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 现实向源视角 06

上章戳我

06.感冒

回到宿舍,王俊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服。他从不穿买来没洗的衣服,事儿妈得很。

我往床上一倒,拿了王俊凯的充电宝开始玩手机。游戏刚进行到一半,任姐姐进来告诉我们被点名了,要录冰桶挑战赛。

一桶冰砸下去,又疼又刺,被砸得晕晕乎乎还偏得挂着笑脸念着台词。有时候脸都笑疼了,还得用跑一千五的毅力死撑着。

草草擦干身体,躺到床上还是没缓过劲,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走累了的缘故。懒得再去洗澡,头发也没吹。王俊凯又被叫出去了,没人管我,干脆顶着一头湿发睡过去,一动不动像死尸一样,眼皮沉沉的只想睡。

我本是特别容易感冒的体质,王俊凯总说我是太瘦了不结实,免疫力才差。

12年大病了一场,感冒咳嗽拖了好几个月,中药西药把我当药罐子灌都没法。爸妈给请了假不去训练,我也知道那样的嗓子唱不了歌。医生埋着头开单子,表情难以捉摸。后来才知道,那是我气管炎发作,最严重的一次。

妈妈严肃地跟我谈了一回,我方才感到什么东西离析瓦解,轰的一声,把我吓傻了。

听妈妈打给公司的电话,我满脑子王俊凯,唱歌,王俊凯,唱歌,乱七八糟,神经兮兮。

我是真怕了,比王俊凯带我看鬼片还怕。我打赌那时候有人从窗口给我投进来个催泪瓦斯。意识过来时已经拨通了王俊凯的电话,连忙挂了。调整好呼吸,再一次拨过去。好好解释然后说个再见吧。

王俊凯的声音才是催泪弹,没有逼问没有责备,只有断断续续的安慰,现在想来应还有一种包容和怅然。说着说着我就哭了,边说话边哭边打嗝儿,特逗。

那通电话打完,晚上发了高烧。后来,在一个明晃晃的春日,病情就像水泡一样蒸发消失了。

回公司见到王俊凯,差点又哭了。有种坐过山车,然后安然归来的感觉。真不想坐第二次。

可我现在又像当年一样死在床上,脑袋被挤压似的疼。我仿佛看到我被绑在过山车轨上,面前是呼啸而来的列车。

然后,在幻觉的边缘,寂静又重聚,随着横扫一切的潮水,将我冲入梦乡。

 

我是被王俊凯骂醒的。

迷迷糊糊中听到他的责难,是骂人的重庆方言。他的手背贴上我的额头,凉丝丝的,好舒服。

王俊凯跨坐在我腰上,没有真坐下去,是跪在床上。把我锢在身下,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什么鬼姿势。

他的手指插进我的发间,狠狠推我的脑袋一下,说:“王源儿你是不是有病,我不说你就不吹头发了么?你是不是成心的?你晓不晓得这样会感冒啊?”

我成心?成什么心?

没力气跟他吵,就踢了他一脚。估计杀伤力也不大。

王俊凯一把把我抱起来裹上被子,“别睡了。”他说。

我坐在床上神志不清,什么都不敢说,怕说漏了什么。

王俊凯跳下床,转出去又回来,说这里没有感冒药,他去买。“你先下来把头发吹干。上面开着空调,你睡下铺。”说完就走了。

我头晕,根本不想动。索性躺下,刚准备倒头睡去,千玺趴到我床边,说:“王源儿,要么我帮你吹吧。”

我摆摆手:不用。

“那你这样会感冒的。”

“不会,我好得很。”说着就咳嗽了一声。

“你还说。你吹下吧,不然王俊凯要生气的。”

“随他。”

其实我心里很不平。我干嘛非要跟王俊凯联系在一起,感个冒没他还能死?他又不嫁给我,管我这么多干嘛。神烦。

“王源,不行,我得帮你吹干。”千玺还没放弃,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王俊凯派来的。

一赌气,喊道:“哎你烦不烦啊!我困了!别吵我!”说完我就后悔,他又不是王俊凯,哪容忍得了我这么闹。

把头埋进被子里,我听到千玺走出房间,轻带房门的声音。他大抵会皱眉,叹气,说不定还真生气了。我心里知道我错了,但我脑子不知道,乱得很,糊里糊涂的。头痛欲裂,眼睛灼辣,呼吸紊乱,病得不轻。

我闷声咳嗽了几声,打心底讨厌自己这副弱不禁风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病根,气管炎从小到大,每次感冒如影随形。明天还要拍摄……

没力气再想下去,疼着疼着又有困意袭来。

王俊凯,你快回来,你再不回来,我要死了。

王俊凯,你别回来,千万别回来,让我死吧。

下章戳我

评论
热度(21)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