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晚安》现实向源视角 05

上章戳我

05.路

盛夏时节下午三点的西门町,挤满了无处可去的人。

热烘烘的街道在阳光下浮悠,两边对峙的大楼把街道拦成一道花岗岩峡谷,峡谷底部灰蒙蒙的,好似海市蜃楼。

热气蒸腾上来,紧紧贴着皮肤。心里有些急躁。

进了店门,和外边截然两个世界。选衣服时,王俊凯拿起来就往我身上比划。我就呵呵了,这品味,太尼玛小清新了。

给我选衣服大概也成了他的习惯。记得最开始有粉丝送衣服时,他就霸道地要求我哪件该穿,哪件不该穿。后来我才发现,穿出去的都和他配成了情侣装。

说没开心那是假的。

刚出名那会儿管得松,还没有保姆车接送。有时我溜达到他学校和他一起去公司,总能看见温雅然在他身旁笑得花枝乱颤,没一点淑女形象。

每每穿的,好像刻意要跟王俊凯的某件衣服配成情侣装,连书包里装的饮料都是同种不同口味的。只可惜姑娘运气不佳,每次都没碰上老王穿和她一对儿的衣服。

也许她想跟王俊凯搭成情侣装,得先学会怎么跟我搭成情侣装。

那段时间正在拍男自第一季。王俊凯一句“我真的讲不出来”才叫我明白,有个词叫卖腐。当时男自还出了本漫画,不堪入目。不得不说,他们是在靠卖腐攒人气。

卖你妹的腐。

回到家,赌气似的,把所有跟王俊凯同款的衣服都压了箱底。

人姑娘能大大方方的喜欢,我就不能,就只能暗戳戳戳戳,戳个cuan cuan,不戳了。

从此我要做自己的王源,不是老王的附属品,不是他的“村花”——我在心底暗暗发誓。

意志薄弱的人,跟自己说话时总喜欢用果敢的词。

过了一段时间再刷微博,发现在阿姨眼中似乎不管我们穿什么都配一脸,粉红脑洞越来越大。

于是我放弃了,不挣扎了。随便说吧,穿同样的衣服能代表什么,用同样牌子的套子就代表睡过吗。

此刻我乖乖接过王俊凯递过来的衣服,也准备乖乖换上。可这件衣服好扎手,好扎手,就像谎言的一千根针一样。

说到底不是什么挣扎不挣扎的,只是不愿装睡,沉浸在自己臆想出来的梦境里,把你玩笑付诸真心。

默默看着手上这把针,我还是没法闭着眼睛把它们吞下喉咙。(注:日本民间说法,说谎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针。)

于是趁王俊凯不注意,我又拿了件衣服,进了试衣间。

换好后出来,王俊凯挑眉问我:“我给你那件呢?”

简直像是质问。

“啊……有点小。”其实我的尺码他最清楚。

他不发话。

我只好发动娱人精神,打着哈哈说:“哎那件不适合源少我狂拽酷炫吊炸天的suai气风格!”

王俊凯白了我一眼,一爪子呼噜上我的脑袋,力道也没个轻重。Karry学长可温柔多了。

抬眼就对上王俊凯身后摄制组的目光,意思是别磨蹭了,要拍正片了。

 

出了店门,热气又迫不及待地缠绕上来。街道好像比之前更加燠热了,正头顶的太阳光,经那一带塑料招牌的强烈反射,穿透我的身体,灼烧着柏油马路。我抬头看了一眼天上,只觉得白得炫目耀眼。还没看清楚太阳在哪,就不得不收回视线。

我摆弄着上衣衣角,麻木地跟着王俊凯向前走着。

 

我想,我走了这么长的路啊。

最开始,王俊凯不怎么理我,他总和张啸(小爱)待在一起,亲密得不行。而我也只是把他当成师哥敬畏着,不敢搅进他的小圈子。

而我起初也是被他的歌声吸引。《看得最远的地方》,《囚鸟》,他的声音很难过,掩饰不了的难过。

我是唱民歌的,这里有免费的声乐培训,就屁颠屁颠跑来了。而王俊凯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唱歌这么伤心,为什么训练这么刻苦,当时的我毫不知情。

那时,“师哥”是个神秘而厉害的存在。说白了,虽然看不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那时候公司人很少,除去练习生也就不到十个工作人员,还包括了老师领导。

那时候主页君的头发还是黑的,小马哥还没有儿子,老师讲的都是满口重庆方言,哪有现在普通话比我还标准。

要用一句话总结我的练习生时代,那就是好奇心害死猫。

有一次趁王俊凯不在,我问起任姐姐关于他的事情。

任姐姐怔了一下,眼睛里略过一抹暗影,眨着眼看向了一边。她摸摸我的头,涂着淡淡口红的嘴抿了抿。

正当我以为她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她慢慢启齿,像在吃力地推一个语言的磨盘:“王俊凯啊……是个拼命的。”

她抬头看向大大的落地窗,那天是个阴天,乌云层层叠叠,一点一点吞噬着这个城市的蓝色苍穹。

“王俊凯以前……是有很多哥哥陪的。”

任姐姐告诉我,王俊凯那一届的练习生基本上都走了,那之后他就很少说话,也很少笑。

也是,待在这里就像待在无边苦海,看不到任何希望,就连好不容易录制的mv传到网上也是骂声连篇。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有那种坚定的信念,根本站都站不稳。

王俊凯跟我不同,他不是抱着半玩票的心态,而是切切实实想当明星,想红。明白这一点后,我怅然地看着地面,既不是因为和王俊凯的差异使我不安,也不是因为自己能力能否赶上他而担心,而是意识到了某种距离的存在。

沉默不多时,任姐姐便说,所以源源,你要多陪陪小凯,好不好?”

