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看了本书 想了些事

中了青山七惠的毒啊,明明以前都不看女性小说的。她的书有个特点,主人公有奇怪的癖好,比如偷窃癖和偷窥癖。这些癖好的背后都是她们对人类的爱,对世界的喜欢。她们喜欢观察人,不乐观也不悲观,纯粹地想要活下去,谈个恋爱,找份活干。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她的小说结束得很突然。简直想拆开封底看有没有别的文字。她的书比起讲故事,更像带你观赏一幅画,一幅生活的横截面。反过来说,任何人的任何生活的横截面都是一幅画。这里有险峰,那里有河流,这里有一只死了的鸽子,那有一栋着火的房子。并不在于经历了什么故事,而在于,经历过后好好整理心情,继续生活。

我喜欢她书里到了70岁还化妆的老奶奶,夜晚独自对着镜子凹发型的小女孩,甚至是那对总是吵嘴的中国夫妇,起码比知道一切却滴水不漏地扯着谎维护着所谓的日常的夫妇好。实际上吵嘴才能算日常吧,那样小心翼翼的生活,一个人感到委屈的同时也干着同样的勾当,反而更没实感。

说到底什么才能算日常?或许日常本身即是使之摧毁的因素。

青山七惠书里的大家,都是日常生活中的你我他,恨着,爱着,犹豫着,后悔着,欺压某人,被欺负,咄咄逼人或是过度宽容,这都是人类再普通不过的情感。

我们各自体验着以为只有自己才体验得到的刺激——爱、性和成功——然而它们也是每个人的共同体验。围绕在我们身边的哀伤,那种造成生活的改变、以至于我们以为那感觉在自己身上是独一无二的哀伤——疾病、生离、贫困、死别——它们其实也围绕着所有人。

说起来,如果再看几本库切的书,我恐怕也会中库切的毒吧。库切逼格比青山七惠高一些,考虑得更远,折射得更广。

但其实吧,人很小的,总是这么小,考虑那些大的东西久了,也可以回归自身,想一下自己的爱憎,有一点女性思维。像青山老师一样,作为一个年轻女孩,不想那么多,单纯地喜欢上世界单纯的一面,好好活着。


评论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