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咔叫我咕噜

等我

【凯源】男高自习室灵异事件簿

我是宇寻,圣骑士私立男子高中的一枚路人甲。
最近自习室里弥漫着一股杀虫剂的气味。
“马思远,你在搞咩啊????”
“进行神圣的驱魔仪式。”
“不就是凯莉要回来了吗……”
“诶诶诶你闭嘴……”
可怕的班长拿着杀虫剂朝可爱的路人甲脸上喷484有点过分了????
“马思远我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我抚摩着珍藏版圣斗士星矢被杀虫剂凌辱后滑溜溜的封面。
“你闭嘴。”
“马思远你在拿政治卷子擦书柜。”
然后我就跑了。
我看马思远这几天真的是黄昏了,不晓得的以为他在打造无菌实验室,晓得的就知道他在黄昏中。姜老师是最恐怖的文科大佬,马思远自从被叫了一次家长之后再也不敢惹姜老头,现在他竟然昏昏沉沉拿起明天要交的卷子就往虫子尸体上怼。
说起来王凯莉都走了好多年了,不晓得马思远咋还这么挂念他。自从初中王凯莉滚蛋之后,马思远本来有一年多走都不往自习室走,后来不知道咋回事有天我到自习室借漫画看,就看着马大爷把大脚丫子翘到桌子上叼着根棒棒糖瘫在那儿打游戏。
我一看到这光景不晓得马大爷又咋地魔怔了赶紧想溜,结果被马大爷撒旦般恐怖的声音给喝回来:“跑屁,老子还以为你死了。你俩老哥都保送走了,你不来自习室给哥撑个面子哥不好意思一个人霸占自习室。”
马思远,一个人无聊就直说。
的确我哥他们是被保送走了,本来我也跟着去了,结果学习成绩不行又被刷下来了。等我回学校正好Karry走了一年了。听violin说马思远这一年避着自习室像避魔一样。我就奇了怪了他咋又回来了,是解开心结了不成?
“没有,我就想着当初小学妹送的一整套的网王啊进巨啊,不看怪可惜的。”
马思远说这话时把手一翘,棒棒糖梗子弹出去好远,扎到墙上,再劈劈啪啪撞来撞去掉地上。
我怕啊,我怕马思远搞我人,他很恐怖的。小时候玩游戏耍的招那叫一个呵呵,我怕要不给他面子他能把我撕了。
本来嘛,的确是件挺羞耻的事。

就这样七年级凯莉走了,八年级马思远躲自习室躲了一年,九年级他又像小霸王一样占着自习室不让别人进来。只许我安安静静在里面看漫画。我看他真是别扭。说实话,这么惯着他我也别扭,可我不敢拒绝啊。我怂得要死。其实说是占着,那小破自习室根本没人看得上。后来学校融资了,新的自习室像你麻痹的什么一样,这自习室别说有没人来了,扫地大妈都不扫了。九年级下学期就给锁着了,马思远硬是给撬开,搬搬桌子倒腾倒腾,收出一小块儿生存空间来。

“马思远你怂不怂。”我没帮他收拾,倚在门边戴着口罩打LL。

“日你妈卖批。”他重重放下那张旧课桌,灰尘哈往他嘴里跑,他就狠狠咳嗽了几下。

‘他有气管炎……你们管着点儿他……’

我他妈怎么管?王凯莉你太没有自知之明了。不都他妈怪你。

看着都心疼,又能咋地,马思远他就是倔。

马思远当初倒腾那被锁的自习室倒腾了两天,第三天我回自习室,那小房间就收拾妥当了。

不过所有摆设都跟以前不一样,怎么说,以前那么儿童风,硬被源哥整成直男性冷淡乱七八糟风。

小名,小名。

后来九年级下册一整个学期马思远都窝在那小房间里不见天日地抄作业打游戏看书弹桌面钢琴,也很少跟我说话,可我要是一天没来,他第二天就摆臭脸。

我试过调戏他。

“想你寻哥咯?”

……

……

……

没有回应啊操!!!滚几把犊子!!!不惹我!!!不惹我!!!!!

就发现调戏马思远这件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于是再也不作死了。

但是马思远这傻逼真的有时候很让人不爽就是了。


我记得刚读高一的时候天宇文给我打过电话,我俩都没啥话可说,问了几句爸妈的状况就跟我谈起马思远。我说这厮天天想凯莉想得魂不守舍,我哥和我就一起哈哈大笑起来,我们一直笑到肚子痛。




今天我去自习室的时候,很自觉地戴了口罩。

马思远瞄都没瞄我一眼,还是把脚翘在小桌子上咬着大脚丫棒棒糖。

Eww.

