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11

上章戳我

      11.窗

接下来的录制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受刑。那是个什么东西看起来好腻,这个虽然不错但是烫哭了,还要咬一大口录下来真没人性。

站在大肠包小肠的摊前,我好像听到什么在剥落的声音。硬着头皮说每人都来一份吧,王俊凯合十的双手却兀地出现在眼前。

“一哥我求求你了,一哥。”

太过反常的东西反而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我当时就是这种感觉。还是应了他的要求,随手把刘志宏推上前去。

看着他吞下一口,便迫不及待地在任务卡上画了勾,转身想溜。王俊凯却搭上我的肩膀将我圈回来,“我知道我们一哥最近特别累对不对,来,一哥我请你吃。”

你知道王俊凯这人没什么别的本事,就是作得一手好死。

 

按导演组的要求,一路上往肚子里胡乱塞着各种食物。说实话,我只觉得鸡排比较正常,至少在重庆吃过。怕王俊凯传染感冒,我把咬过的鸡排递过去时转了一边。王俊凯瞄了眼我转走的那边,才回头在其他地方咬下一大口。

捞金鱼时纸总破,烦闷之余想着王俊凯那个傻逼一定也捞不到,一看人直接上桶了。呵呵,这人眼里有什么规则可言。带有胜负性的事他就特较真,以前连和我打乒乓球输了都不认,硬说是好久没练的缘故。那时候我对他说的是,输了就输了嘛,愿赌服输嘛。

那时我尚不知道,他赌上的是死也不能输的东西。

他的脊梁骨里有一股不服输的心气在那,这股心气如一束光柱贯穿且连缀了他的生活、思想、行动和梦想。正因如此,他才能不知疲倦地向前冲刺,不管摔了多少次摔得有多疼。其实他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小孩,以后一定也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的,对此我深信不疑。

一直以来我都是被他带着跑。从数落我不好好按声乐老师的要求练习,到上台前作为鼓励的十指紧扣,他做了所有催促我前进的事。累,但也迷迷糊糊有了些收获,粉丝啊称赞啊,也会有飘上天的时候。同样的看到不好的说辞,也会低落好一阵子。也许是我还不够成熟吧。这样反复,就觉得有点累了,后来就累得发慌了,可是王俊凯不走,我也不可能走。我只能这么跟着他,没办法,我被他拽着,他不松手,我不跑也得跑好伐。

至于责任感,职业感,其实我都有,所以才更加有压力啊。好多次要挂掉了,都是王俊凯软硬兼施,硬是把我扯回来了。事到如今哪里敢提“放弃”这两个字,顶多抱怨两下了不起了。至于以后,以后我还没想好。也许会遇到啥子特别可怕的事,就不唱歌了呢?我是想过的。想的时候,既没有害怕也没有高兴。但是对于未来,即使描绘不出来,我也是怀有期待的。

我想成为一个像样的人,度过一段像样的人生;想磨砺自己,成为一个可以经受任何打击的人。

 

 

回到宿舍,倒在下铺拿出手机开始刷。心思根本不在网络里,只是仍旧想着那段糟糕的舞蹈。啊,真想把那段舞蹈拧成一条咸菜,再咔擦咔擦剪断,往天上一抛——

掉下来的却是什么白色的东西,思维的线路蓦地接上,惊觉自己刚刚把手机往上抛了出去。手机在我眼前无限放大,伸手去挡,却奇怪并没有被砸到,只听到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响在不远处炸开。

挪开手臂侦查,王俊凯正一脸嫌弃地居高临下地看我。手机似乎是被王俊凯打飞撞到床尾的栏杆,蔫了吧唧地缩在床角。

“我滴锅儿(我的哥儿)肾六诶!”

“肾六你还抛。”说完一个爆栗。

“嘿……”我坐起来,瞪了他一眼。开玩笑,是你砸的好伐?不过这么想有点没良心哈。

“怎么,上了爷的床还想跟爷跳(第一声)?”王俊凯上抬眉毛,微眯双眼,上翘的眼尾和纤长的睫毛像巨型广告赫然登在他脸上,近距离看简直如同雕刻出的人偶一般。薄而淡淡泛红的唇小幅地翘着,像是还要说什么,又不完全像。两颗虎牙在磕在下唇上,总感觉他要是一口咬过来也不奇怪。

“怎,怎么了,本来就是……”我往后缩了缩,王俊凯正拼命忍着笑意向我逼近。

这样的事简直毫无意义却又频频发生,像简单又耐用的三角兵法一次次将我圈套。

太近了,太近了——这么想着,抄起身后的枕头就砸过去。

就这样,我失去了唯一的防卫武器。

在心里给自己配了个BGM:王源,扑街。

哦卅子哦哦哦!

