己被他耍得团团转。

 

收拾衣物时,那只绿色的青蛙怎么也找不到。王俊凯看我急得不行,问我找什么,我也不好说,只搪塞了过去。

那只青蛙无论如何也不见踪影,思来想去,最后我把蓝猪也留在了这里。

觉得自己所构想的实在可笑,又把蓝猪拿回来,随便送了编导。

心里总有一块空落落的。

那时候我大可以把那只蠢猪带回来陪我,但要说最后怎么就糊里糊涂送人了,我也说不清道不明。真要解释起来,恐怕也只有老一辈的那种说法:有些东西终究不跟你。

回去之后,该训练训练,该跑通告跑通告,狗二的台词本加量,背着背着就觉得烦躁。男自的剧本一如既往的无力吐槽。

台湾行中关于温雅然的小插曲,我也忘得差不多。

那天下午下了课,王俊凯匆匆忙忙就跑了出去,没有像平时一样等我一起。我看他实在急,也没问是什么事,反而没了他的催促,磨磨蹭蹭地收着东西。

出门的时候才发现下雨了,但反正有车送,就没带备用的伞。入秋以来,风越刮越冷了。

刚坐上去,包里便响起熟悉的铃音。不是我的,是王俊凯的手机铃声。

我略带疑惑地把他的手机扒拉出来,看到显示的是“母上”,就帮他接了。

“阿姨王俊凯手机落我这儿了……”

“哎呀这个娃娃啷个恁么不上心蛮,你喊他快儿回来斗,他婆婆今天过来,我们也才晓得。你晓不得他在哪滴蛮?”

“我……”

“四不四又跑出克跟同学聚起耍哟,恁晚了都,你晓得噻?能不能麻烦源源儿把手机送个他蛮?要么我们也不好联系在。”

我猛然想起温雅然的那个短信,有可能就是同学聚会。

“好,我去找他。”

“那麻烦源儿了哟,有空来七饭蛮,你也教教王俊凯晓得静哈子,莫一二辈子想斗克外头耍,好好搞点学习,他摁是不好点学……”

应着声挂了电话,我犹豫着解了锁,点进王俊凯的信息界面。有种做贼的感觉。

最新的短信还是温雅然的,我盯着她的名字,莫名地来气,便把她备注改成了“10086”。点开,地址get。

我叫司机叔叔开到那里,他说找小凯去啊,我恍惚了一下,嗯了一声。

车窗外,云层低低地压向楼房,天空的颜色像死了一个月的鸽子,流转的城市景色还没来得及看清就飞驰而去。不过就算看不清,也知道不过是千篇一律的行道树、车流和高楼。

下了车他问要不要等我,我随口说了句“不用”,头也没回就上了楼。

到了门口,才想起来没带口罩,只好戴上兜帽,把衣领往上拉了拉,觉得太夸张,又放了下去。

但里面实在吵杂混乱得可以,没有人注意到我。

这个KTV不是很大,管理也不太好,消费者基本是学生。一楼的前台根本不理人,包间外几个中学生紧盯着免费供应的电脑屏幕,男女都有,有的还傻了吧唧地穿着八中的校服。旁边的沙发上有几个男生似乎是扭打在一起,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淫靡的笑,我才发现他们在把一个瘦小干净的男生往一个耳朵上打满耳洞的小混混胯下按。

胃里翻滚起灼热的液体,我皱着眉赶紧跑进楼梯间。

直到无人的楼梯口,空气中还充斥着香烟和汗水的刺鼻气味,加上开得过早的暖气,让空气像个混沌迷乱的怪物压着我的胸口。脸上燥热起来,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我靠着楼梯栏杆,身体突然无力起来,难闻的空气萦绕在身旁。我当然知道这就是这里高中生的日常,心里难免还是揪了一下。我不喜欢KTV,就是因为不喜欢那里的气味。但真正让我难受的不是空气,而是再一次意识到我跟王俊凯的不同之处。

我在302室门前停下来,正当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从隔壁房间走出来几个个子很高的男生,有一个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吓得一个激灵,立刻推开了包间门,进去后砰地一声关上。

昏暗狭小的包间里,慵懒随意的气氛肆意盘踞着,顿时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哟,源儿嘛!”说话的男生看起来很面熟,他最先发现我,这时我才抬眼环顾整个房间,抬手傻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和王俊凯的视线交汇的那一刻,我们都凝滞了几秒,紧接着像是冻结般一帧一帧地移开目光。墙角的彩灯狡黠地变换着颜色。

我假装没看见刚从他身上挪开的温雅然,笑着把他招呼过来。包间里立刻溢出唏嘘和窃笑。温雅然呆呆地咬着唇,从王俊凯身边移开了一点,低头抿了一口果汁,谁知道是果汁还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王俊凯大步走来,还没走近便闻到一股酒气。他眼神迷离地笑着,我心里有什么沉重地往下坠落。我把手机塞给他,简单说明了情况,就出了包间,把那些哥们儿的邀请也都隔绝在门的另一边。

其实我是近乎在逃。出来的时候不知道踢到了谁的伞,裤脚沾湿后凉冰冰地贴在小腿上。

出了楼房,没看到车。这才懊恼地想起自己叫他不要等了,他估计以为我上来玩的,还真就走了。

地上那碎一地的是啥啊,哥们儿你的责任心吧。

雨势渐大,周围并没有便利店什么的,有的只是更多的KTV、网吧、酒店、台球室啥的,才发现这条街几乎一应俱全,某种程度上来说。

我要等王俊凯吗。刚这么想,胸口就发闷。温雅然从他身上起来的那一幕像幻灯片一样,不停地在眼前的玻璃门上映现、消失、消失、映现。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有一个高大的、浑身烟味的男生堵在我面前。后面站的是之前从隔壁包间里出来的几个男生,笑着不上前来。看上去并不像找事的,可也着实让人捉摸不透。

我吓傻了,漏掉了一次呼吸。那人开口却是捉摸不透的亲切:“没带伞啊。”


上章戳我    下章戳我

评论(8)
热度(18)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