我说,好。

顺理成章地从任姐姐那要到了王俊凯的qq,验证内容是“加我加我!我是王源。”想了想,在前面加了句“师兄”。

通过申请是在一个星期后的周六。期间我天天上网看,通知栏就是空空如也。都快万念俱灰了,才等到一颗定心丸。

现在想想原因挺简单的,不过就是上学,禁网。却让那时候的我提心吊胆,胡思乱想。

通过申请之后我欢天喜地地把王俊凯放到一个单独的分组。面对面不敢说话,qq上就开启消息轰炸,内容无非是今天训练好累,你作业写完没这些有的没的。王俊凯回的不是“哦”就是省略号,当然会有小心塞。

多想告诉那时候的自己,现在哥是高冷到从来不回王俊凯艾特的人。

一起训练时,因为王俊凯周围的低压,还是不太敢说话。我的所有耍宝伎俩都对他无效,这让我感到害怕。是他太冷漠,还是我的伎俩被看破,连嘲笑都不屑?

看着他拉筋时紧皱的眉头,紧抿的嘴,我就想着,这是最吃苦的人,最认真的人,最厉害的人,我最喜欢的人。

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我一跳,赶紧甩甩脑袋继续压腿。虽然甩了这么多年,都没把王俊凯从我脑袋里甩出去。

那天训练完,在主页君的鼓励下,我捧了一杯温水给他。语不成句,最后只好羞怯地把纸杯递向他。

王俊凯先是略为惊讶地挑眉看我一眼,然后接过纸杯,说了句“谢谢”。

看着他灌下那杯水,我呆滞了一秒,感到有朵花,从我心底开出来。

就此搭上话,没脸没皮地做他的小跟屁虫,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虽然跟他聊qq还是只回那几个字,但好歹也会添几个表情了。

后来刘增辉、欧阳、小爱也相继离开,二期生彻彻底底只剩下他一个。他嘴上不说,多难过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还是不停参加选秀,尽管有些节目,录制后都没有播出。

那时,我问过他,师兄,唱歌为什么这么难过?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心疼你啊,我嫉妒那些让你难过的人啊。这是实话,可我不能说。

我的发问成了一个真空的钟形罩,罩住了在场的所有人。没有声音,没有氧气,静得可怕。

我吓着了,我怕他讨厌我了,不知所措得没法。最终被主页君赶回去训练,而最终,王俊凯也没给我一个答案。

后来我明白了,他难过也得过,必须过。

王俊凯大概不是那种信什么好一步坏一步,努力付出了就会有回报的人。他就是倔,就是收敛不住,想唱歌就唱了,有人听没人听都唱。

他一头扎进这望不到边的苦海,不管不顾地向前游。哪怕得个溺海沉亡的下场,也是自找,没有怨言。

王俊凯当然想成名,不想是傻。他进公司就是为了唱歌跳舞当明星,目标明确而遥远,像可望不可即的星星。他想去的地方,一定也有很多人想去。甚至,他可能不是最想去、最努力、最执着的人。可他最傻,其他哪也不去,就指着这条路了。

所以你看,别人搬砖他搬砖,别人盖房他搬砖,别人读书他搬砖,最后还不就愚公移山,搬出条路来了。

我也就陪他走了一程,眼看路越走越宽,我倒怀念起从前来了。简陋的舞台,不能开空调的录影棚,那时候给我们的路刚够转身,挤挤挨挨也走不散。

梗解:

1.男自漫画:14年5月的《TF COMIC》,我应该没拼错单词吧QAQ是官方周边,美工编辑啥的竟然是大叔和特儿兔……窝花了一百多米收了一本,就是K远同人漫嘛……那段时间吧里还聊这个聊得挺嗨的……总觉得如果那时候还没在一起的话出这种漫画或多或少会对小孩产生点影响吧,不过拍男自已经产生影响了orz就是被公司卖了嘛,对感情也是一个推动的作用,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歪曲些什么了。肯定心里还是会想的,毕竟这么露骨,换你也一样啊。没有男自一就没有今天的凯源没有今天的组合,可以这么说。

2.温水梗:凯源十大甜甜梗第十名。就是二宝还小的时候哥哥唱完歌,弟弟递上一杯温水,好像是被工作人员教唆的= =
3.问唱歌为什么这么难:tf家族练习生名录第二集 这是屠屠官方出的视频,蛮戳的,建议看下
哦还有那个温雅然也是根据某次ss爆出的照片写的,原型是某某某【连名字缩写都不敢打的我QAQ

下章戳我


评论
热度(25)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