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番外1

今晚是番外,甜。时间轴是二宝刚认识,还没有一起唱歌的时候。

//////////////////////

番外1  压腿

最初熟识时,我不敢多嘴,拉筋开背时却只缠着他。这种两人一组的训练,新生是不敢找他的。小心地靠近,不安地揣摩,为的就是能在这个“唱歌很厉害的师兄”身边多待一会儿。

小凯总会对我放点水,尽管如此,还是疼。说白了,我本想唱歌,练这些干嘛。我的念头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一条轨道上转着,好像一个球不断掉到同一条槽里。但每次“退出”这个词挂在嘴边呼之欲出,总能被“王俊凯”这三个字生生堵回去。他大概是克我,我大概是魔障了。

直至今日我也不知道,是他给了我坚持的信念,还是因为他我才有不明不白的信念。

纵然有个放水的凯爷,还是有实打实的教练。一次拉筋,一连几天腿都好像不是自己的。那时候我就在心里骂小凯,好像我所有的疼痛都是他一下一下捏出来的。

压腿时刀割般的疼痛,冬日清晨靠着冰凉坚硬的车窗挤出来的短暂睡眠,燠热的夏天因为会有杂音而不能开空调的录音棚,偶尔一次老师的表扬,公司门外吃了吐吐了吃的炒饭,所有这些细小的痛苦和欢心,加上长长的等待,把我的练习生时期塞得满满当当。

有时满腹酸水涨了潮,一个人对着窗户,眼泪哗啦一下就掉下来。越哭就越觉得委屈,越想放弃,又舍不得。大概并不是舍不得什么所谓的机会,实际上最初我来这里也是当一个免费的兴趣班报。我想是舍不得其他什么东西,什么切实存在的,充满我的眼睛我的心的东西。然而这种东西,向来触不可及,又明亮耀眼,以让我们确定,它是真实存在的。

 

那天快把腿扳到头顶了,膝盖窝和大腿又痛又酸,小凯坐在我另一条腿上,压得直直的,毫不放松。我咽了咽口水,老师又一使劲。蓦地,小腿里就像橡皮筋走火似的,刺啦一下子疼得像肉都撕裂了。

我哀叫一声,教练以为只是普通得压疼了,并没有放松。我仿佛看到自己躺在手术台上,小腿裂开一条猩红的口子,像蜈蚣一样蜿蜒爬上,越来越长,所到之处被深深切开,烫着灼烧着。

没力气再叫,呲牙咧嘴地捯气。胸口像给人不断压着,呼吸不过来。我躺在靠近窗户的地方,天空把它势不可当的白色投掷在我脸上。那一刻我想的是干脆死了算了。

但上天对我太好,我会这么想。

忽然感到压直的那条腿一松,王俊凯扑了过来。

教练忙缩了手,问怎么了?我磕磕巴巴说不出话,只顾用手臂挡着脸放声大哭。

后来教练的声音在我脑袋里越来越远,只听到小凯在说,没事了,没事了。低低的,很近的,令人安心。

小凯握住我的小腿,慢慢揉着,力道轻得像猫。小腿里经络上的疙瘩,像打结的丝绸浸在流水中,一下子解散滑开了。

我仍抽噎着,抬起头去看王俊凯的脸。他也看着我,弄得我很不知所措,就把头埋到臂间继续抽噎。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沾得满袖子都是。于是自我厌恶达到了一个顶峰。

小凯问我,还疼吗?我摇了摇头。嫌不够,还就着抽泣咳嗽的嗓子说着“不、不疼了。”其实不然,之前疼痛像一根刺,深深刺在抽筋的地方;现在不再抽筋,疼痛却像一张纸,包裹着我的腿,使它变得僵硬。突然就很害怕,好想放弃练舞,好想回家。