“这个是跳跳糖。”

“嗯。”

“你为什么不找我要一个。”

“我觉得形状很恶心。”我拉开那把钉子都戳出来的老椅子,坐下来翻漫画。

王源把棒棒糖咬得嘎嘣响。

“可是真的嘿~~好次唷~~~~”

妈个把子个智障………………

……………“你不觉得杀虫剂真的打太多了?”我真是隔着口罩都能闻到。

“本来虫子太多了噻。”他歪一歪脑袋,白白的脖子转那么一转,眼睫毛耷拉着,要不是我直得跟国旗杆儿一样真他妈……

“你以为是谁害的!!!你他妈每天丢些糖纸到地上!!老子扫都扫不赢!!”

“反了你了!”

“你以为你是哪过!!”(你以为你谁)

……

……

……

马思远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我觉得我有点过分了,这几天本来他就好紧张。

私立学校初高中在一起,马思远上了高一还是霸占着小自习室。反正也没人管他了。这几天他在大扫除,本来阴暗到让人抑郁值直线提升的小房间都明朗起来了。他甚至洗了窗帘,这两天厚厚的遮光帘也不放下来了,只拉层少女心满满的纱帘。实际上他装遮光帘就是挡光,夏天太热,没钱装空调,放学之后的自习室像桑拿室,只好把窗户都关上窗帘拉上让光不那么直接进来烤我们。我抱怨过好多次我说我不想来了,可我真的不敢不去,我觉得我不去马思远不晓得要搞出什么鬼。再者,我收人钱财,替人带娃,这是最主要的。

有时候我感觉给我保姆费的那人忒贱,可谁都不跟人民币过不去不是,再说没钱怎么把妹。

其实马思远是允许我把女朋友带来自习室的,可是我真心不好意思带她来这种地方,可最后还是她非要来,来了之后我们联系就淡了。为这事我还找我老板要了好几百块精神损失费。


“马思远,过头了啊,王凯莉就回来三天,指不定到这儿来。“

“我乐意收的,王凯莉谁?”

“他就回来高考而已,哪有时间来你这小破屋玩儿。考点又不在我们学校。”

“天宇文啊。“

“嗯。“

……

然后这对话就没了后续。

我把这事跟我大Boss说了,他在那边笑到咳嗽。

我说大佬您别太兴奋了,明天高考呢。

他说怕啥,他就来混个成绩,又不用管大学的事。

他这句话真的把我呛到了,得,人家跟我这种贫民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那你要去哪儿啊。我问。

他在电话那边叹了口气,说,还不是回去呗。

所以我觉得我老板真蛮贱的。


有时候他也不是特别贱,他有次在马思远生日的时候给他叫了个妹。然后马思远把人赶走了,说找错了,然后把我门牌号告诉她。结果尼玛撞上我女朋友。马思远的事我又不能跟我女票说太清楚,最后我还是只能找我大佬索要损失费。

能用钱度量的东西,最稳定了。哪像感情这么飘忽不定。两个小朋友玩过家家,我在旁边被(钱)迫旁观都尴尬。

实际上,也不是很需要钱,只是我心里替马思远不爽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又撩得不行,直到现在也一门心思在马思远身上氪金,可分明没有未来,分明自己付不起责任。给得起这点小钱,也没那个胆非要从美国回来,哪离得开家离得开温暖的爸爸妈妈呢?既然付不起责任,就麻溜滚蛋,你也是十七八儿郎,何苦做这些无用功。你捡了只雨中小猫,很宠了段时间,说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情话儿,把人哄到手了,你他妈就夹尾巴跑了。你就丢下你曾经说多爱多爱的猫了,这样不如一开始不要接近的好!!何况不是人,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少年者,你就这么把人拖下苦海,然后自个儿坐船走了?你当谁都视感情为儿戏,脱身如脱鞋?你可知你这一走,马思远成绩掉了多少,性格变了多少,然后你现在要来了,你又来了,我们又欢天喜地地迎接,真他妈当自己太上皇呢???我是看马思远是在喜欢你,不然怎么会和你联系,安慰他时那些话怎么能顺溜得说出口?我知道王凯莉喜欢马思远,可我就气这个,他根本没有资格喜欢马思远。马思远很死心眼,认定什么就很坚持,可你明摆了坚持不了的,何必来给人添堵。马班长虽缺点众多,我们也知道他是对兄弟伙特好,为人向来妥当善良的,我总觉得难受,他不会真爱上王凯莉,千千万万个妹子等着他翻牌,怎么就非王凯莉不可了。想也是十来岁的事,未来毫无定数,且走着看,尚能脱身呢,我想这么以为。


中午马思远在充斥着杀虫剂味儿的自习室里睡着了。

我听到他嘟嘟哝哝说梦话。

说什么没听清,只看到他皱着眉头又出汗,还他妈在梦里哭了。

                                                                                                     



                                                                                          TBC

                                                                           老子写不出甜的怪我咯















评论(16)
热度(2)

© 喳咔叫我咕噜 | Powered by LOFTER