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14

 上章

 14.镜子里面 看到了人生终点

    本以为去海边的前一晚我会兴奋得睡不着,实际上那晚因为玩累了睡得很沉。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夏目漱石的《心》里的片段。那梦像是用老式胶卷在明媚的午后阳光下拍摄的一组曝光过度的快镜。镜头摇晃模糊,收音断断续续。

我梦到我和王俊凯走在海边,我猛然从后面掐住他的脖子,问他就这么把他推进海里去他怎么办。他不为所动,仍背着身子,淡淡地答说不怎么办。我当即放开了按他脖子的手。我想观察他的表情好稍许揣摩他的心理,可他再没转过身。只看背影无法看出人心里想什么。

他蓦然开口:‘你当真以为自己有这样的判断力?从我的措辞和表情就能看出它是否发自我的真心?’

    我懵逼了,被这个问题问得透不过气来。不等我回答,他举手指向天空,‘你看那有什么?’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望去,一阵强烈的眩晕砸中了我,耳鸣愈演愈烈,我嘴边挂着“什么也没有”醒了过来。

王俊凯放大的脸成了我那天看到的第一个图像。

他皱着眉,“做恶梦了?”我说没有,他说我出了好多汗。我下意识的摸摸额头,我的妈,一脑门儿汗。

脑阔都是昏的,摇摇晃晃地去洗漱。我意识到自己的黑眼圈又加深了。我盯着镜子看,越看越虚,好像在镜子里面看到了人生终点似的。真的,我当时真这么想。

 

海边的风仿佛是从海底升上来的一般,裹挟着深海浓郁的腥冷气味,一股脑地冲过来,像穿过山谷一样穿过脑袋,脑袋就变得空荡荡的了,只回响着风的声音。

天和浪花都白得刺眼,还泛着金光,这是我不曾见过的。大概山城孩子对海都有种莫名其妙的激动和尊敬,走得远的地方啥都是好的。

我看王俊凯似乎也蛮高兴,只是他的高兴不写在脸上,全部压在心里自个儿咀嚼自个儿品尝,这是要多看几年才能看出来的。其实高兴得要飞起来了,要么怎么老对着我对着蓝天白云金沙滩傻笑,我能脑补出奶音小凯嗲声嗲气地冲我嚷“哦哦哦哦哦哦海啊啊啊啊啊啊嗨森哦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用训练哦呵呵呵呵呵呵大王叫我来巡海嘞~~~~~~~~~~”

有点魔性。

玩着闹着,王俊凯突然就把我扛到肩上,不远处的粉丝姐姐们尖叫起来。听着那些尖叫,心里有种被蚂蚁啃食的酸痒。

王俊凯稳稳锢着我的大腿,虽然摇晃但完全不会掉下去。千玺基本上是做做样子,我整个人的重量几本全压在王俊凯身上。

扛起来之前,他贴近我耳边说了句,你莫乱动。

之后大家玩开了,也学着王俊凯的样把小伙伴或扛或拖丢进水里。刘一麟从后面抱住我的腰,直接把我往水里拖。其实那样我很难受,他手臂磕着我的肚子动弹不得,腿又交错着不好挣扎,只能让水肆意扑进眼睛鼻腔。

到难受得只能甩手胡乱扑腾的时候,有什么温暖有力的东西抓住我的手腕,急切且略粗暴地把我从刘一麟的怀里扯出来。我没有站立点,顺着惯性扑到了那人的怀里。

熟悉的气息。

王俊凯立马放开我,我抹了把脸上的水,无言地看着王俊凯把刘一麟推进水里。

阳光真好啊。

 

看到香蕉船的那一刻,我就想:完了,这玩意儿肯定得翻。

记不清翻了几次,掉进海里也只是机械地划动着手臂,脑袋被痛苦充斥着失去了思考能力。

幼时学游泳的经历从记忆的褶皱里显现出来,那是我最痛苦的时候,特别是被教练推进深水区,自己扑腾不上来,呛得半死才被捞上来的那种深深的恐惧感和排斥感,一点点复苏过来,直至完全统治了现在的我。

