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07

上章戳我

07.自作死

昏沉中被人一把拎起,几乎是气急败坏地重揉我的头毛,很疼的啊。

我想睁眼,可稍抬眼皮,如受芒刺,又烫又疼。只得作罢,蜷回被子里。我是真心没力气跟王俊凯计较了。

我听到王俊凯口中漫出对人不对事的咒骂,突然被他大力扯起,慌乱中睁了眼,还是看不真切,大致是头发狂小兽的样子。

与其说是被抱下去,还不如说是被拖下去。王俊凯一把把我丢到下铺他的床位,头撞上墙壁,脑袋里的零件七荤八素地落了一地,嗡嗡地响。我操,这就是你对待病人的态度?你他妈发什么疯了?

不满的情绪油然而生,我知道他在气什么,气我凶了千玺,气我不听他的话。这他妈又怎么了,你可是王俊凯,你王俊凯不应该多包容我一下吗,不是说你把我宠上天了吗?宠个屁。我还是病人呢,不说对王源,对病人也不该这样吧。

我用一种看翔的表情看着他,王俊凯也生气,眼睛瞪得发红。房间里没有其他人。

他边骂着,边把一床被子丢我一脸。我扯开踢开,他就把我按下裹成炸药包。作为一个病人,我无力抵抗。

我猛咳起来,王俊凯反而不管我,在房间里晃了一圈,拿了个吹风在手上。走近吐出一句:“自作死。”

我也是没话说。

王俊凯坐在我旁边,插上吹风机插座,准备于事无补地给我吹头发。其实头发早就干了,就是凉得像一坨雪bia在头上,偏偏脑门儿还热得发烫。

右眼一跳一跳地疼,闭上也疼,睁开也疼。太阳穴有种被贯穿的感觉。咳得嗓子又疼又痒,刀刮似的。

啊……嗓子,完了。

王俊凯的声音混在吹风机的嗡鸣中,遥远失真的感觉。真好,听不见他骂我了。

半晌,一杯温热的东西贴上我的脸,我抬头看,王俊凯正俯视着我,手里一杯深褐色的不明液体。措辞极其简单:“喝。”

我当时想的是,王俊凯竟然允许我在床上喝东西,真神奇。我要是打翻了,他不得剥了我的皮。

可我打心底不想喝药,说白了就是不想接过他手中的杯子,不想听之任之。这人态度不好,我要差评。

怪体质不争气,没力气反抗。只得勉为其难接过杯子,晃晃悠悠就是不送进嘴里。

说了差评就差评,还能动就不躺平任操。固执也好偏执也罢,不过是憋了一口气,非得吐出来。褐色液体在被子里危险地晃荡,瞅准时机一个撒手。

行了老王,你想咋样。

王俊凯的视线在盛开的咖啡色花朵上方凝固了。他把吹风一甩,下床站定,狠气地扯了扯衣服下摆。“王源,你是不是的。”

标准的重庆话。骂人的句式。

我好欺负是吧,又要骂我了是吧。我抽出手臂把床头柜上的手机充电宝还有刚刚他甩上来的吹风机,一股脑地往地下扫。扯着嘶哑的喉咙吼了一声:“你滚!”

下一秒摔门声震耳欲聋。

吼完我整个人虚脱了,喉咙胀痛,停不下咳嗽。倒在王俊凯床上,一股委屈之情涌上来,没等决堤,就被我堵回去。我要是个妹子就好好哭闹一场等王俊凯来哄,完了还能收获一男票。可我是男的,娘们唧唧的总不好。而且我哭也得不到他,不哭也得不到他,眼泪于我无用。

事实就是这样,一旦你看清了利弊,再糊涂也能权衡选择,不至于累着自己。

躺在王俊凯床上,我想睡,可我不能睡。

好容易爬回上铺,空调的冷风吹得人舒爽。脑袋里像是有一群嗡嗡乱飞的蜜蜂。找到书包,拿出备用的阿莫西林胶囊,想也不想就丢进嘴里。直到外壳化了才想起来,没水。

所以智商是烧没了吗。

拧开果汁,猛灌一大口。冰凉甜腻的果汁混着苦涩的药粉,别以为那是什么好滋味。迫切地想要吞下去,却卡在了咽喉,咳了半天。果汁呛进鼻腔,有种溺水的感觉。

我怎么不记得,我不擅长吞胶囊。

盖严躺好,这回难受得根本睡不着。鼻塞、耳鸣、眼辣、头晕、腹痛。感冒这种事,正当头时,总叫人无法忍受。就像被水草缠在满是泥沙的河底,透过浑浊的水面怀念起昔日无病无灾的岸上世界。

可这种水草既不是第一次缠上你,这河底也不是第一次去了。

痊愈时就该想到,同样的痛苦还会有下一次,很多次。但还是得打起精神,面对埋藏着地雷的生活。

这样活着很累,很提心吊胆,但没别的办法。

所以即使我现在很难受,也得明白这样的事还会经历第二次,第三次,说不定会更严重,更难受。

人与人之间也是这样,明知前路不平,还是会一起走过。吵多了,有人就放弃了,不一起走总行了吧,动怒动情都伤身。何必苦守一个人,换条路一样走。

这和生活不同,你可以甩手不干的。没有一个人非要另一个人才能过一生。

可有的人就是放不下,把对方摆在生活一样的地位,别无选择。明知前路冲突不断,偏要晃晃悠悠磕磕绊绊陪他走好长的路。

所以崴了脚断了腿也不必嚷嚷,谁让我是自作死。


下章戳我

评论
热度(11)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