小凯叹了口气,继续揉着,不知揉了多久。我又断断续续抽噎起来,这次是因为他的温柔。被温柔包裹着最容易掉眼泪,特别是平时不怎么受宠的孩子。

最后他把我扶起来,我用教练拿来的纸擦了鼻子。站好的那一刻,我打了个滑,往一旁摔去。小凯把我捞回来,撞到他肩头。

那时候我胖,穿得又多。他又瘦又矮,不知道怎么搂住的。

不想提的是,站起来后腿并不拢了,走一步抖一下。那大概是我最丑的样子。

在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情中被小凯扶到沙发上,他让我躺着休息会儿。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还没进公司的时候,有一次小凯压腿压痛了,也是躺在这张沙发上,一个人哭。

恨就恨我没能再早点见到他,恨就恨这辈子我遇见了他。

小凯并没有离去,我也没有按他说的躺在沙发上。两个人相顾无言,我抽抽鼻子,他低着头扭着袖口。正当我想说一句“谢谢师哥”时,小凯开口说:“你……还疼不疼?”

我猛摇头,又吸了次鼻子。

他叹了口气,揽过我的肩头,很兄弟的那种。

“你,要好好练舞。”

我一怔,不知摇头还是点头,只含含糊糊应了一声。

他伸出手揉揉我的头毛,不知怎的我整个人突然扑到他怀里,“哇”地就哭出来。我突然就觉得自己过得很辛苦,谁没事要每天挤那么久的地铁来受苦,谁没事要当什么明星啊,要红不可能啊。

当你在受苦时,不管为了什么原因,真的能够希望痛苦加剧或者持续吗?不管为了什么原因,你无法希望增加痛苦。对于痛苦,你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停止。天下没有比身体上的痛苦更为难受的了。当你伤心时,如果肚子疼,你会把注意力转移到肚子上,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想伤心的事。疼痛面前没有英雄,没有英雄。

然而小凯只是轻轻拍着我的背,任我整个人埋到他怀里。后来我想我不该这么哭,小凯难受的时候哪有这么个肩膀呢,他不就一个人难过吗,我这不是刺激他吗。

好容易停下了,我有点窘迫。小凯递过纸巾来要帮我擦眼泪,还是拒绝了,自己胡乱抹两下。

最后他叮嘱两句,“明天还有训练,咳,雄起啊……”

听得出他很没底气,我答应得也很没底气。

第二天还是拖着隐隐作痛的腿来了公司。一边想着我干嘛要来训练。干嘛要来。你要不说明天还有训练,我就不来了,真不来了。

后来我想明白了,疼痛面前是没有英雄,但有傻子。王俊凯就是个傻子,我也是。只不过把我们搞得颠傻的不是同一样东西罢了。

 //////////////////////

 

梗解:

1.说王俊凯傻:《TF家族练习生名录》大概第二集,李先生(屠夫创始人)觉得小凯这么坚持是有点傻,感觉自己有点对不住他。

2.源源爱哭:tf家族新闻播报第十期,小杰说源源一碰就哭。其实其他也有很多证明的,比如去年八月的集训记录,碰碰网的采访等,但这个大概最早。源源小时候的确是个小鼻涕虫啊~虽然压腿的确很疼。

3.对于小凯和源源的思想认识:待补图和说明。


关于练舞:我小时候也练舞,而且是班里最差的一个。压腿到头顶能疼到什么程度,就是压完了走回家,腿都合不拢的感觉。别笑,不好笑。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倒在床上哭,我妈才不让我再去练舞。

想想也不过是基本功,那时候我比13年的源源还要小很多,大概是二三年级吧,小孩子身子软,软你麻痹,很疼,非常疼。亏我还是从幼儿园就上舞蹈班,天天压腿下腰的。那时候我只会劈竖叉,横的不会。

所以你们想想没有舞蹈基础的十二岁男孩,扳腿劈叉,那真是蛋碎的快乐~

当时根本没有红的希望,源源能坚持下来,不知道是谁的鼓励?反正不是源妈,源妈是那种只会在家给你煲汤的静香型好妈妈……心疼都来不及。

评论(4)
热度(15)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