王俊凯笑着将枕头扒向一边,顺带抓住了我的左手手腕,往下压到床铺上。

我别过脸缩成一团,毫无效用地用手臂挡着。王俊凯突然大笑出声,倒回原来的位置,笑,笑,不怕把你的虎牙笑没了。

“千总我跟你说王源他好可爱哈哈哈哈哈……”王俊凯抬手对着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千玺说。

“呵呵。”

“哈哈哈哈哈……”

耳不听为净。在床边扒拉出受惊的肾六,塞上耳机。刚解锁,刘志宏的微信就弹出来:感冒了乖乖次药(づ ̄ 3 ̄)づ

我盯着这句话盯了起码了十秒。颜文字已经不是槽点了,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大写的槽点。

认识刘志宏的时间和认识王俊凯的时间一样,他那时候还是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被我们随意地贴上了“二”的标签。我们联合起来捉弄他,结果他还被弄哭了。

那时他身上总散发着一种篮球场、冷水浴、集体远足,总的来说就是思想纯洁的味道。这样的人,活着一定很有意思吧,我曾经这么想。

但就像你蓦地发现身边某个男生的声音变粗了,发现银杏叶变黄了,发现一只猫怀孕了,你也总是后知后觉地发现一个人好像有哪里变了,和从前不一样了。平常人的观察力总是极差的,待到发现时,那些变化已经像嵌入他内心一般不可动摇,而且似乎理所应当了。

不知何时起,刘志宏的话一天天少起来。不说话不乱动的时候,乍一看还挺像个正人君子。只是他胸口的那扇小门不再透明了,似乎还上了锁。但对于此,说实话,我除了惋惜和惊讶也没有别的感触。我想大概这算是很普通的事,甚至可以不负责任地归结为“长大了”。

反正,大家都彼此彼此。发生了辣么多事,又怎么可能还像两年前一样,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呢。

王俊凯拽拽我的袖子,才发现自己盯了这句话不只十秒。“快去洗澡啊。”他催促道,顺便瞄了一眼我的手机。我随手把手机递给他,他用数据线把我的手机和他的充电宝连接起来。

“快克。(快去)”再一次催促。

“哦。”我下了床,把毛巾搭在肩上,边打着哈欠边向浴室走去。洗完澡换好衣服,对着镜子想想,开了吹风把头发好好吹干了。

回到床前,王俊凯伸手揉乱我的头发,说:“这才像样噻。”

我拍掉他的手,将自己打横扔在他床上。我的被子还在那,我的感冒还没好。我想等他挤烦了就会自动滚回上铺吧。心里却有相反的期望长出触须反复挠着我的胃。

“诶我说,”王俊凯摸着自己后颈的头发,扭头瞄了眼千玺又迅速转回脸,“既然你要跟我一块睡,干脆跟千玺商量一下跟他换个床……”

我没理他,把被子扯开盖好。

他泄气地将自己的手机丢在床沿,站起来背对床铺伸了个懒腰。他调了静音的手机突然亮了屏,随眼一瞄就看到温雅然三个大字。

我在心里窃笑一声,抖抖被子准备回上铺。

王俊凯转过身来,睁圆的眼睛还真挺大的。他说:“你感冒好了?”

“好了。”我把被子踢开,挺起腰板做出大力水手的招牌姿势,结果很不争气地打了个喷嚏。

“好个cuan cuan。”他展开被子,然后连人带被一起压上来。床铺飞速上升,打在我身上。

没等把我压得难受,王俊凯就自动滚下去,不知吃错什么药而玩心大起,面对面躺着挠我腰侧。我本不怕痒,在他手里却像一条脱水的鱼不得安生。

那手机上的光早已暗下去,我油然生出一股可悲的优越感。

“王源儿,”他停下了动作,侧躺在身旁,“刚刚我跟导演嗦了滴,把明天的真人cs和夜钓推迟了,海边也等你感冒好了去。”

本想反驳说一句“我已经好了”,话到嘴边却不知怎的被揉成了一声“嗯。”

王俊凯盘腿坐起来,伸长手捞过手机解了锁,手指悬在屏幕上方,好半天不落下去。

他把手机翻个面盖在床上,起身走向浴室。

 

那天大概是太累,这之后的记忆就被睡眠吞噬。第二天醒得格外早,发现王俊凯睡到了上铺。

我打着哈欠走到窗前,把窗帘扒开一小部分。这片街区就这么悬挂在我的窗口,平展展的,像一张海报,闪闪烁烁,光怪陆离。

天空奇异地白得像被乳胶漆刷过似的,无法辨别时间。空空荡荡的,像搬空家居的大房子。总感觉,有点可怕。

远处建筑工地上亮着暖黄色的灯,在雾霭的萦绕下,乍一看还以为是日出。这也是在樊笼里的人所仅有的廉价的浪漫了。

拉上窗帘时,莫名其妙地想到,如果我是窗户,那王俊凯就是天空。窗户只能通向一个天空,而天空还和许许多多的窗户相连。暂且不管其他那四千九百九十九扇精雕细琢、芬芳扑鼻的窗户,退一万步,就算对他来说我是特别的一扇,他也无法和我交融。因为我始终紧闭窗叶,使他无法看清屋内的状况。屋子里藏着的黑色怪物,估计不会让他好受。

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很想打开窗子。但倘若我屋内的怪物不黑黢黢地蠕动,它也就寿终正寝了。


梗解:

1.凯源小时候打乒乓球事件:《TF家族新闻播报》第十期
2.熊孩子们把二文弄哭了:《源来这样讲》第一期


下章戳我

评论
热度(15)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