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男高自习室灵异事件簿

高考三天,马思远没来上课。
他就趴在自习室的桌子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发呆。
我觉得情况不妙。
我打电话给大Boss,大Boss不接。线上也消失。我想也许他在专心高考。
可是我看着马思远这一天天儿的也不是个事儿。
高考第二天下午我们是信息课,我翘了课跑自习室围观马思远。
他下巴搁桌上死了一样。
“干嘛呢。”我说。
“想王凯莉。”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嗑药了。
“有什么,又不是不知道。”他躺平任操地加上一句。
反而我不知所措了,借口上厕所就走了。

其实我觉得马思远倒不是坦诚了,自从他占自习室开始我们心里都清楚他在想谁在等谁,但那个人的名字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个禁区。大家越不约而同地绕过那片沼泽地,那片沼泽就显得越清楚明了,边界的轮廓位置都无比显眼,就像两条江水分界线一样。可王源这么突然提起来,他就好像丢掉了分界线了。一旦丢掉了,这件事就被归为日常了。我怕他是绝望了,不想再费心思去掩饰了,也许他终于觉得没什么好掩饰的了,就像这件事轻如鸿毛又久远模糊,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他就像担心着今天晚上食堂的菜会不会又被抢光一样明目张胆的担心着王俊凯的高考。我有预感,考完就完了。各种意义上的。

第三天高考结束我给王老板打电话,没人接。第四天才终于打通。我说你哪儿了。我不跟你说了吗我高考前跟你说了马思远发病了你来看看。看看他犯毛病。
结果那边也不说话。
操你妈讲话啊?我压抑着怒火,王凯莉这么多天没消息,考完了也没个信儿。
“我回美国了。”
那时候我眼睛一定瞪得好大,因为我感觉筋都扯得疼。
“你干嘛不来……不去自习室?你他妈王八犊子良心被狗吃了??”
“……我去了能怎样,我又什么都做不了,我还是要回美国。”
我把电话挂了。把王凯莉这些年来转我的保姆费全转给他。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恶心,要帮他做事,看起来是在帮他做事。
他最终是连过都不敢过来看一样的完完全全地利己主义者,一个贱得发骚的胆小鬼。
谁都知道你他妈做不了什么,没人怪你,可你不要太过分了,把自己看得太完美了。没睡需要你做什么,没谁要求你有能力。他只是要你,只是你而已。我们从来没对你抱过希望因为不想任性地强人所难到头来你却任性地因为所谓羞耻感罪恶感就露脸都不带露的。
你以为你在保护谁?除了你自己,你保护过谁?不过是保护着“自己是个好人”这样龌龊的念头而保护他人至今的!可在美利坚的社会不过一两年就学会了自负学会了偷懒,只想嘴皮子说说连实际行动的伪善都做不到,王凯莉放不下的是自己,我不知道又什么好放不下的,没人要他牛逼,所以他不牛逼地

评论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