直到我累得划不动胳膊,眼睛鼻子嘴全进了水,咸腥的海水冲进口腔灌进我的胃里,闭上了嘴却没办法只用鼻子呼吸。只好张开,把海水和空气一起吞进肚子里。喉咙眼发痒,又烫又刺,像要烧穿了一样。

鼻腔有种被贯穿的感觉,视线像没有聚焦的古董录像机,只有模模糊糊几个色块出现在眼前。我想干脆闭上眼,试了一下眼前黑乎乎的又感到害怕。

总之,一阵手足无措的感觉袭击了我。

几米的距离,我仿佛游了半个世纪。感到自己的双腿正在慢慢下沉,已经累到麻痹,还是默默咀嚼着这份痛苦,拼了命地往前游。救援船离我越来越远,绳子也始终没有抓到,要命的是,消极的疲倦爬上身体,眼皮越来越沉重。

这时我才想起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感冒还没好利索。

我的五官扭曲着,几乎要哭出来。前面有个人影似乎想向这边划动手臂,我感到奇怪。但这点奇怪马上被海浪打翻,卷到大海深处,像掐灭烟头一样被消灭了。

那个人影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扭头,半个上身撑出海面,被海浪推得左摇右晃,就是不肯向前游到香蕉船。

我没有空隙伸手揉揉眼睛,但有些人不用眼睛你也能看到。

我很讨厌、很害怕在超过自己身高的水域游泳,但看到一个人就像突然踩到了陆地一样安心。还真挺神奇的,我突然恢复了点力气。

拉到王俊凯手的那一刻,我就把所有的害怕和痛苦都交给了他,在他面前,它们都融化了。

王俊凯为了拉起我,在摇摇欲翻的香蕉船上站了起来。看着就超级危险,可他好像看不到那种特别明显的危险,眼睛只盯着我这边啊。

上了船,却被安排到其他小伙伴中间,王俊凯又看了我一眼,眼里满是担忧。

 

“王源怕了。”这是王俊凯上岸说的第一句话。

我有点不好意思,生硬地笑了笑,瞥一眼王俊凯。拿衣角擦擦脸,才无精打采地配合着辩白,说着没有没有,我只是……

“王源怕了。”他语气软了点,看着我再次说出这句话。

我不再反驳,拖着无力的身子来到休息的地方。

王俊凯跟在后面,在我身边坐下。我闭上眼睛往后倒了倒,王俊凯抚上我打湿的头发。我对自己这样狼狈的形象厌恶至极,同样把厌恶施加到王俊凯擅自接触的手上。

我抓住他的手腕,想挪开,却不知由谁的手做了引导,变成了十指相扣。

我也没理他。好困啊。

王俊凯松了手,把沙子一捧一捧地盖到我膝上。

看着他犯蠢,也就依着他了。很多事情太大了,看不出什么来。真正致命的是一些小事,一个人不经意的小举动可以让你看到很多东西。王俊凯就经常有这样暖暖的小动作,可是我也不敢保证自己理解的一定是对的,而他也绝不会说点什么,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安安静静地默契。不清楚也无所谓了,今天太累了。

趁热打铁录制感想,王俊凯先是夸张地模仿我的表情,然后句句不离我如何紧张如何害怕,极少有地通过眼神询问我这样说是否合适。我意外地既不反感也不觉得好到哪去,毕竟不是什么光荣事迹。也许是累得无法思考了吧。

让我震惊的是王俊凯的眼神里不仅有担心,还有紧张和不安。

他的眼神有些闪烁,但我不能确定,也没有去细看。我抱着膝盖埋头休息,王俊凯抚上我后颈的痣。好像在安慰我,也好像在向我寻求安慰。


///////////////////////////


下章戳我

梗解:

1.(截图出自b站av2320336)



2.


3.源源喜欢海:《带你去见他》中自己提及。

4.你们自己体会→ 我用生命推荐这个粉红分析


评论
热度(23)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